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01、特殊方法泡武玲

101、特殊方法泡武玲

“怎么,你还真想包养我?”张劲松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不冷不热地反问道。哼,我姓张的就算没饭吃,也不至于到要包养的地步,张某人的面子无所谓,可是师父的脸不能丢!

武玲不知道张劲松这么是玩笑还是生气了,本准备说就是想包养你,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我说过要给你一千万,虽然你还没跟我结婚,不过总算出了一份力,我总要先支付一部分酬劳是不是?”

听到武玲这么说,张劲松心里的闷气才没作出来,踩了脚刹车,看着武玲淡淡地说:“算了,我说过帮你是为了还你的人情,不是看你的钱。”

武玲感受到了张劲松心里的不爽,岔开话题道:“你干什么呀?停车前也不打个招呼。”

张劲松没接她这个话,松开刹车,车又开动了,奔向后方青鸾庄的方向而去。武云工作起来真的很拼命,以前买的那幢别墅基本上就没再去过,反而就住了紫霞会所里,工作起来方便,不需要开车跑很远的路。紫霞会所里,青鸾庄是武云自己的住所,当然,也是她紫霞会所的另一个办公场所,里面房间多多,现武玲来了,当然也是往那里送了。

武云就青鸾庄等着,对于姑姑过来,她是相当开心的,家族里,她就跟姑姑亲,跟平辈的堂哥堂姐们倒是没多少感情。现她只身随江,虽然到哪儿都被人供着奉着,可却找不到那份自的亲情,除了偶尔找张劲松吃个饭斗个嘴解解乏之外,真的很难找到什么能让她感兴趣的人和事。

一见面,武云就亲热地搂住武玲,张嘴就来了句大煞风景的话:“小姑,你要再不来的话,张劲松就要红杏出墙了。”

“丫头,我没得罪你?”张劲松没好气地说,“这段时间我都没见过你,你这么说有意思吗?以前没现你还会打小报告的啊”

“哼,我这是当着你的面说的,不算打小报告。”武云抱着武玲不肯松手,扭头瞪着张劲松道,“你别嚣张,你那点破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懒得说。”

看着这两个女人热情相拥的样子,再联想到武云那次醉酒时不停地说爱黄欣黛时的情景,张劲松心里就涌起了个邪恶的念头,武云这丫头不会到现为止还没泡到黄欣黛所以转移目标将目光对准了自己的亲姑姑?靠,搞姑侄恋啊,这也太禁忌太刺激了点?

呃,或许,武玲也是个拉拉?她们姑侄俩早就有一腿了?

不能怪张劲松这想象力太丰富,实是因为武玲要拉他假恋爱假结婚这事儿太玄乎,他又不知道这间还牵扯到有个跟武家一样势力强横的家,只当是武玲不想被家人知道她是同性恋。

见张劲松不说话,武云就得意地说:“点到你痛处了?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行了云丫头,你别总是欺负他。”武玲松开怀抱,笑着道。

武玲嘟嘟嘴道:“你们还没结婚呢,就帮着他”

张劲松只当什么都没听见,不看这俩美女,也不接话。他看来,这俩美女都很怪异的,他还记得有一次武玲为了他还似乎有点吃武云的醋,而现的情况,却又像是武云为了武玲吃他的醋,这关系太复杂了,他懒得多搅和。

有武云场,吃饭的时候自然是免不了要喝酒的。可能今天武云格外看张劲松不顺眼,几杯酒下肚之后,她又说张劲松没按时上班,下午为了陪女朋友连工作都不顾了。

张劲松看着武云,一肚子不爽地说:“丫头,你又不是我领导,我的工作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武云道:“我不是你领导,但我是纳税人!”

武玲冷哼一声:“好好吃顿饭不行吗?吵什么吵!”

张劲松白了武云一眼,没说话,心里却暗笑不已,武云你为了针对我说错话了?你要是个草根出身的企业家说这话是没错,可你是权贵出身啊,你们整个家族可都是纳税人养着的呢,说这个话,你这不是打你自己的脸吗?

听到武玲的话,武云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不合适,瞪了张劲松一眼,没说话了,自顾自喝了口酒,然后夹菜吃饭。

吃过饭,武云出去有事情,而武玲也要休息,张劲松本想马上离开的,可毕竟还想跟武玲多交流一下感情,而且也要把这个恋爱表现得像样子一点,总不能许久不见的情侣只是吃了顿饭然后马上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毕竟自己只是个副科长,不是书记市长,还不至于忙到下班后都有工作处理不完。

对于张劲松没有马上离开,武玲是心存感激的,房间的沙上坐下,对张劲松道:“你如果有事,可以去忙你的了,谢谢你今天跑那么远接我。”

“我没事,我,我就是想多和你呆会儿。”张劲松摇摇头,坐了下来。

“不会真的喜欢我了?”武玲笑着道。

张劲松点点头,两脚往前一伸,头仰起看着房顶,长吐一口气道:“我一直就喜欢你。”

武玲就笑出了声,摇摇头道:“你这话对多少人说过?听着就跟排练过无数次了似的,让人不敢相信呀。”

张劲松道:“你对我没信心,至少也应该对你自己的魅力有信心?”

“那倒也是。”武玲点点头,看向张劲松道,“小弟弟呀,我现你现越来越会说话了,怎么说你都有道理。”

“呵呵,你也很会说啊。”张劲松笑了笑,然后直视着武玲,正色道,“你的筑基功法到什么程了?筑基完成了吗?”

武玲就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劲松,轻咬下唇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我筑基完没完成,跟你没什么关系?”

“跟我关系大着呢。”张劲松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这个事情很重要,你要跟我说实话。”

眼见张劲松一脸郑重的模样,武玲也受了些感染,道:“到底什么事情啊?你问我之前,总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我怕你走火入魔。”张劲松自然不可能告诉她实情,借口那是张嘴就来,“我也是到前几天才知道,这个双修功,女子的修行比男人艰难倍,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埋下祸根,后果不堪设想,而且自己还不知道。”说着,他脸上就猛然间显现出一种按捺不住的焦急神色,语气也急了几分,“具体的情况我呆会儿再跟你说,你先告诉我,你筑基完成了没?”

对自己修习的双修功法,武玲是真的觉得很神奇的,可是他也知道,越神奇的东西往往风险也越大越多,所以对于张劲松的话,她还真的没怎么怀疑。况且,张劲松的师父是她的干爹,张劲松那么关心她,她看来也是正常的。

看过武侠剧的人都会对走火入魔这四个字有着很夸张的认识,所以管武玲有着极强的镇定力,却也难免心慌乱,有几分不自然地说道:“应该,应该完成筑基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