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17、压力之下的犹豫

()

()117、压力之下的犹豫

“我姓张,不姓武!”张劲松看着武云,满脸冷然地说。

“姓张怎么了?”武云毫不相让,扬扬眉『毛』道。

武云这话还只说了两个字的时候,张劲松手机就响了起来,倒是让他暂时只好把怒火憋在心里,先掏出手机看一看是谁来电,需不需要接。

来电话的是他舅舅严红军,所以这个电话肯定是要接的。张劲松按下了接听键,叫了声舅舅便往外走去,没看武云,自然也没再跟她争论什么。

严红军打这个电话过来,自然也是听到了跟组织部有关的传言,对于外甥的『性』格,他是越来越『摸』不透了,但然,也越来越担心。

所以,他要打个电话,问一下真实的情况,外面的传闻,他确实是难分真假。

看着张劲松边讲电话边往外走,武云心里也一肚子火气,哼,姓张怎么了?姓张也是我武家的女婿!

虽然张劲松和武玲到现在还没结婚,不过那天晚上,武云可是亲耳听到了他们俩在房间里干坏事时那特有的呻『吟』声呢。

对于自己那个相当美艳的姑姑,武云还是相当清楚的,知道姑姑就没对哪个男人动过心,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姑姑对张劲松显然是动了情的。如果说之前武云还只是对认为张劲松可以成为武家的女婿,而现在,她就觉得张劲松已经是武家的女婿了。

虽然张劲松对刘祖良的出手让她觉得过瘾、觉得兴奋,可是武家的女婿,居然为了一点私怨在组织部部务会上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她又觉得他真是一点政治智慧都没有,不是丢武家的脸是什么?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张劲松却没休息,他这时候正在舅舅严红军家的书房里坐着呢。

严红军对张劲松现在的状态真的是相当不放心,所以不管时间有多晚,他还是让张劲松过来了,他要和这个宝贝外甥面对面地谈一谈,让其认识到那么做是多么大的一个错误。

严红军觉得不能再任由外甥这么一路莽撞下去了,要不然这小子心里肯定会涌起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念头,再不将别的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样下去,迟早会撞破头的!严红军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经不抱幻想了,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张劲松身上,自然不希望张劲松出任何差池。

张劲松认真地听着严红军的责问与教训,心里在郁闷之余,也渐渐开始觉得自己的做法可能真的有点考虑得不够成熟,说不定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吧?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跳出来个人都在说自己的不是呢?

可是,木槿花都已经原谅自己了,难不成高洪堂堂的一市之长还会不顾脸面直接对自己出手?

严红军仿佛看出了张劲松的疑『惑』,冷哼一声道:“你这次搞得太过火了,高市长饶不了你!别以为高市长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你这次等于是打了他一个嘴巴,他如果不出手,以后还怎么服众?”

张劲松本想说没那么严重吧,可到最后,也只是翻了翻眼皮,没出声。

“你认为我说错了?”严红军见外甥不说话,便这么问了一句。

“没有。”张劲松摇摇头,眯着眼睛道,“舅舅,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办?”

严红军还准备再给张劲松上上课的,可见到张劲松问出这个话来,觉得就算这小子心里有些不甘心,可到底还是知道怕了,这也算他有点进步了吧,不能『逼』得太紧,培养人才这种事情,往往欲速则不达啊。

“你准备怎么办?”严红军没有回答,反问道。

张劲松沉『吟』了一下,说:“我没准备怎么办,木部长那里,我已经解释过了,组织部方面,想必应该没问题了的。”

“就算木部长护着你,高市长要动你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你认为你闯了这么大个祸,木部长还会愿意为了你得罪高市长?”严红军双眉一皱,凝着目光道,“我跟你说,书记碰头会讨论有关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时候,木部长是支持高市长的。”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盯着张劲松的眼睛,问,“明白了?”

张劲松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木槿花在书记碰头会上支持高洪,她已经站队了吗?如果她真的站到了高洪的阵营中,那么她表面上原谅了自己,心里恐怕还是有个疙瘩的吧?

“刘祖良那事儿,其实跟我真的没关系。我在会上提出来,不是要为难木部长,而是免得木部长以后被动。”张劲松深吸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当时时间太紧,再说我跟木部长级别也相差太大了,没机会向她单独汇报。这个情况,她是明白的。”

“你呀。”严红军伸手指了指他,恨铁不成钢地说,“自作聪明!就你这点伎俩,哪个看不出来?啊?你呀你,我跟你讲,斗争不是你这么个斗法!”

张劲松就低下了头,暗自后悔不应该在舅舅面前还这么死要面子。

见张劲松默认了,严红军就道:“以前的事情再多说也没用了,现在主要问题就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你要重视,一定要重视!”

“我是很重视啊!”张劲松长叹一口气,满肚子怒火,他都重视到和徐倩吵架再和武云耍脾气的地步了,这还不重视吗?只不过,再重视,他想到高洪可能的报复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看着张劲松那一脸苦闷的模样,严红军又宽慰道:“你也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包袱,你现在还是组织部的人,是市委的人,不是市『政府』的人。木部长毕竟是从省里下来的人,随江也还是石盘省的嘛。啊。”

张劲松听到这个话,心里就明白严红军说的是什么意思了。高洪确实可怕,但只要市委、或者说组织部里有强势人物出面庇护他,那么高洪想要整他,还真不容易——毕竟,市长也不能『乱』伸手不是?

而且,严红军这个话里还教了张劲松一点,那就是如果木槿花真的站到了高洪的阵营里,但她毕竟是从省里下来的人,她能够下来随江任组织部长,不管是得到了了谁的支持,起码省委组织部那一关,她过得很顺畅,她得领省委组织部部长武贤齐一个人情。而武贤齐,和你不陌生啊!

舅舅这是要自己走高层路线呢。张劲松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自己刚和武云闹得不开心,又到哪儿去找武贤齐呢?啧,不多想了,先等等看吧,如果高洪真的有动作了,再行动也不迟,如果到时候武云不肯帮忙,那就找武玲。

自从跟武玲发生了关系之后,张劲松就觉得和这个姐姐相当亲密了,若非到了紧要关头,他实在不想多求她。

连着两天,张劲松都密切关注着部里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举措,觉得所有部领导看向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劲,但却又没有对自己不利的传言进到耳朵里。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