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11、棋子

在如何卡刘祖良脖子这件事情上面,张劲松已经有了个初步的方案,那就是先闹点动静出来,然后让武仙区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知道,纪文明知要一知道有人想搞刘祖良,肯定会推波助澜,那自己在部务会上给部领导做汇报的时候,就可以拿出理由狙击刘祖良了。

只要他在组织部部务会上给领导汇报的时候提出了自己的质疑,那么后面的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至于刘祖良还能不能当上武仙区的常务副区长,那就要看天意了。

当然,随江的天意,其实也就是市委主要领导的意志。

按武玲的说法,张劲松完全可以自己往纪委递实名举报信,等到市纪委找自己的时候,自己又否认,就如同上次省纪委找他了解情况的时候那般。但是,他总觉得那个方法有点不合适的,他不想自己动手。以前的他,一有事情,一想报仇,就觉得自己动手才是最爽快的,可是昨天晚上和武玲真正双修之后,他的心境就发生了许多变化,觉得让别人给自己效力,会比自己动手更有成就感。

是的,让别人为自己效劳,却又不让人拿到自己的证据,这就是他想要的。这个事情,找个关系亲近的人去做,比较不方便,别的不说,至少也要领人家一个人情——现在的张副科长,可不喜欢随便欠人情。

而如果暗示覃玉艳的表弟来做,那自己不仅不欠他人情,他相反还得领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因为自己能够让他从服务办跳到招商局。

对于开发区一个普普通通的新晋公务员来说,从最差的服务办跳到最好的招商局,那人情真的大过天了。

当然,自己和覃玉艳的表弟第一次见面,他不清楚自己和刘祖良之间的恩怨,对自己的暗示肯定比较难领会,这个,就需要白珊珊从旁协助了。

对于自己的老下属,张劲松是有信心的,只要自己一个眼神,白珊珊就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并且做出最合适的反应。

覃玉艳心里无比激动,尽管身子坐着,可是心思却在胡乱飘飞。昨天晚上他们家和她姨妈家一起吃饭,在饭桌上长辈们对她和她表弟马六甲自然免不了一通教诲与问询。

话题一说开,自然而然地就说到了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副科长张劲松。言辞之中,覃玉艳对张劲松颇为崇拜,而马六甲在开发区工作,对于张劲松的事迹也不陌生。两姐弟就在饭桌上讨论起了张劲松来,讨论来讨论去,马六甲就开玩笑似的说姐姐在市委组织部,手掌干部人事大权,什么时候也跟开发区的领导打个招呼,把自己从服务办调到招商局去大展拳脚啊。

覃玉珊虽然身在组织部,可是她毕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科员,哪儿有能力和面子跟开发区的领导打这个招呼啊?

然而还没等她客气地拒绝,她母亲就说她现在的领导既然是以前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要她跟领导说说,看能不能求领导帮帮忙,还说钱的事情不要担心。覃玉艳听到母亲这个话,就没办法拒绝了,只好答应有机会问一问张科长,至于钱的事还是不要提了,人家张科长的女朋友是亿万富姐,并且本身又是大有前途的人,怎么可能会收这种钱?

虽然当时在饭桌上覃玉艳觉得很烦,可是现在张劲松虽然说晚上和表弟一起吃饭,她就觉得无比欢喜和自豪了,觉得特有面子。

人都是好面子的,特别是官场中人更是如此。不管这件事情能不能成,自己能够请动张科长和表弟一起吃饭,还有开发区招商局的白局长一起,那对家里的长辈,完全能够交待过去了。

扭头望了望张劲松,覃玉艳就觉得张科长这一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帅许多。她不敢多看,又匆匆扭正脑袋,想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心里那份激动,就着上厕所的机会,到外面给表弟马六甲打了个电话,要他有个心理准备。

......

秋水长天的西餐厅里,张劲松喝了口酒,看着徐倩道:“倩姐,最近功法修习得怎么样了?”

徐倩微微愣了一下,苦笑着摇摇头道:“不怎么样,恐怕我没那个福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毫无进展,总是找不到感觉。”

“不要急,慢慢来,坚持就是胜利。”张劲松鼓励道。

徐倩就又笑了笑,然后轻喝了一口酒,心里却相当无奈。以前的话,她还愿意说服自己相信坚持就是胜利这个话,但是现在她只当这话是耳旁风。因为昨天晚上,她整整一夜都和高洪在一起,她破了在筑基没完成之前不能行**的禁忌,这辈子,都没法再修习双修功了。

她很想跟张劲松说自己不准备再练了,可是看着他鼓励关切的眼神,她这个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硬憋在肚子里。

“这几天,我特别想你。”良久,徐倩轻声说了这么句话。

“我也想你。”张劲松道,“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本来是准备去看你的。”

“哦。”徐倩看了他一眼,移开目光,没多说什么。

张劲松根本就没去想她昨天晚上会和高洪在一起,笑着道:“不过后来,我还是以坚强的毅力忍住了,没去找你。如果昨天晚上去你那儿了,可能会忍不住。对了,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昨天那么晚了,你还在外面陪投资商?”

听到张劲松这么说,徐倩就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顺着话道:“没办法啊,就是这个命。基层工作你也干过,不像市委机关那么轻松。”

“市委机关也不轻松。”张劲松轻叹一声,想着一个科室里都有不少明争暗斗,更不用说部里和市委了,真的是在哪儿混都不容易啊。

“你到哪儿都会闹出大动静。”徐倩笑了笑,然后看着他,关切地说,“刘祖良放出话来了,要找你算账......”

“倩姐,这个事情你别管了,我有分寸。”张劲松摆摆手打断徐倩的话,冷笑一声道,“哼,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凭他?”

“你跟他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吧?”徐倩皱着眉头道。

“这个事情你真的不用管了。”张劲松摇摇头,“我还有个事情忘了跟你说,上谷县县委邹书记快到点了,冯县长接任的可能性比较大。你看,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呃?什么时候?”徐倩眉头一皱,这个情况,昨天晚上高洪怎么没说呢?

“不用急,到年后了。”张劲松呵呵一笑,“我就是先跟你打个招呼,让你有个准备,该做的工作要提前做,比临时抱佛脚效果要好些。”

徐倩就挺感动,自己当初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料到张劲松居然真的就记在了心里,现在还专门告诉她这个消息。不过,如果真的能够到上谷县去干一任县长,那比她在开发区当一把手是要份量重很多的。这个份量不单单指权力,更重要的是任职经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