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21、机会

当初说服武玲过来投资的时候,张劲松用的理由是吴长顺要宏道,要将道家文化向大众传播。虽然吴长顺没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但很显然,后来来了一些人,包括几个不怎么太红的明星和企业家来听课修行,吴长顺还是很欣慰的。

虽说道家崇尚自然,可紫霞观毕竟还是个道观,而今道教式微,倘若在吴长顺手里能够将道教发扬光大的话,那也是一场大造化。毕竟,道士也是人,不是神仙,做不到真正的超脱世俗,有这么点心思,很正常。

对吴长顺,张劲松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一路走来,张劲松得到了师父太多的帮助,他是真的希望能够为师父做点什么。

“主要还是紫霞山本身的条件制约了,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市政府不会下大力气搞,光靠我们开发区,啧......”徐倩摇摇头,叹了口气,“如果能有人到我们开发区投资影视基地的话,这旅游就好做了。”

“人家影视基地都在旅游区,谁跑到我们这儿啊。”张劲松无奈地说,“不过也说不准,现在咱们石盘卫视办得不错,特别是娱乐节目,快赶上果芒卫视了,也有几个自己的明星,听说明年还要自拍电视剧,白漳那边又没什么合适的地方搞影视基地,咱们这儿离白漳不远,有山有水的,倒还合适。”

“你就想得美。”徐倩笑了起来,“等你当了省台的台长再说吧。”

“等我当省台台长的时候,你肯定都当省领导了,管的都是全省一盘棋,哪儿还能注意到这么个小小的开发区啊。”张劲松就笑着拍了一记马屁。

“你这张嘴,真是越来越会哄人了。”徐倩又亲了他一口,道,“开发旅游的事情急也急不来,要等机会。现在啊,你还是要多想想目前的工作怎么搞。邓如意好像还没有外放的征兆,你又说科室负责人近期不会调整,那你的工作就不怎么好开展了。”

“也没什么不好开展的,他做他的事,我做我的事。”张劲松显得很无所谓的说,其实心里却烦闷至极,习惯了在一科说一不二,现在邓如意一回来,他就觉得怎么着都不自在了。

徐倩见他不愿多谈,便不再多说,搂着他慢慢睡去。

......

再轰动的事情总有沉寂下来的时候,当喧嚣过后,一切事情沿着往日的轨迹奔腾向前,只要前方没有阻碍,两旁的些许声浪除了惹人一笑外,再没任何作用。随江市委公选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新闻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退出了网络热点话题,网民激烈讨论过后发现对这个事情没有起到任何的改变,便又去寻找新的热点,而公开选拔的报名也早已结束,只等着各位选手大显神通了。

虽然说是公开选拔,可是跟往常一样,对这个位置志在必得的人还是上蹿下跳忙得不可开交,除了军分区政委之外,别的市委常委都会有不同的人找到关系关说。一场暗战悄无声息地开始了,不见硝烟,却异常残酷。

不过跟别的竞争者不同,张劲松虽然报了名,也把这件事情认真对待了,可他却从没找过任何一个领导进行关说,甚至是木槿花那里,他最近也没有去汇报工作。

张劲松这个态度,木槿花又不免有几分狐疑了,觉得他可能真的只是玩一玩,没有对那个位置动心,毕竟,她身为市委组织部长,如果张劲松真对武仙区那个位置很动心,不可能不想办法来打通她这个关节。

不过,无论如何,现在木槿花对张劲松的感觉已经相当复杂了,她觉得这小子还是不好把握,哪怕他对自己很感恩,但却丝毫不影响他有时候的冲动!他一冲动,就会闹出大风波!

以前木槿花把张劲松弄到组织部来,是希望拿他当刀使,让自己在随江尽快站稳脚跟,现在脚跟站稳了,这把刀的用处也就不大了。再拿在手上,虽然在战斗的时候能够对付敌人,可是一不小心,却又极有可能会伤到自己啊。

啧,等这次的事件过去,以后有合适的机会,还是让这小子到别处惹祸去吧,放在组织部,不安定因素太大了。

有了这么个想法,木槿花自然就不愿多跟张劲松接触,毕竟张劲松是武家的准女婿,而她是文家的媳妇,当初将张劲松弄到市委组织部的时候,文家内部就有些人在吹歪风,现在张劲松为了一个意气之争,给她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她要再和张劲松走得近了,那真就会被家族内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唉,也不知道这小子在这次公开选拔之中,会不会又整出什么夭蛾子。

张劲松从来就没想过要整夭蛾子,更不想在这次的公开选拔中搞得多高调。只不过,他想低调,但别人总觉得他够高调,比如武玲就是如此。听到他参加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公开选拔的消息了,她竟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再一次跑来了随江。

自从跟张劲松真正双修之后,武玲对张劲松跟以往可大不一样了,在心里已经把张劲松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

武玲来随江,没有住外面的酒店,依然如上次那般住进了紫霞会所青鸾庄中。虽然她不愿意自己和张劲松发生关系的事情被侄女知道,可是一想到和张劲松在青鸾庄中快活的时候还要提防被武云知道,她就特兴奋。

今天这次相见的时候,张劲松刚一进来,她就冲过来将门关好打上反锁,搂住张劲松使劲地吻个不停,吻得张劲松都有点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才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开了一点点,咂巴了下嘴巴道:“怎么跟老虎似的,你让我先喝杯水行不行?”

武玲就媚了他一眼,娇嗔道:“哼,现在就嫌弃我了?看你刚才那懒洋洋的样子,你不会另有新欢累着了吧?”

新欢没有,旧欢倒是有一个。张劲松在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叫着冤:“哪儿来的新欢啊,我这都是被工作给逼成这样的。哼,累着了?就**那点事儿,还能累着我?我的功夫你是见识过了的!”

“哦,原本是功夫好没累着呀。”武玲翻了个白眼道。

张劲松就觉得好这话里有股子酸味,赶紧道:“我说你这吃的什么飞醋啊?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要是不放心,那你在这儿多住段日子,咱俩天天一起......”

听到他这么一说,武玲虽然还没有把心中的怀疑尽去,却也舒服了许多,便道:“谁要跟你天天一起了。到时候没当上武仙区常务副区长,把责任算到我头上,我多冤呐。”

“我本来就没可能,你拿这个来取笑我,有意思吗?”张劲松没好气地说,“水呢?倒杯水给我喝。”

武玲这次倒是没多说什么,很听话地转身倒了杯水给他。

张劲松接过杯子,喝了口水问:“现在不忙吗?怎么跑这边来了?是不是想我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