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24、绕一圈又回到原点

124、绕一圈又回到原点

下山的路上,武玲思虑良久,终于还是问出了个心神不宁的问题:“你说,我什么时候去你家里好?”

师父一句话,她还真就听到心里到了啊!张劲松在心里叹了一句,有心说不要去了,可现在毕竟不是当初只假装谈恋爱的时候,自己和她都上了床了呢,假戏已经真做,也得有个说法才行啊。

稍作沉吟,张劲松就说:“这个,这个看你的意思吧,你什么时候方便,就什么时候去。”

“你什么意思呀?”武玲对他这不痛不痒的回答极为不满,没好气地说,“你不想我去就直说,我也没说要赖着你。”

女人的心思变化起来确实很奇怪,当初是武玲硬赖着要张劲松假装她男朋友的,这时候却又说不想赖着他了。

张劲松倒是没料到武玲会这么敏感,自己话里其实还没露出什么苗头居然就给她看穿了心里的犹豫,不过他也没慌,半真半假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什么时候说不想你去了?我只是还没有一点准备,你的出身太......那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我爸妈说。压力大啊。”

听到张劲松这么说,武玲心里那点小郁闷就消散了,翻了翻眼皮道:“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有门户之见?”

“不管什么时代,门户之见都会存在,我就算是想不在乎也不行啊。”张劲松苦笑了一声,“我要把你爸的身份告诉我爸妈,都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吓得不敢跟你说话。”

“有那么夸张吗?”武玲笑着说了句,心里感觉挺舒服的,稍稍顿了顿,又道,“那,暂时不去你家里了?你先跟你爸妈说一下,时机合适的时候再通知我。要尽快,就在年前吧。”

“嗯,行。”张劲松回答了一声,心里却渐渐混乱了,他和武玲双修,个中原因确实无奈,他也对武玲有些感情,但那份感情绝对没有和徐倩那么深厚,所以尽管他以前就做好了和武玲假结婚的准备,可今天真被师父说了那么一通,现在看武玲一幅恨不得马上见家长交换八字的模样,他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心烦不已。

难道真的明年就要订婚了吗?

随江市武仙区公开选拔常务副区长的面试工作在组织谈话不久后就进行了,张劲松也就走到这一步没再往前了。公开选拔到最后报上市委常委会上的名字,只有三个人,武仙区委常委、副区长刘祖良,武仙区委常委、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市林业局副局长翟和城。

这个结果,很多人都没觉得意外,自然也没人看好翟和城。毕竟一个行局里的人,并且没有干过区县的党政工作,在武仙区也无根无底,想和刘祖良、纪文明这两个地头蛇比力气,根本就没什么竞争力嘛。

这三个人之中,外人都很好看刘祖良,毕竟当初刘祖良可是在市委常委会上通过了的,虽然后来迫于舆论压力而搞了个公开选拔,但现在既然刘祖良再次入围并且一路闯到了最后一关,那就证明以前市委的决定是英明的,现在这次如果不用刘祖良,那不是自己扇自己耳光,表示那次常委会上的决议很草率吗?

对于刘祖良再次闯关到最后,张劲松心里真是相当无奈,晚上和徐倩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就一肚子不快活。

徐倩就说:“这次的事情我觉得有点复杂,你想想,公开选拔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市委不可能还像上次那样直接定下来刘祖良为唯一的候选人。这次市委常委会,估计也只是酝酿一下,不会出结果,真要出结果,恐怕不仅仅是常委会,市委还得召开全委会,在全委会上投票表决。”

“不就是一个副处级吗?会闹这么大的阵仗?”张劲松摇摇头,道,“如果这次公选的位置多,上全委会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不过为了这一个位置,应该不至于。”

“那我们就赌一次,谁输了谁请客。”徐倩摇摇头,笑道,“就算市委全委会不开,最终这三个人也都会成为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候选人,交到武仙区人大去。事情闹得大了,只能搞差额选举,不过,就算是差额,也有两个注定就是装装门面陪太子读书......”

“你这话等于没说。位子只有一个,当然得有两个人是装门面的。”张劲松哼哼着道,“不过,我觉得这次刘祖良机会不大,他肯定就是其中一个装门面的。你就等着请我吧。”

徐倩刚才是见他心情不爽才和他这么聊几句的,这会儿见他情绪好起来了,便不欲在刘祖良的事情多作讨论,毕竟刘祖良和她还是同一阵营并且颇得高洪的赏识呢,所以听到张劲松这个话,她就娇嗔道:“请你干什么呀?”

她把这个“干”字咬得特别重,张劲松就被她勾起了心底的欲火,哈哈笑着搂住了她,在她脸上亲了几口道:“干什么都行,不过现在要先干好事。”

随江市委没有开全委会,就在常委会上将组织部报上来的三个人都给定为了候选人,武仙区委和武仙区人大常委会赶紧行动起来,很快武仙区人表决通过,刘祖良同志当选为武仙区政府常务副区长。

结果出来后,媒体虽然有跟踪报道,网络上虽然也还有网民关心,可是跟当初闹出来的声势相比,实在是小得可怜,有质疑随江市委的声音,但却影响不了大局,也吸引不了人们的眼球了,毕竟,热点事件,降温降得实在是太快了。

相比于以前的冲动,现在的张劲松已经冷静了许多,得知刘祖良最终还是坐上了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位置,他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甚至心里还很平静。不过,在得知徐倩晚上要去喝刘祖良的祝贺酒时,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不过他也知道,身在官场,这是人之常情,他们是一个战壕的,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庆祝庆祝的。

带着心里的郁闷,张劲松本准备去找武云说会儿话的,但车到半路上,却接到了邓经纬的电话:“老弟,我就要进城了,还没吃晚饭呢。”

“你这是把我当开酒店的了啊。”张劲松苦笑道,“行吧,我请你,紫霞会所,赶紧过来。”

“领导就是领导,看哥哥在乡下日子过得苦,这是要给哥哥改善生活了啊。”邓经纬哈哈笑道,“啧啧,紫霞会所,听说那地方没会员卡不让进啊。”

张劲松道:“少机巴废话,到了给我打电话。”

邓经纬知道张劲松和刘祖良之间的不愉快,当然明白他这时候心情不爽,也没跟他计较,笑着道:“行,我去接了高姐就过来。”

邓经纬嘴里的高姐自然就是现任市发改委总经济师的高云凤了,人家高云凤堂堂的副处级领导,市发改委的党组成员,自己没有配车吗?想到这儿,张劲松就感慨了一句:“邓哥,你对高姐可真够好的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