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29、受刺激了

()

()129、受刺激了

张劲松不担心,武玲反倒有点担心起来,皱着眉头道:“你,我哥哥嫂子们还好,就是几个侄子调皮了点,你得有点长辈的气度啊。”

“我有分寸。”张劲松拍拍她的手道,心想只要你侄子们闹是不太过份,我就听你的,当耳旁风算了,可要是太不知礼数,那也别怪我不给面子了。

武云亲自充当司机,将车平稳地开到地方,张劲松虽然是在京城读的大学,可是对这地方却相当陌生,只是光看这幽静的环境和持枪的警卫,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住在这儿的人都不简单。

警卫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恐怕还有更多人护卫吧。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张劲松就想到了第一次见武老时的情景,原本就带着点紧张的情绪就更加严重了。

一入侯门深似海!张劲松突然就想到了这么句话,继而自感好笑,怎么就想起了这句话呢?丝毫不应景啊。

“这是爷爷『奶』『奶』的住所。”武云边往里走边对张劲松说了这么一句。

张劲松很想问一下他们一大家子难道不是住一块儿的吗?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暗想或许自己想错了,这个时代的大家族应该不同于古时了,要是都住一块儿,可能还不方便。这次前来,他给武玲的父母带了礼物,至于武玲的哥哥们,他就一样礼物都没有带了,甚至武玲同父同母的哥哥武贤齐,他也没准备礼物。这个武家老爷子和主母住在一边,倒也方便送礼物,不至于遇到武玲那些哥哥们而显得不好意思。

现在听到武云这个话来,他在疑『惑』之后,紧张的心情却又放松了一些。他不知道这是武云的无心之举,还是故意说出这话来的。

不过不管如何,张劲松都对武云相当感谢,没话找话说:“这儿环境不错,住着还是挺舒服的。”

武云白了他一眼,没接话。

武玲这时候也只是看一看张劲松,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交待,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活了三十多年,她感觉到了自己从未有过的紧张,比去张劲松家里见他父母的时候还紧张,真是怪事了。

这是武青松第二次见到张劲松,这个年轻人还是跟上次一样紧张,不过眼神却很镇定,不愧为大哥的衣钵传人,不在乎玲玲的年纪比他大许多,更不在乎玲玲的身世比他要尊贵许多。

张劲松原以为会先见到武玲的母亲,然后才见她父亲,却不料居然会看到二人一起,赶紧恭声道:“三叔,三婶。”

“嗯。”武青松点点头应了一声。

而这时候,武家主母冉商商却站了起来,一脸微笑地看着张劲松,道:“这就是劲松吧?一表人才呀,我们家玲玲有眼光。”

武玲惊得差点跳起来,这个三婶说话太有个『性』了吧,您是武家主母来的,不是一般的家庭主『妇』啊,怎么就一点都不沉稳呢,您这个话,让我如何接啊?

武玲没有等张劲松为难,就一脸羞赧地接话了:“妈,您说什么呢。”

“我说你跟劲松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冉商商笑得更开心了,不再跟女儿说话,而是看向了孙女武云,“云云,你什么时候也带个回来呀?”

“我还小。”武云皱着眉头道。

冉商商叹了口气:“不小了......”

“行了行了,回来一次说一次,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武云一脸无奈的神『色』道,“张劲松还没吃饭呢,我们先过去吃饭了。”

“去吧。”武青松开口了,冉商商笑容依旧,却是没再多说什么。

张劲松这才递上礼物,然后礼物告退。

等三人离开后,冉商商看着武青松道:“老头子,玲玲这个男朋友......”

“怎么?”武青松平静地问。

“年纪还是太小了点。”冉商商摇摇头,满脸愁绪,再无先前的丝毫微笑形态。

“有志不在年高啊。”武青松感慨了一句,“当年大哥......”

冉商商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而是,他和玲玲的年纪相差太大,现在看还不觉得,等他到四十岁的时候,玲玲多大了?你想过没有?”

“大哥快九十岁的人了,现在看着只三十几岁的样子。”武青松不以为意地笑道,“玲玲这个事情,大哥是认可了的,他把玲玲当亲女儿待,不会害她。”

冉商商道:“可是......”

“行了,孩子也不小了,有她自己的想法,现在是新社会,由她吧。”武青松摆摆手道。

张劲松知道辞别武家老爷子和主母之后,吃饭肯定是跟武家的人一起吃,这也是一个大家相互认识的过程。然而他没有料到,武家第三代之中人不少,可是武家二代之中,只来了二嫂和四嫂,加起来有十人,大嫂三嫂未至,武玲的四个哥哥居然一个都不在。

见着这个情况,武玲心里特别恼火,别的几个哥哥不来也就罢了,怎么四哥也没来?我们是同父同母的啊,跟别人不一样啊,我第一次带男人回来,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然而心里的火再大,她这时候都不好表现出来,还得满脸堆笑地给张劲松介绍这个介绍那个。

张劲松心里也极为恼火,但见武玲这一幅笑脸的模样,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来,等到一个个介绍完毕,他没记住那些人的名字与相貌,只记得他们眼中的轻蔑与不满。到这时候,他心里竟然平静下来了,是啊,武玲的四哥都是副部级高官了,那她另几个哥哥呢?自己有什么资格要求人家一定要认可自己?就算是与面前这一些晚辈相比,自己也没什么优势,就在这一群晚辈中,年龄比自己大的人又在体制内混的,恐怕都是处级或者厅级了吧?

就算是那些比自己年纪小的,不是级别比自己高,就是财产比自己多,这么一比,自己又算什么呢?

想得到别人的尊重,还是要本身地位的提升啊。若是自己身家万亿,又或者是一省封疆,那么就算武家再势大,也不可能会太过轻视自己了。

心中这么一想,张劲松除了有点苦涩之外,倒也没了太多的怨气。十几个人一个桌子吃饭,第三代的男男女女们都不是好相与的,一个一个轮着敬张劲松的酒,武玲脸上神『色』未变,可心里已经把那些侄子侄女狠骂了一通,而武云却沉着张脸,若不是见张劲松还应付得过来,她都要出声挡酒了。

张劲松平时的酒量的比武云还是要稍弱一些的,可是这一次,他不得不认真面对,甚至是作弊了。第一次来武家,这帮晚辈是摆明了要给他这个未来姑爷一次下马威,他只能硬拼了,他没别的特长,总不能跟这些家伙比武功吧?那就只能在酒桌上见真章了。

张劲松作弊的手段,就是一身武功与秘法,催动自身劲力气机化解酒意,虽然不像武侠小说中写的那样能够将酒用内力化成水『逼』出体外,可比正常喝酒时,那也要厉害个三四倍的样子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