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10、送枕头

()

()110、送枕头

下楼了的武云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姑姑,复又上来,见到姑姑房门紧闭,里面没什么动静,想到最近这二人天天在房里练功,倒也没太多担忧,想了想,便又下去了,会所里有些人来了,还是需要她这个总经理出面打个招呼的。

过了一段时间,等武云再到武玲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传出隐隐约约的呻『吟』声。这呻『吟』声她听懂了,并非姑姑痛苦的呻『吟』,而是快乐的呻『吟』。她顿时明白了,姑姑和张劲松在里面干什么。

她想转身就走,可是双脚却像是涂了胶水似的粘着迈不开步子,定定地站在那儿,静静地听着房间内此起彼伏的粗喘和呻『吟』,心旌止不住地有点小『荡』漾起来了。她喜欢的女人,可这不代表她听到男女欢爱的声音时不会动心动情。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黄欣黛了,心里『迷』漫着无尽的思念,特别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想过是不是另外找个女人,会所里的漂亮女人很多,成熟的青春的都有,可是她看来看去,总是难以动心,那些女人,跟她的欣黛姐相差太远了啊。

在武云心里,她一直都认为,只有自己的姑姑才能和欣黛姐有相提并论的资格,这两个女人是她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了。可惜的是,姑姑毕竟是自己的亲姑姑,没办法去追求她,『乱』伦这种事情想一想还没多大问题,可真要变成了事实,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句实话,她偶尔也会在心里想一想抱着姑姑深情相吻是什么滋味,可是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她就会马上惊醒不敢『乱』想,但是这一次,耳听着姑姑那动情的呻『吟』声,她就思绪混『乱』了,脑子里姑姑和欣黛姐的音容笑貌相错闪现,美轮美奂......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不管修炼什么功法,都会有收功的时候。

现在,张劲松和武玲也已经缓缓收功了。收功完毕,武玲看了张劲松一眼,然后赶紧移开目光,迅速扯过被子盖在身子,不敢和他对视,心里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涩之意。

先前她还觉得张劲松不够资格和她同床共枕,却不料刚才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女人,虽无夫妻之名,却已有夫妻之实。自己以为这辈子不会需要男人的,没想到原来有男人的感觉,其实也很不错。

看着武玲这个表现,张劲松就觉得很有意思。武玲平时的表现可是很豪放很张扬的,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被她给调戏了一顿,那时候他还以为这个姐姐是欢场老手,可是通过刚才在**的实战,他感觉到了她的生疏,才觉得恐怕真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是个处女!

伸手在她头发上爱怜地『摸』了『摸』,张劲松轻叫了一声:“姐姐......”

武玲将脸埋在枕头里,娇嗔道:“还叫姐姐......”

张劲松就乐了,之前她还说叫姐姐好听些呢,现在又不要自己叫姐姐了,女人的心思果然是瞬息万变啊。

“玲玲。”张劲松换了种叫法,见她没再反对,便伸手拥住她道,“你趴着干什么啊?转过来,让我看看。”

武玲道:“不让你看。”

“不让我看我也要看。”张劲松嘿嘿一笑,伸手用力一搂,嘴在她脸上吻了吻,然后说,“玲玲,刚才舒服吗?还想不想再来一次?”

“不想。”武玲终于肯看他了,两眼中羞涩伴着几分嗔怪,“都怪你,现在还在痛。”

“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就只会舒服不会痛了。”张劲松笑着道。

武玲就翻了个白眼,咬了咬下唇,问:“我,我刚才没见红,你不会不相信我是第一次吧?”

张劲松伸手在她头发上抚『摸』着,一脸认真地说:“怎么会呢?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封建好不好?第一次不见得都会见红,见红的也不见得就是第一次。这个道理,为夫......还是懂的!”

“哼,臭美。”武玲啐道,“谁跟你为夫了啊......没脸没皮......”

“咱们结婚也只是迟早的事情,我自称为夫,也是让你先适应一下嘛。”张劲松嘿嘿笑道。

“哼,你就那么有信心啊?”武玲道,“我可没说要嫁给你。”

“那我可以嫁给你嘛。”张劲松道。

“哼,你无赖。”武玲说着,就抡起粉拳在张劲松身上轻轻捶打了几下,然后说,“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我要洗澡了。”

“我帮你洗。”张劲松温柔地说,“你现在身子还痛,我抱你过去。”

“不要。”武玲赶紧双手推着张劲松,压着声音叫道,“你赶紧穿好衣服,快点出去,别让云丫头知道。”

见张劲松还要说什么,武玲就脸『色』一正,道:“快点,我们的关系,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张劲松就叹息了一声:“你不早就对外宣称我是你男朋友了吗?”

武玲为之语塞,随后就发脾气了:“这是两码事,反正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不准说出去,跟谁都不能说。听到没有?”

“行行行,听到了,都听你的。”张劲松点头道。

“那你还不穿衣服?”武玲道。

“我还想和你再说会儿话。”张劲松道,“玲玲,云丫头现在忙得很,不到半夜不会过来的,你担心什么啊。刚才我那么累,你总要让我休息一下是不是?”

武玲看了看他,其实她心里也还是想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呆一会儿说会儿话的,要不是害怕被武云知道,她都愿意让张劲松留下来陪她一晚上。眨了眨眼,她没再提让他赶紧走的话,而是挑了挑眉『毛』道:“你不是刚才累,我看你是工作累吧?这两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张劲松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心里闷着的事情给武玲说了说,他倒是没希望她能够有什么好办法来卡刘祖良的脖子,他只是找个人倾诉而已。认识的人是越来越多,可是真正能够交心,适合谈心的并不多。以前他倒是可以和徐倩说一些贴心话,可是这个事情,明显不适合跟徐倩说,而他现在又和武玲之间有了最实质的进展,并且这个时候的气氛刚刚好,所以他把事情说出来,也就理所当然了。

“没有竞争对手,那你就给他加一个嘛。”武玲听了之后不以为然地说,“现在还只是考察阶段,都还没公示。”

“我只是干部一科的副科长,不是组织部长好不好?”张劲松苦笑道,“你说得轻松,加一个,要是我有那权力,我还烦什么?他刘祖良敢惹我?”

“那就等到公示的时候再到纪委告他去啊,我就不相信他会一点问题都没有。”武玲笑着道,“现在在随江,你不就是靠着纪委出名的嘛。”

“玲玲,我跟你说正事呢,你别总是开玩笑好不好?”张劲松一脸的无奈,“我跟纪委压根就没任何关系,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想搞臭我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