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16、脱靶

听着防盗门被猛烈关上时的巨响,感受着墙壁的丝丝震颤,徐倩气得胸脯一阵剧烈的起伏,但手上却没什么东西能够让她往地上砸一下发泄怒火。

做错了事还在我面前发脾气,哼,翅膀硬了啊,敢顶嘴了啊,什么东西!靠着武贤齐又如何?高洪要整你,手段多的是,况且木槿花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到时候你被人卖了恐怕还得帮人数钱。

张劲松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被人卖了,他刚走出粮食局宿舍,还没走到超市停车场上取车,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武云。

“张劲松,听说你今天干了件猛事儿啊。”电话一接通,武云就笑着说。

“丫头,你是不是闲得慌啊?”张劲松没好气地说。

“怎么了?听你这语气不舒心啊,是不是事情搞大了挨领导训了?”武云继续笑道,“啧,不就是被领导训嘛,多大点事。看开点,过来,我请你喝酒。”

张劲松刚准备拒绝,可话到嘴边又咽住了,他这会儿心里正烦,一个人回家也没啥好玩的,便答应了下来。

武云请喝酒,地方就在紫霞会所青鸾庄里她亲自设计的小酒吧里。酒吧里就武云和张劲松两个人,连服务员都没有。

“来,张劲松,我敬你一杯。”武云举起杯,笑着道,“听说了你今天的壮举后,我专门了解了一下你和刘祖良的事情,哈哈哈,干得好,像个男人。”

张劲松翻了个白眼:“丫头,你这话,我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合着以前我在你眼里就不像个男人啊。”

话说完,他端起杯,很郁闷地喝了一口。

武云面带微笑,道:“你呀,在我眼里是什么不重要,只要在我小姑眼里像个男人就行了。”

张劲松道:“丫头,怎么说话呢?我是你姑父!”

“姑父怎么了?姑父了不起啊!”武云摇摇头道,“哼,要换成了我,当时就直接灭了刘祖良,哪儿还用到部务会上搞事?”

听到这个话,张劲松差点一口酒没喷出来,有这么安慰人的吗?妈的,权贵家族出身的人,说话真是底气十足。

张劲松心里莫名涌起股怒气,冷哼一声道:“怎么灭了他?你还能一枪崩了他?”

“我很少用枪的,呃,都有一个多月没练枪了。”武云今天脾气显得相当好,漫不经心地解释了一句,居然没有丝毫和张劲松吵架的意思。

“你是一个多月没练,呵呵,我连枪都没摸过。”张劲松摇摇头,又喝了口酒。

“那去摸摸?”武云笑道,“我这儿枪不是很全,但练手的型号也有几个,我教你。别这么看我,我枪法很好的。”

男人对练枪都是很感兴趣的,听到武云这个话,张劲松郁闷的心情顿时就被抛到了一边,点点头道:“射击场就搞好了?”

“室内的练习室弄好了,外场还没动工。”武云说着就站起了身子。

张劲松就站了起来,跟着往外面走去。射击场也在会所里面,但是一幢单独的楼,入口有大铁门,边上就是山林。

跟着武云进去,张劲松发现这幢楼里的工作人员应该都有几手,并且走路说话,看样子应该是从部队出来的。当初张劲松说服武玲过来投资的时候,最开始的项目就是说的射击俱乐部,后来武玲自己把项目投资做了一些调整,但射击场还是没有舍弃,只是外面的狩猎场只圈了地,尚未动土,怕是要等到所谓的二期工程吧?

武云边走边介绍,到了最大的一间训练室,问管理员要了两只手枪,却没忙着递给张劲松,而是一脸严肃地说:“你说你没摸过枪,我要教你练枪之前,先要说几个注意事项,你一定要记住。”

张劲松一本正经点点头:“说吧,我记着。”

“我这儿的枪都是真枪,平时公安局也有人过来练枪,别当成了游乐场。”武云脸上严肃的表情依旧,不怒而威道,“所以你一定要专心听,枪可不是闹着玩的。首先一条,不管有没有子弹,枪都不能对着人;其次,射击完毕,必须要检查枪膛内还有没有子弹遗留。啊,这两条一定要记住。”

“记住了。”张劲松点点头,两眼就盯着她手里的枪道,“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行,可以开始了。”武云说着,递了把手枪给他道,“手枪还是五四的才够味道。等手枪练得差不多了再练步枪,目前五四六四是比较常用的,这是一只五四的空枪,你先拿着,跟我学持枪,等持枪练习过了,有点感觉了才能射击。”

张劲松只好跟着武云先学持枪,从双脚的间距到手掌到枪身之间的契合,一点点适应。尽管张劲松是习武之人,修习过刀枪剑棍的套路,身体各部位的素质都比一般人要好,可武云光一个持枪就让他练习了二十多分钟才开始教打枪。

跟许多人第一次摸枪时的感觉一样,张劲松也觉得自己就算准头不高,但凭着自己练武时兼练的暗器功夫,再怎么着这第一次打枪总不至于会脱靶。

然而事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不止第一枪脱靶,就连第二第三枪都连着脱了靶。这让他觉得相当没面子,看着武云苦笑道:“丫头,你别光说不练啊,也打两枪给我做个示范,要不然总这么纸上谈兵,浪费的可是你的子弹。”

“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瞄准的。”武云摇摇头,也不见她怎么作势,很随意地抬手就是一枪。

十环!

张劲松看着这成绩,那真是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张劲松斜眼看着她道:“我说丫头,你教我的时候不会藏私了吧?怎么你随便一枪就是十环,到我这儿直接就脱靶了?这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不是师父不教你,是你这个徒弟没悟性!”武云笑嘻嘻地说,终于有个打击张劲松的机会了,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我觉得你教得还是不够细致,你不会是怪我没孝敬师父吧?俗话说,要想学真艺,就跟师父......那个.......你是我侄女啊!”张劲松口无遮拦道。

随江这边有个俗话,叫要想学真艺,就跟师父睡。这个话武云是听说过的,没想到张劲松这小子居然敢对她说这话,她也不骂人,直接就是一脚往张劲松小腿踢了过去。

这时候张劲松可不敢跟她对打,赶紧跳开,道:“丫头,住手,别乱来啊,拿着枪呢。”

“就你有枪啊?”武云不服气地叫了一声,却是没再出腿了。

“你有枪,你全身都是枪,行了吧?”张劲松苦笑道,“得,我喊你声师傅,你用心教教我行不?”

武云嘻嘻打趣道:“行啊,你叫啊。你叫声师父听听,我手把手教你,传你真功夫。”

“师傅。”张劲松叫了声,在心里想师傅和师父可是不一样的,师父关系到传承,师傅就是学个技艺而已。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