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99、徐倩的难处

099、徐倩的难处

开发区刚刚升级,徐倩这个正处级的一把手做得正舒服,还真没想要动一动,刚才只不过是和张劲松开个玩笑,可听到他这么一问,她心里就又有了点别的念头了,如果能够到哪个区县去做一把手,那比在开发区当一把手可真是威风多了。E3无弹窗

虽然开发区和各区县在级别上是一样的,但是开发区毕竟地盘太小,而且由于开发区的定位就是招商引资,不像别的区县什么部门都有,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到了正处这一步,想再往上,开发区的一把手和各区县的一把手相比,那真的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区县下面还有街道办、有乡镇,而且区县里有四套班子,当一任区县一把手,能够管好一个区县,上级领导想提拔你,也才会放心。在现行体制中,县一级党委政府是最锻炼人也最值得注意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区县的党政正职任命都还要通过省里了。

以徐倩的年纪,她对前途还是充满希望的,当然想去区县锻炼锻炼了,只是她也知道,以她的位置,想要直接到哪个区县干一把手当书记那基本上就是没可能的事情,就算当区长县长,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管上一个区、一个县,这对徐倩来说,很有挑战性,也很有吸引力,所以张劲松这么一问,她心里就荡漾起了阵阵涟漪。

从古至今,县太爷这个位置在从政者眼中都是别有滋味的。

有张劲松干招商局长时拉来的那么多投资,徐倩想从开发区跳出去当县太爷,政绩方面是没问题的,级别也够,可是资历和经验就显得有些欠缺了。毕竟徐倩副处正处这两步只在招商局和开发区干过,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搞招商引资,到区县任个分管招商引资的副职肯定是没问题的,可要当区长或者县长,省里和市里的领导又怎么会相信你有那个能力当得下来呢?

区县的党政一把手决定权在省里,市里只有推荐权,她想要到多一份区县执政经验,在市里层面上,高洪能够帮得上她的忙,但省里,她觉得张劲松更加靠谱些。{金}{榜}

往窗外望了一眼,目光掠过深秋却依旧葱葱郁郁的绿化带,徐倩再转回头看着张劲松的侧脸,不动声色道:“好像没哪个区县有空缺吧?换届也还有两年。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内部消息?”

“好像是没空缺,就武仙还差个常务副区长,你过去也不太合适啊,常务副区长高配正处级,多别扭呀。再说了,你也不会干是不是?不说当书记吧,怎么着也得搞个区长才行,只是,唉,换届还有两年啊。”张劲松笑了笑,唉了口气又道,“不过也难说,说不定木部长这把火一烧,下一把火就瞄到区县班子了呢?”

徐倩哼哼着道:“有什么内部消息你就直说,吊什么胃口!我看你官没多大,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张劲松就苦笑道:“倩姐,我跟谁摆架子也不可能跟你摆啊。这只是我自己乱想的,我是一科的,对口的是市直,二科才负责区县班子,你说我哪儿有什么内部消息啊。”

徐倩哼了一声,没接他这个话。

张劲松见徐倩这个样子,以为她生气,就说:“你是不是真的想动一动?要是真的,我就帮你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倩姐,其实区县的正职最终决定权还是在省里,市里嘛,啧......”

“省委组织部,我可一个人都不认识呀。”徐倩看着张劲松道。

这个话可不好接,但张劲松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如果有机会,我想想办法,但不打包票。倩姐,如果你真想动一动,那你自己也要多活动,区县书记省委会把得严一点,但区长县长,市里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张劲松这个话,就是要徐倩先找高洪吹吹风,毕竟他和徐倩是情人关系,而徐倩和高洪也是情人关系,所以能够不提高洪名字的时候,他就尽量不提。

听到张劲松这个话,徐倩也就不再说这个事情了。

一个下午看了三处楼盘,都是现房,最终选定了一处叫绿岸水都的地方,没有买电梯房,而是买的楼梯房,楼梯房有六层,徐倩买的是三楼,张劲松买在二楼,同一单元同一朝向,用张劲松的话说,住上下楼风水是一样的,如果住同一层的话,风水就有好有差。

徐倩对这方面,完全听从张劲松所说。

交了首付和身份证复印件,说好明天来交收入证明办理按揭手续。张劲松是没钱付全款,而徐倩呢,钱倒是有,可她却不想付全款,能分期付款手里多些余钱,何乐不为呢?

徐倩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上班下班没人管她,但张劲松不行,市委组织部上下班还是很正规的,今天他下午上班的时候没去,但下班之前得赶过去露个脸。

粮食局宿舍的大门已遥遥在望,徐倩看着张劲松,颇为温柔地说:“上不上去坐坐?”

“不去了,怕忍不住。”张劲松道。

徐倩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那就在门口停吧,不要进去了,免得倒车。”

说话的工夫,车已经稳稳地在宿舍大门外的路边停了下来。

徐倩坐在椅子上,没急着下车,而是看着张劲松,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

“怎么了?”张劲松看着她,不解地问,刚才二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有什么话应该早就说了啊,不至于留得到这时候。

“没怎么。”徐倩笑了笑,满脸柔情。

张劲松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跳动的情欲,回想自己练筑基功法时的难受劲,就有些同情徐倩,啧,还有得她熬的啊。

“倩姐,最近有没有想我?”张劲松鬼使神差地问了这么一句。

徐倩就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抱住张劲松的脖子,凑上去使劲吻着,好一会儿才松开,喘着粗气道:“我受不了了。”

“再忍忍,等筑基完成,就都好了。”张劲松伸手在她头发上摸了摸道,“好了,进去吧,别让熟人看到了。对你影响不好。”

徐倩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对张劲松点了点头,下车而去。

回到家里,徐倩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她刚才很想跟张劲松说,这个双修功法她可能练不了了,可是那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练功这么多天,她每次都能够进入状态,可是每次都毫无进展,根本就没有体会到张劲松所说的各个阶段的不同体验。其实光练功的难度,她还不怕,她能够忍下去,可是昨天晚上高洪给她打了个电话要和她一起睡个晚上,她以来大妈姨为由搪塞过去了,但以后高洪如果再有需求,总不能每天都来大姨妈吧?

她能够有今天,自身的能力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高洪对她的支持——这世上有能力的干部多了去了,没有领导的赏识与支持,你再大的能力也只能埋没。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