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13、胆大妄为

市委组织部部务会在上午八点半准时召开。

干部二科科长褚贵禄就刘祖良的考察情况作了个汇报,当然,汇报情况都是好话,但在汇报结束的时候,褚贵禄却又加了一句:“考察情况就是这样,不过刚才张科长跟我说他还有需要补充的地方,但由于马上要开会了,时间上来不及,我还没和他具体交流。”

褚贵禄话落音,部领导们就都看了他一眼,看得他不敢抬眼,背上瞬间就出了一层冷汗。

按惯例,这个汇报并不仅仅只是干部二科的意见,同样还融合了干部一科的意见,而张劲松坐在这儿里,其实就是列席,属于只带耳朵不带嘴巴的那种。

而干部二科科长褚贵禄虽然有机会说话,但也仅仅只是有个汇报的机会,但是今天,他居然打破常规说了这么几句话。虽然没有夹私货,也没有直接挑战哪位部领导的权威,可是,在市委机关里混,他一向都是中规中矩的,今天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就算是相当出格了,由不得他不心惊胆颤——谁知道这么干会不会惹得部领导怒火冲天呢?

褚贵禄其实心里是真的不愿在汇报之后加这么几句话,但是在会前张劲松却给他透了这么个口风,虽然张劲松没有针对刘祖良说什么不好的话,但他听出来了,这个嚣张无比的张科长对刘祖良有意见,而他今天也接到了一封关于刘祖良的匿名举报信,两下一联系,他就觉得今天可能要出点什么事情。

这个张劲松和刘祖良之间,怕是有些恩怨啊。

对于张劲松和刘祖良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褚贵禄没兴趣知道,在开会前那紧张的时间里,他只知道一点,自己可不能糊里糊涂和这个张劲松结了仇。是的,褚贵禄对张劲松有点忌惮,如果说江南山和王本纲的事情只是传言的话,那么一科的科长邓如意被张劲松给打了之后不但没报到仇,相反现在还在家休假这事儿可是就发生在组织部内部呢,他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他不想得罪张劲松,便在汇报结束后给张劲松制造了一个有可能被领导问话的机会。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个原因,还不足以令禇贵禄有这么大的胆子,他肯这么说,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他对张劲松不了解,他不敢确定就算是他不说这个话,张劲松会不会有胆子在部务会上跳出来说事情!以张劲松敢在单位里动手打领导的性子,倒是真不好说啊!如果张劲松真的那么干了,而他身为考察刘祖良的主要人员,居然一点都没向领导报告情况,那么到时候,他要承受的怒火,可就比现在这么干大得多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他选择了在汇报最后说这么几句话,既给了张劲松一个人情,又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可谓是老谋深算到了一定程度了。

张劲松也看了褚贵禄一眼,目光中充满感谢。他想在部务会上说事儿,可部务会上没他发言的机会,所以他就在开会之前将了褚贵禄一军,让禇贵禄给他创造一个机会。他知道自己只要稍稍透个话,褚贵禄肯定不敢赌,一定会按自己想象的去做,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啊。

不过,褚贵禄这里没问题了,张劲松却还是没放松,谁知道部领导会不会当作没听见褚贵禄后面的话呢?

张劲松这个担心没有继持多久,会议室里有过短短三秒钟的安静,随后常务副部长池坚强就说话了:“唔,小张又了解了什么新情况?”

单独考察刘祖良这个任务,是组织部部长木槿花布置下来的。而现在池坚强在褚贵禄说出那话之时就扫了一眼木槿花,发现木槿花脸上隐隐闪过一丝错愕,并且等了这么几秒钟木槿花都没说话,他就觉得这个情况,恐怕木大部长是真的不知道,如果是木槿花的安排,她姓木的肯定早就叫张劲松把事情说出来了。

既然张劲松要说的情况木槿花不知道,那池坚强就乐得让张劲松说出来大家听一听了,因为刚才褚贵禄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似乎张劲松跟刘祖良有点不对付呢。对刘祖良能不能当上武仙区常务副区长,池坚强不关心,他关心的是,在这个会上出现一件有趣的事情了,而这个事情,却可以让木大部长心里不爽,所以他略一考察,不等木槿花开口,便让张劲松说话。

作为组织部的二把手,并且还是张劲松的分管领导,他在这个会上这么说,那是合乎情理的,没人能指责他什么。

张劲松就朝池坚强看了一眼,点头道:“报告各位领导,是这样的,我这儿收到了一封举报信,还有石盘都市报的一篇报道,是跟刘祖良同志有关的。我,我不知道这个事情要怎么处理,想请......领导......拿个主意。”

说着,他把报纸和举报信一起放拿了出来,走到池坚强递了过去。

池坚强接在手上,只扫了一眼,却没细看,而是递向了木槿花,皱着眉头道:“部长。”

木槿花接在手上,只是粗略一看,便知道有麻烦了,看了张劲松一眼,却发现张劲松坐着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仿佛这事儿跟他没任何关系似的。她心里就涌起一股怒火,张劲松啊张劲松,我木槿花待你不薄吧?我不知道你跟刘祖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要这么搞他,可再怎么着,你也不能这么当众打我的脸背后捅我的刀子吧?

这个张劲松,太目无领导胆大妄为了!

然而心里气归气,现在却不是找张劲松算账的时候。木槿花沉着一张脸,将手上的东西还给池坚强,池坚强这才拿过来看内容,当然,内容不需要细看,粗扫几眼明白事情就行了。

报纸和举报信一个个地传,最后回到木槿花的手中。木槿花放报纸和举报信放下桌子上,又用茶杯压在其上,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却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会议室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有人原本准备喝茶的,可这气氛太过怪异,便都忍着没喝。

张劲松知道自己抛出来的东西无异于一颗炸弹,至于这个炸弹有多大的威力能够伤到谁,就不受他的控制了,这时候他内心是相当紧张的,而比他更紧张的,则是二科科长褚贵禄。

褚贵禄对张劲松还是有几分怨气的,妈的,你张劲松想和刘祖良过不去,完全可以在公示阶段下手嘛,这举报啊什么的,你在这个环节来搞,真是无聊。靠,老子运气怎么就这么背啊,真是躺着都能挨枪。

“都看过了吧,有什么看法?”木槿花淡淡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一名副部长开口道:“这个,应该只是媒体的捕风捉影,没有确切的证据嘛。我认为,不能就凭这么个东西,就伤害了咱们自己同志的感情......”

“现在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池坚强接过话道,“这个事情上了报纸,网上还不知道闹得多严重。我们要引起重视,不能掉以轻心啊......对刘祖良同志的考察评定,我看,还是缓一缓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