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12、出手

马六甲就傻眼了,弄不明白张劲松这是和自己开玩笑呢,还是对自己有点不满,一张脸表情怪异了起来,有心解释,却实在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解释话语,顿时尴尬不已。

覃玉艳摸不透张劲松的心思,却也不愿看到表弟继续尴尬下去,便笑着道:“张科长,咱们还是进去吧,这门口风吹着冷。”

“进去吧。”张劲松点点头,松开了手。

马六甲赶紧松开手,落后张劲松一步,望着前面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人的背影,只觉得高大异常高深莫测。原先他过来的时候是满肚子兴奋,可是这时候,他心里更多的却是忐忑,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能不能入得了张科长的法眼。

包厢里就白珊珊一个人,见到张劲松三人进来,她赶紧站了起来:“局长,来来,你坐上席。”

上席就是首位,张劲松没有推辞,走过去当仁不让地坐了下来,然后手在空中压了压:“都坐。”

看着另三个人坐下来,他才介绍:“珊珊,这是我们科里的小覃,覃玉艳,你叫她艳子或者小覃都可以。小覃啊,这是开发区招商局的白珊珊白局长。”

至于马六甲,张劲松就没介绍了,他才懒得去管白珊珊和马六甲是不是认识。若是一般的情形下,他对马六甲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冷淡,可今天晚上马六甲有求于他,那他就必须要给马六甲一些心理上的压力了。

张劲松没介绍,白珊珊也不问,只是笑着道:“局长,你不管到哪儿工作,身边都有美女,好福气啊。”

白珊珊这个话虽然没有对覃玉艳说,可却在话里称覃玉艳为美女,算是间接和覃玉艳打了个招呼。虽然说组织部的干部见官大一级,可那说的是手中有些权力的人,像覃玉艳这种无权无职的办事员,在白珊珊这样手握实权的副科级局领导面前,还真的摆不了架子,所以听到白珊珊的话,她不等张劲松开口,便笑着说道:“我有自知之明,在白局长面前可不敢称美女。应该说能够跟着张科长做事,是我的福气,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两位美女这么说,我都飘飘然了。”张劲松呵呵一笑,然后看着白珊珊道,“还有人没?”

“没人了。”白珊珊摇摇头,然后对张劲松笑着道,“局长,要不现在就上菜?呃,这个酒,我和艳子喝红酒,你们男同志喝白酒。艳子,你没意见吧?”

“珊珊,你别跟我耍滑头啊。”张劲松笑呵呵地说,“我们一直都在强调男女平等,你可不能给我搞区别对待。小覃,在这个问题上,你不准掉链子啊。”

“我喝不得白酒。”覃玉艳就笑嘻嘻地说,“白局长,我支持你。张科长,你可不能打怪我啊,这是白局长的提议。”

“呵呵呵,没事,艳子你别怕。”白珊珊笑着道,“这个提议是我提出来的,你们张科长就是要打板子,也只会打到我脑壳上来......”

这一通说话,张劲松见马六甲一直乖乖地坐着没有插话,显得有点老实,便对他的表现比较满意,道:“这只是你们两个的想法,还有位男同志没发表意见的啊。小马,你说,搞白酒还是红酒?”

马六甲看着这三人谈笑风生,但自己却又偏偏插不上嘴,正端坐着难受呢,冷不防张劲松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就答了句:“白酒。”

话说出口,他又后悔了,自己回答得那么快,会不会给领导留下个不够稳重的印象啊?并且,自己是想调到招商局去的,在这酒桌上没有支持白局长,那白局长会不会对自己有点小意见呢?

现在开发区招商局还是没有局长,也没增加副局长,白珊珊可以说是招商局实际上的一把手了。

白珊珊就扭头去看马六甲,她知道张劲松今天晚上叫吃饭是为了什么,但刚才她就是一直不正眼看,直等到张劲松开口,她才表示一点点关注。

覃玉艳就着这个机会,赶紧作了个介绍,介绍完毕,还是由张劲松拍板,喝白酒。白珊珊就招呼服务员赶紧上菜,开酒。

菜上桌、酒入杯,白珊珊就站起身,第一个给张劲松敬酒,带着几分诚恳几分俏皮:“局长,我要敬你一杯,要感谢你,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爱护、帮助,啊,还有那个,那个,总之,非常感谢,特别感谢。以后要是有机会,我还要跟着你干,要在你身边学习,要努力提高自己。”

张劲松站着和她碰了一下杯,一脸怀念的神情道:“那时候在开发区,跟你合作,我是最省心的。啊,现在想想,都还是心潮澎湃啊,真想还到招商局干两年。”

白珊珊就说:“局长,你现在到了市里,有更宽广的舞台,着眼都是全市的事情,开发区一个小小的招商局,也只有见到我这个老部下了你才会想一想吧。”

喝酒的气氛就这么起来了,等到马六甲敬过酒之后,话题才算真正地开始,体制内外各种人和事都是谈论的对象,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武仙区副区长刘祖良,张劲松对刘祖良表现出了一丝不满,但并未透露组织部对刘祖良考察之事。

这时候白珊珊自然明白了,便笑着问:“局长,听说刘祖良马上要提武仙区常务副区长了,是不是有这事儿啊?”

“不清楚。”张劲松呵呵笑道,“我是一科的,负责市直,区县班子的对口科室是干部二科。”

白珊珊就像是没听到他这个话似的,径直说道:“哼,要让刘祖良这种人当了常务副区长,还不知道会祸害多少武仙区的良家妇女呢。局长,这个情况,要给组织上反映反映。”

“听说刘祖良平时口碑很好啊。”覃玉艳插了句嘴。在哪个单位哪个部门里,都有不少人喜欢闲谈,一科二科的科员之间有时候也会谈一些跟业务上有关系的人和事,当然谈的都是出色的、好的一方面的事情,并不会乱嚼人舌根子,覃玉艳也是从二科的同事口中听到了有关刘祖良的一点情况。

“小覃啊,很多东西不能听到一言半语就当真。”张劲松轻飘飘地说了句,然后又看了白珊珊一眼,这才继续对覃玉艳道,“我们就和刘祖良打过交道,你让白局长给你说说。”

白珊珊就三言两语把那天在黄龙山寨里发生矛盾的事情说了一遍,重点对刘祖良的好色和目中无人做了一番渲染,然后一脸气愤地说:“后来我问了别人才知道,他还利用手中的权力找了很多女干部做情人,跟以前组织部王部长有一比。就这样的人,还想当常务副区长?那些被他欺负了的人,怎么就没人到纪委去举报他,到网上发帖揭发他呢?”

话说完,白珊珊装作无意间往马六甲脸上扫了一眼。

“珊珊啊,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以前有人冒用我的名字到市纪委实名举报,搞得我很被动啊。”张劲松一脸严肃地说道,明着是训白珊珊,实际上却是对她这个话很赞赏。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