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27、见家长

127、见家长

见得陈艺刚这么说,郑其重和徐倩就都不好再提跟电影有关的话,言谈间,便尽是紫霞山为数不多的几处新近取名的景点的介绍,跟大多数景点一样,牵强附会了些神话故事和名人传说,虽然明知假得不能再假,可也有几分乐趣。

抽个空,张劲松又给邓如意打了个电话,说下午也没时间上班,邓如意也没问他什么事,跟早上一样很干脆地准了假。现在像这种小细节,张劲松还是比较注意的,市委机关毕竟不同于开发区,能低调还是要低调点。

在一处景点,陈艺刚多站了会儿,还夸了几句这地方有洞天福地的感觉,张劲松就适时接话了:“陈导既然觉得这儿好,要不就把这儿当那部玄幻大片的外景地吧,让咱们也有机会见识见识电影都是怎么拍的。”

郑其重和徐倩听到张劲松这么问,都觉得这小子实在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人家陈导是什么人物?刚才都表明态度对电影什么避而不谈,你现在偏就说这个话,不是惹陈导不开心吗?

然而令二人意外的是,陈艺刚却笑着点点头:“如果有机会,倒是真想过来取景,紫霞观,这个道观的名字取得有意境......唉,就是这里偏了点,剧组拖过来不是很方便......”

“随江的交通,确实不如别的风景区方便,不过在我们这儿拍电影成本低、环境好,也有高级会所和高尔夫酒店,接待方面不成问题的。陈导的剧组只要过来,相信一定会感受到随江人民的热情。”张劲松接过话说着,目光往徐倩和郑其重望了过去。

郑其重就知道这是个机会了,赶紧接嘴了,说了不少只要陈艺刚肯过来拍电影,随江方便肯定会给予许多方便的承诺。

对于郑其重的话,陈艺刚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到过不少地方,人家地方上的市长亲自出现许诺他也不见得会动心,更不用说这么一个宣传部副部长了,不过,他也不会说出什么难听话,客套了几句,便又扭头和张劲松讨论起道家文化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郑其重和徐倩还看不出陈艺刚对张劲松的尊重,那这么多年的官场就白混了。虽然他们不知道陈大导演和张劲松有什么关系,可是只要稍稍一想就会明白,要不就是陈大导演知道张劲松是圣金鲲投资公司董事长的男朋友这个身份;要么,陈大导演把吴长顺道长奉若神明,所以对张劲松也这么刮目相看了。毕竟,陈大导演过来,没有走宣传口的路子,却是由张劲松陪同,这个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从后山下来,再次来到半山腰上的紫霞观,郑其重再次邀请陈艺刚到山下去用餐,可陈艺刚婉拒了,说想在山上吃道家餐,并在山上住一晚,体悟自然。

郑其重就往张劲松脸上看了一眼,示意张劲松帮忙说话,张劲松才懒得理他,不就是个宣传部的副部长吗?对陈艺刚你跟个孙子似的,对我你他妈的就摆官架子,没见过这么变脸变得快的。

徐倩就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刚接到张劲松通知的时候,她马上就给高洪打了个电话,但高洪却在电话里指示,要她跟市委宣传部联系,很显然,高洪虽然知道陈艺刚有多大牌,但却不觉得陈大导演能够给他的政绩带来什么好处,对于徐倩所说的拉投资搞影视城的说法,市长大人觉得基本上没可能,所以不欲掺合,由着宣传部去折腾吧。

“你呀,郑部长虽然年纪大了,升迁无望,可他的人脉不弱,你何必要得罪他呢?”晚上一番恩爱之后,徐倩对张劲松道。

“我没得罪他啊。”张劲松无奈地笑了笑道。

“你是没得罪他,可他认为你不给他面子啊。”徐倩翻了个白眼,道,“到了市委这么长时间,你还不了解市委那些大爷们的脾气?有时候往往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不知不觉得罪他们的。你今天是没说错话,可表现得,啧,对他还是不够尊重呐。”

“就他那幅嘴脸我还要怎么对他尊重?”张劲松冷哼一声,“我要也表现得跟他一样那就不是我了,再说了,你觉得我要是今天什么都依了郑部长的意思,陈艺刚会怎么看我?我还怎么请他介绍大老板过来搞影视城啊?”

对他这个理由,徐倩也还是有点认可的,不过马上的,她就又皱起眉头道:“我看陈艺刚只是对你师父感兴趣,至于到这儿来拍电影,恐怕没什么可能,更不要说搞影视城了。”

“我又没说要他搞影视城,只不过他认识的人多,不管是影视圈的还是房地产的或者什么煤老板之类的,只要有我师父这牌金字招牌在,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大老板觉得与道与缘,常常往紫霞山跑,就被咱们说动了呢?”

听到张劲松这么说,徐倩就笑了起来:“那倒也是,当初我们开发区那么荒凉,谁能想到会招来圣金鲲、罗汉集体、荣生集团、乐泉这些大公司入驻呢?现在咱们是全国独一无二的两型社会试点区,真要有人过来投资影视城,那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劲松,如果别人跟我说要搞影视城,我不相信,不过你说这个话,我觉得有可能。”

“你就这么相信我啊?”张劲松道,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嗯,我一直都相信你。”徐倩道,“不过我觉得影视城这个事情,你不要把眼光局限于国内,应该投向海外,从海外找资金过来。”

“什么叫我要从海外找资金?”张劲松笑着道,“我现在是组织部干部一科的副科长,你才是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给开发区拉投资,不是我的职责吧?”

“别忘了,你还是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徐倩伸手在他身上捏了一下,笑着道。

张劲松的组织关系现在还在开发区,这个他自己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开发区招商局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新的局长,一直都是副局长白珊珊在主持工作,可是他没有料到,徐倩居然还没有免去他招商局局长的职务。

是的,他现在是到市委组织部挂职而非任职,可是谁都知道,名义是挂职,但按照惯例,挂职干部在到了挂职单位之后,以前的职务往往就会换人了,等挂职期满,要么留在新单位,要么回原地方任别的职位,可是像他这样挂职了这么长时间但原来的位子还好好保留着的,实在是太少见了。

他知道,自己在开发区招商局的位子还能够保留着,并非是因为自己以前给开发区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管委会领导对自己特殊照顾,而是因为自己和徐倩的特殊关系,并且徐倩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所以暂时就空在那儿。

那么一个肥缺空着,一来可以照顾自己的情绪;二来嘛,也可以用作诱饵,使得手下人尽心尽力;第三嘛,还能够用那个位子来对开发区班子成员进行分化拉拢。

对于徐倩的手段,张劲松是知道的,不过纵然徐倩这么做有其私心,可他还是很感激,动情地说:“嗯,请领导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