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32、挑毛病不容易

132、挑毛病不容易

从紫霞山下来,张劲松正想着回单位好好看看张程强的资料,却在半路上接到覃玉艳的电话,覃玉艳在电话里难掩兴奋地告诉他一个消息,干部一科的科长邓如意要去党校学习了。

听到这个消息,张劲松顿时就反应过来了,邓如意这次党校学习之后,应该不会回组织部了,外放基本上已成定局。啧,传言传了这么久,终于要成真了啊。

也怪不得覃玉艳打电话的时候兴奋,她自认是张劲松的跟班,也认为张劲松对自己够意思,表弟马六甲早已顺利进入了开发区招商局,还颇得招商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白珊珊的重用,这一切,她可是在其中起了大作用的呢。而表弟也不止一次跟她说,白珊珊能够当上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就是因为听张劲松的话,然后张劲松一力举荐的。

眼见着邓如意要离开,张劲松即将成为一科名正言顺的老大,覃玉艳的讨好就更加卖力更加来劲了,她对白珊珊是相当羡慕的,也期待着自己能有白珊珊那么好的命,得到张劲松的赏识,然后举荐自己一个副科长当当。

她可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异想天开,反而认为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毕竟,张科长不同于别人啊,他深得组织部一把手木老板的信任呢,听说他在木老板面前说句话,比一般的副部长还有份量。

所以,一得到消息,她就马上给张劲松打电话汇报了,她不需要去了解张科长是不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只需要把自己的心思用行动表达出来,那就是相当端正的态度。

张劲松沉吟了一下,便问:“邓科长他们,什么时候开班?”

“听说是二十号。”覃玉艳不太肯定地回答,“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邓科长没提起这事儿。”

“唔......”张劲松还准备问一下邓如意党校学习之后的去向,但想了想又没问,直接说道,“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张劲松将车靠边停下,拿着手机看了又看,最终决定还是给邓如意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邓如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劲松。”

往常邓如意是很少这么叫张劲松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叫张科长,有时候连称带名一起称呼了,但偶尔情绪很好的时候,也很亲热地叫劲松,现在在电话里这么叫,很显然心情不错。

“科长,晚上有时间吧?喝两杯去。”张劲松笑着道。

邓如意就微微顿了顿,道:“行。本来约了人的,不过你说话了,那就喝两杯去,有时间没跟你喝了。”

张劲松道:“那行,晚上就,就紫霞会所,下班给你打电话,你下午上不上班?”

邓如意道:“下午啊,看吧。”

挂断电话,张劲松眯了眯眼,然后就露出个微笑,将车驶上正路,往前而去。

毕竟同事一场,也是缘分,俗话说同船过渡还要五百年修就,能够在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科室里共事,就是难得的缘分,虽然有过不愉快,可是等到邓如意真正要走,张劲松就发现,以往那些所谓的恩怨,真要回想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多纠结的,只是身不由己而已,既然没有成不死不休之局,那就云淡风清地过去吧。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在官场上混,朋友和敌人并不一定是固定的,没了利害冲突,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可能呢?

下午上班的时候,邓如意没在办公室,但到四点半的时候,他过来了,而这时候,他要外放的消息已经在部里传开了,副科长章向东找到邓如意,笑呵呵地说:“科长,恭喜了啊,今后您可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今天晚上咱们是不是搞个节目?”

邓如意随口就笑道:“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儿,啊,跟他们几个说一下,下班后去紫霞会所吃饭。”

“紫霞会所?那敢情好。听说那儿可是好地方,今天跟着科长见见世面去。”章向东恭维道。

章向东这个话,邓如意自然不会相信,身为干部一科的副科长,就算自己舍不得花钱去那种地方,但市里行局领导有事相求的时候,会不请他过去?只不过他这么说,邓如意也不会当真,心里却在想,也不知道这人多了,吃饭之后再搞个活动,张劲松会不会买单呢?

一个科室的人都在紫霞会所吃饭,吃饭之后又一起唱歌,既是给邓如意庆祝,也是张劲松收买人心之举,所以张科长自然会买单,不过买单不需要付钱,给武云打个招呼就行了,毕竟这儿还是武玲的产业。

从紫霞山庄出来,章向东坐邓如意的车走了,张劲松负责送范秋生和覃玉艳回家。都是一个科室的人,倒也不需要注意太多,一路过去,范秋生住得最近,张劲松住得最远,所以也没有为了避嫌而故意先送女同志。

等范秋生下车之后,覃玉艳看看腕上的表说:“张科长,我有点饿了,你请我吃夜宵吧。”

这时候已经深夜,张劲松没吃夜宵的习惯,可覃玉艳说要他请而非她请,他就不好拒绝了,只能答应下来,笑道:“行,你想吃什么?”

“我什么都可以,看你喜欢的吧。”覃玉艳扭头看着张劲松说,面带微笑,目不转睛,仿佛张劲松的侧脸上有朵花儿吸引住了她的目光似的。

张劲松刚准备说烧烤,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又变了:“那喝粥去吧,今天晚上酒喝多了点,养养胃。”

“好啊,我正想说去喝粥呢。”覃玉艳有点小欢呼的意思。

张劲松知道这姑娘说的话完全是奉承自己,也不点破,只是想着,看她这样子,不会又有事相求吧?上次帮了她表弟的忙,看来她是偿到甜头了啊。

令张劲松意外的是,在吃粥的时候,覃玉艳居然没有说任何请他帮忙的话,倒是开了几句玩笑,稍稍透露出一点喜欢他的意思来。不过张劲松不知道她这是酒后胆子大了说了点真话呢,还是仅仅只是无聊得开玩笑。

不过不管她是如何想的,张劲松都不愿去深想,因为他对这个下属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倒不是他对办公室恋情不感兴趣,而是他对覃玉艳这个人不感兴趣。真说起来,覃玉艳也算略有几分姿色,跟白珊珊差不多,但在美女众多的组织部并不算特别出众,更不用说跟徐倩、武玲这样各方面都相当非凡的美女相比了。张劲松可不是那些见女人就上的色领导,要是有心收覃玉艳的话,那他肯定早就把白珊珊给收了。

眼见张劲松不肯接自己示好的话,覃玉艳就有点失望,不过一想到人家的女朋友特有钱又特漂亮,她也只能暗叹自己条件不好,入不了人家的法眼。

第二天一上班,张劲松就调出张程强的资料看了起来。

市旅游局副局长张程强的个人履历不复杂,当初在市外事侨务旅游局是副科级,后来外事侨务旅游局一分为二,他没留在外事局,而是去了新成立的旅游局,副科级也就成了正科级,并且任市旅游局行业管理科科长,之后又提为市旅游局副局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