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00、比不得富婆

100、比不得富婆

从市委出发,如果路上不堵车的时候,张劲松到达白漳机场只要一个半小时;从京城到白漳飞机得两个小时,而武玲还有半小时才登机,说不定还会晚点什么的。这么算起来,倒也不需要急着赶过去。

因为马上就要中午下班了,领导们这个会应该也只会开到中午下班,不至于会把这个中午开过去,所以张劲松还是想等到散会后再往白漳赶,他想看能不能见上木槿花一面。他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木槿花是不可能跟自己透露什么的,可是他又有点不甘心,说不定能从木槿花的言行举止中看出一丝端倪呢?

列席了一会儿常委会,却不知道所关心的问题的结果,这真是让他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常委们确实在下班的时候就散会了,但是,木槿花却是在一散会就直接离开了市委,并没有给他一个见面的机会。

带着满肚子的遗憾,张劲松考虑了一下,还是没向池坚强请假,直接开车奔向了白漳。在路上的时候,他就接到了高云凤的电话:“张科长,这个周末有没有时间呀?”

张劲松就笑着道:“高姐,是不是看我生活艰苦,怕我营养不良,想帮我改善改善生活啊?”

“怕我要你请客你也别这么说呀。”高云凤咯咯笑道,“我可跟你说呀,你越这么说,我就越要你请客。你是市里的领导,得时不时的犒劳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才行,你要常下基层走一走嘛,跟广大基层干部群众打成一片,也让我们感受到领导的关怀和爱护......”

张劲松虽然不是很了解高云凤,可对她说话的风格还是有一定印象的,倒也没觉得她这么说有什么意外的,只是毕竟今天市委才讨论了人事上的事情,张劲松就不得不多想一想,她一口气说这么多,跟自己显得多亲近似的,该不会是在常委会上通过了她任发改委总经济师的决议吧?

想到这个,张劲松就苦笑道:“我的高姐,你这是想让我脸皮子再厚几寸是不是啊?行行行,我请你还不行吗?啊?啧,你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自己心里开心不知道请别人,还反过来要别人请,真是不把别人酸出娃儿不甘心呐。”

他这个话,就有点试探高云凤的意思在里面了,但由于他的身份是干部一科的科长,所以这个试探听在高云凤的耳里,那就是调侃了——高云凤以为张劲松对自己的事情早就了若指掌了呢。

所以,高云凤对张劲松,那就没存什么保密不保密的心思了,笑道:“我开心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有什么好酸的呀,你呀,你要真喜欢酸,以后还不知道要酸多少回呢,酸得过来吗你......呵呵呵,再说了,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还达不到男人生娃儿的水平,再酸也酸不出娃儿的......”

高云凤的话说得很轻松,点出了自己为什么开心,也表明自己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记得他张劲松的人情;同时,也捧了张劲松一下,说他以后不知道要酸多少回,那意思就是说,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经过他张劲松的手才会得以提拔。这话里话里,真的是把张劲松当成了组织部部领导对待了。

张劲松听到这话,心里还是有几分飘飘然的,眼看着这高云凤马上就是副处级干部,却还对他这么客气,确实令他很有成就感。

是的,就是成就感——高云凤的上位,他也是出了力的嘛。

虽然和高云凤这通电话不可能知道有关程遥斤的情况,但是,张劲松至少算是清楚了一个信息,今天的常委会上,已经对几个部门的人选都有了定论,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出公示了,等到公示纪检程序走完,便会正式确定。

有了高云凤这个电话,张劲松郁闷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将音乐声音开得大一点,车窗降下,呼呼的风灌进来,顿时神清气爽。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了,不管是谁得到提拔,考察谈话终究是经过自己的手,不说多大的人情吧,至少混了个脸熟,关系总会有慢慢建起来的一天,不着急。

一段时间没见,当武玲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张劲松就觉得容貌和发型都没有变化的她却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这感觉不好描述,像是比以前更加妩媚诱人,却又仿佛有了几分清幽傲冷,有点矛盾却又和谐统一。

“看什么?不认识了?”武玲对张劲松媚笑了一下,娇嗔,“还不帮我提东西。”

“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了,你就不能让我多看会儿?亏我那么想你。”张劲松应道,马上伸手,很麻利地接过她的行李箱和包包,头摆了一下,“走吧。”

二人并排走着,嘴里说些无聊的话,再笑两声,气氛相当和谐。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身边的美人,张劲松心里可真是感慨万千。这个女人太优秀太出众太让人高不可攀,自己一直对她都是采取的表面热情内心沉稳策略,就算是交往也只是交易,可是世事难料人生如棋,转眼间局势就变得让人看不清后招了,自己从被动的防守要变成主动了。

如果自己真的和武玲双修了,发生了关系,那以后的生活会如何?还能算是假恋爱吗?等到需要的时候结了婚,那算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呢?

自己如果真的和她上了床,她事后会不会恨自己入骨呢?如果真的被她给恨上了,那以后怎么办呢?

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翻江倒海弄得他很纠结,甚至有有点影响和武玲说话的情绪了。

武玲发现了他状态上的变化,皱皱眉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可是你叫我过来的,我来了你又这样子。”

张劲松赶紧笑着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个事情,有点......有点遗憾。”

武玲就被他这话给带歪了思路,问:“什么事?”

“刚才只顾着看你去了,忘记抱你了。”张劲松道。

听到他这么一说,武玲就笑了,笑得很开心:“那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忘了的。咯咯咯,别这么色色的看我啊,公共场合呢。”

“那等下到私人场合了我再使劲地看你。”张劲松拍马屁道,“姐姐,我喜欢看你,百看不厌,越看越喜欢。”

武玲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道:“就知道你嘴甜,走吧。”

车走机场高速,没有下到白漳市内,而且上了去随江的高速公路。一路上,除了开始交谈几句外,武玲基本上都在睡觉,当然,这个觉也睡得不安稳,时不时被电话吵醒,说几句电话后又接着睡。张劲松扫过她几眼,从她睡着的脸上看到了几分疲倦的神色,心中叹息一声,看来有钱人也不见得就时时都活得轻松啊。

车过随江收费站出口之后,武玲再次接了个电话,然后也没再睡觉了,两眼往车窗外扫着,嘴里道:“随江还是没变呀。”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