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14、祸水东引

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张劲松就已经考虑好了怎么样给木槿花道歉。今天这个事情确实是他做得不对,其实按规矩,他有什么动作,应该要先向木槿花作个汇报,而不是在部务会上搞突然袭击。

这是一个对领导尊重不尊重的问题,更是一个木槿花对手下人能不能有力掌控的问题。

今天这个情况会得罪木槿花,张劲松是早就知道的,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得罪了木槿花可以再想办法求得原谅,可打压刘祖良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身在组织部,张劲松对于干部的提拔有着深刻的认识。年龄这个东西,真的是个宝,一个有能力的干部,早提拔几年和晚提拔几年,这中间的差别的真的相当大。很多有能力的干部,就是因为在某个正当提拔的关键时刻被人挡了一下路,然后很多年再也上不去了——程遥斤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刘祖良不是放出了要和他算账的话,他倒还没有一定要针对刘祖良的心思,可是刘祖良既然说了那个话,那就是对他潜在的威胁,他自然要把这个威胁降到最低限度才舒心。

当然,如果因为刘祖良的事情而让木槿花记恨上了,那也是得不偿失的,可张劲松觉得,自己这么干,木槿花虽然会生自己的气,但应该不至于会记恨上自己。

只是,会议结束了这么长时间,一个中午都过去了,木槿花却还没有召他前去训话,他心里就有点不踏实了。想了想,他还是下定决心,主动去木槿花的办公室。

鲁颜玉身为木槿花的秘书,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得到了木槿花很强的信任,对木槿花的性情也相当了解了。她知道,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张劲松来那么一手,对木槿花来说真是一个打击,她知道老板心里有多大的怒火。

看到张劲松居然还有胆子过来,鲁颜玉心里就起了一股无名怒火,听到张劲松打招呼,她也只是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没再多作表示。

尽管知道鲁颜玉这时候很不待见自己,可张劲松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微笑着道:“鲁科,老板现在有空吗?”

鲁颜玉心想你有把老板当老板看吗?微不可觉地哼了哼,她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道:“忙。”

“那......”张劲松本想说那老板什么时候有空,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一下,“那我等一会儿吧。”

说完,也不待鲁颜玉同意,便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鲁颜玉扫了他一眼,没说话,过了几分钟,却还是倒了杯水给他,然后才往里间而去,看样子应该是请示木槿花了。

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这时候的张劲松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半个小时过去了,木槿花没有召见他的意思;一个小时过去了,木槿花还是没有召见他的意思;等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鲁颜玉看了看张劲松,见他坐着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脸上有几分无可奈何的神色,就觉得他态度还算比较端正,主动开口道:“张科长,要不你还是先回去,等老板有空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谢谢鲁科,我再等等。”张劲松一脸感激的微笑道,心想这都快下班了,我要真的走了,你不可能还给我打电话的。

见他还要坚持,鲁颜玉也没再多劝,正犹豫是不是进去给部长续茶的时候跟部长提一提,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应了一声,然后对张劲松道:“老板叫你进去。”

“谢谢。”张劲松站起身,朝鲁颜玉点点头,礼貌地道谢。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个机会,若是今天自己不主动过来,恐怕还真就没机会向木槿花解释了吧?

木槿花在看文件,对于张劲松的到来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哪怕张劲松叫了她一声,她也头都没抬,更没有应声,依旧看着文件。

张劲松只能站在那儿继续等着,今天是他做得不对,领导要惩罚他,他也只能生受着,只要领导心里的气能够消掉,自己受这点冷落和委屈算什么?

怕只怕领导心里那口气没那么容易消!

不过,张劲松觉得木槿花应该是能够原谅自己的,要不然的话,自己今天就是等到下班,也别想得到她的接见。

大约过了有十来分钟,木槿花终于放下了文件,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劲松,却不说话。

张劲松迎着木槿花的目光,一脸愧疚地说:“部长,对不起。”

木槿花冷哼一声,摆摆手道:“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啊,你张科长做得很对,很有主见嘛。”

一声张科长,就足以证明木槿花心里有多大的怒气了。

张劲松自然明白不可能一两句话就能够让木槿花消气,便又道:“部长,我,我请您处罚我。”

见这小子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直接就自请处罚,木槿花心里的气这才顺了一些,眉毛一扬道:“你请我处罚你,你想要什么处罚啊?”

二人都说的处罚,没人提处分二字,看来都还是很冷静的。

“怎么处罚都行,只要您开心。”张劲松一脸严肃一本正经地说。

木槿花就被他这个严肃的表情俏皮的话给弄得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油呢?也太没脸没皮了。不过听到他能够这么说,木大部长还真不好太过计较,便道:“我不处罚你,我刚才说了,你做得很对。你都没有错,我处罚你什么?啊?”

张劲松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木槿花终于肯给他机会让他开口作解释了。他不再迟疑,赶紧张嘴就说:“部长,我认识到到了,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不应该因为和刘祖良同志有矛盾就专门注意他的事情,我更不应该注意到他某些情况之后没跟您、没跟组织汇报就直接在会上提出来。我,我不够冷静,在工作中掺杂了个人感情,辜负了您的信任,我,我对不起您。”

张劲松这个话说得相当利索,一开口就将自己定位成个人感情影响了工作,然后又很直接地说,这个事情,我没跟您汇报,但也没有跟别的任何领导汇报,我不是要背叛您,而是一个时候不冷静,个人感情压住了工作热情,没有考虑到您的处境和感受......

把话这么说,张劲松是认真考虑过了的。在别的领导面前,如果自认自己的工作容易受到个人感情所左右,那基本上跟找死没区别;可是面对赏识自己的领导,这么自认错误,那领导基本上就会认为这个下属是真性情,虽然偶尔冲动一点,可正因为有那份冲动,就不会轻易搞背叛。

木槿花冷冷地说:“你现在做的是什么工作你知不知道?啊?个人感情,都像你这么干,都只顾个人感情,党的干部队伍会成什么样子?”

张劲松就低眉顺目一幅相当受教的模样,一脸忐忑地看着木槿花。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