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02、当官不能没有钱

张劲松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是相当严肃的,说完之后更是露出一脸沉思的神色,仿佛正在想什么办法似的。

其实张劲松完全是装出来的样子,可是武玲不知道啊,还以为自己真的走火入魔到很严重的程度了,可偏偏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心里就七上八下了,紧张地问:“那,出了什么偏差啊?要不要紧?有多严重?还,还治不治得好啊?”

“又不是绝症,有什么治不好的?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行不行?”张劲松黑着脸喝了一声,见她神色放缓,便又紧接着来了句勾心的,“不过,治起来很麻烦。”

果然,听到张劲松这么说,武玲就忘了问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而只关心自己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了。

张劲松又想了一下,这才将心里早就考虑好了的方案说出来,不过他说的不是七天,而是十天,他要武玲在随江住十天,由他每天和她一起修练,就像今天这般手心相连,美其名曰运功帮她把身体内的气机调整好,还含含糊糊地透出一点信息来,让武玲认为如果不马上治好,将会出现诸如精神错乱、经脉不通、生活不能自理等等令人闻之色变的后果。

武玲被吓得够呛,一脸为难地说:“要十天啊,我还有好多事......”

“什么事能比身体更重要?”张劲松很霸道地打断武玲的话,不容置否地说道,“这个事情你得听我的,就在随江住十天!你公司那么多人都是吃干饭的吗?有事情让他们去做!”见武玲还准备说什么,他就道,“你要是不肯听话,那我现在就给师父打电话,你自己跟他说。你这个情况再耽搁下去,等成了孤阴煞,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他自己现在犯了孤阳煞,便随口来了个孤阴煞吓唬武玲。

武玲自然不希望和干爹争论这个问题,只得无可奈何勉勉强强地答应就在随江住十天,不过,对于张劲松能不能治好自己,她又有些怀疑,可见张劲松脸色一直不好,她便把疑问压下来,没出口相问。

见武玲答应了自己安排,张劲松就不愿在这儿多呆了,免得被她不停地问有关走火入魔的事情,所谓言多必失,还是少说为妙。不过他想走,武玲却不愿他就走,但也没有再谈走火入魔的事情,而是又提起了钱的问题。

是的,武玲有点担心张劲松为自己冶疗走火入魔的时候不尽心,想先给他点钱,让他心情舒服一些,做事的时候尽力一些——她做事一向都习惯了利益交换。

不过,由于先前张劲松已经明确表态过,不肯要她给的钱,所以她就用一种很玩笑般的语气道:“你那点工资不够开支吧,平时都做些什么投资啊?”

“没投资。”张劲松摇摇头,“光那点工资确实不够花,不过在开发区的时候招商引资得了些奖金,还没用完。现在不搞招商引资了,等着坐吃山空呢。哎,你是做投资的,帮我看看做点什么投资好?”

“你有多少本钱?”武玲问。

“没多少,就几万块钱了。”张劲松道。

“你拉过来那么多公司,不可能就几万块钱奖金吧?”武玲睁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用了,就剩这么多。”张劲松道,心想奖金也没多少啊,现在又买房子付了首付,自己又不像别的干部都有第二职业,从哪儿来的钱嘛,现在还有几万块,那都是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几万块钱,做实业什么都做不了啊,开个店连房租都不够。”武玲摇了摇头,然后道,“这样吧,股票和期货你懂不懂?”

张劲松摇遥头:“我不懂。”

“你不懂我懂啊。”武玲笑了起来,一脸轻松地说,“你开个号去,然后把账号秘密告诉我,我帮你操作。”

张劲松就问:“这个,一年能赚多少钱啊?我听说炒股票炒期货很赚钱的,像你这样的投资界牛人,应该就是什么庄家了吧?听说一百倍的利润都不止......”

武玲翻了翻眼皮道:“你可真会想、真敢想啊。”

张劲松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这不是不懂嘛,不知者不怪,你别笑话我啊。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我把钱给你,你一年能给我赚多少啊?”

“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在想赚到多少之前,你要先想一想,有可能会赔进去多少。”武玲淡淡然道,眼见张劲松一脸愕然,便又笑了起来,道,“不过你这几万块钱,我还是有信心给你赚钱的。一年时间,多的不说,十倍利润没问题,二十倍也有可能,三十倍也不是不可能。”

张劲松没有怀疑她的话,也不再提什么一百倍的利润,点点头:“行,那就交给你了,以后我是喝汤还是吃肉,可都在你一念之间啊。姐姐,你可千万不能大意啊。”

武玲豪气地说:“有姐一口肉吃,决不让你喝汤。”

张劲松双手一拱:“姐姐,你真狠,想让我喝西北风啊。幸好我是修道的,学过几手辟谷的功夫,要不然那不得饿死?真要把我饿死了,你可是谋杀亲夫啊。”

“你就贫吧你。”武玲笑容依旧,看着张劲松道,“还亲夫呢,行吧,亲夫就亲夫吧,想要做亲夫,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啊。明年,呃,就是年后,你得跟我去一趟京城。”

张劲松心里一颤:“去京城干嘛?”

“见家长啊。”武玲嘿嘿笑道,“你是我男朋友,不能总是不露面吧?我爹娘、还有我哥哥嫂子们。呃,还有侄子侄女们,到时候你得把红包准备好,放心,这些都是我出,不花你的钱。”

张劲松顿时心乱如麻,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去京城见家长,可是这个话却又不好回答,毕竟,他当初可是答应过武玲的,就算是真注册假结婚都不怕。既然结婚都没问题,那结婚之前见家长这个环节自然就不可避免了。

只是,对于见家长,他真的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啊。

不过,再没心理准备,他现在也只能笑着答应武玲,毕竟再等十多天,他就要靠着人家来治自己的孤阳煞呢,不说别的,自己和她上了床,陪她回一次家,这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好推拒哈。

事情说完,武玲就拿过手机打开了,张劲松看到这个,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也关机了,赶紧开机。这手机一开,两个人的短信提示就一条接一条发了过来,武玲只是埋头在看,没有打电话,而张劲松就不得不打电话了,因为有一条移动秘书发过来的短信显示,在他关机的时候,池坚强给他打了个电话。

张劲松没有走出房间,就这么坐着,当着武玲的面拨通了池坚强的电话:“池部长,我张劲松啊。您找我?刚才手机没电了。”

“你下午没上班?”池坚强问。

“哦,下午开发区那边有点事情,徐主任要我过去一趟。您知道的,我的组织关系现在还在开发区,没办法啊。”张劲松谎话张嘴就来,他撒这个谎还是心里有底的,以池坚强的身份,自然不可能为了这么点小事而找徐倩去对质,就算是对质,徐倩也肯定会帮他说话,所以,这个谎他撒得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