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33、检查旅游局工作

市旅游局已经由政府直属单位变成了政府组成部门,地位提了,但性质没变,还是政府序列的,组织部除了能够对其领导班子考核评定,业务方面是不怎么方便插手的。

既然一个时候不怎么好找张程强的毛病,而剧组那边也不能总是拖,虽然说剧组的演员对骚扰已经很有抵抗力了,陈艺刚也表示没什么大问题,可是他张劲松毕竟在陈艺刚面前表了态的,若是不能让降服张程强,任由张程强继续搞骚拢,那他张劲松可就大大地失了面皮了。天大地大,面子最大,特别是在陈艺刚这种由武玲介绍过来的外人面前,他是怎么着也不肯丢面子的。

啧,张劲松把目光从资料上移开,不由得咂巴了下嘴皮子,心想暂时找不出什么毛病,那就先和张程强见个面吧,凭自己这个干部一科副科长的身份,想必张程强也要有所忌惮,应该会给这个面子吧。

是的,你旅游局是政府序列的,业务方面老子管不着,可是组织党建工作,也总得过我的手吧?

想到就做,张劲松就起身敲门进了邓如意的房间汇报工作了:“科长,今年基层党建抽查方面的工作,什么开始搞?”

张劲松嘴里的这个基层,指的就是市直各行局了,而组织部对各行局的党建工作抽查,也只是走个过场,往年都是在五一劳动节之后才开始的。

邓如意就有点纳闷,这小子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事情了?他可不认为张劲松是全心全意为了工作,很突然地说起这个事情,必然是有什么原因的。这个事情只是个小事,但小事有时候也会搞得很大,所以邓如意就疑惑起来了,张劲松这是想表扬谁还是想批评谁了?

且慢着表态,得弄明白了他想干什么再说,要不然若是他张劲松跟别人产生了恩怨,却把自己这个就要外放的科长给拖下了水,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不得不说,混官场的就没几个蠢人,而在组织部能够坐稳干部一科科长位置的就更不可能蠢,只一瞬间就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沉吟了一下,邓如意就说:“这个事情啊,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张劲松就知道,邓如意这是在问他想抽查哪几个单位,他也知道自己不透点信息出来,邓如意肯定不会痛快地答应,便熄了绕圈子的心思,直接道:“有个粗略的设想,具体的计划方案还要科长您来定夺啊。”

邓如意就笑道:“少跟我讲那些虚家伙,啊。”

张劲松就脸色一正,道:“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今年的抽查可以分批次进行,这个月可以抽查一两个单位,做得好的要表扬,做得不好的要批评,要教育,啊,要督促他们改正......”

话是套话,但套话里却有着邓如意想要的信息,他听懂了,张劲松把批评放在表扬的后面,还小小发挥了一下,那就证明张劲松肯定是看谁不顺眼要搞点什么事了。他眉头微不可觉地皱了皱,抬眼看着张劲松,沉声问:“这个月?唔,哪两个单位?”

“我觉得旅游局可以先去一下,别的暂时还没想到。”张劲松直视着邓如意的目光,若无其事地说,“随着紫霞观名气越来越大,将会有许许多多的外地人来随江旅游,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影视剧会紫霞山取景拍摄,这是随江的窗口,也是随江旅游业的重点和突破口......在这种关键时刻,旅游局的党建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不能掉以轻心哪......”

哦,这矛头是冲着旅游局去的!邓如意明白了张劲松的目的,就开始去想原因了,这个张劲松现在还兼着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的位子,陈艺刚带剧组过来是张劲松拉的客,现在他张劲松可能是怕旅游局抢功劳,所以就要急着过去敲打敲打了。

怪不得邓如意把张劲松的原因想歪了,实在是这个理由相当符合逻辑。自我感觉弄明白了张劲松的搞事的原因和目的,邓如意又觉得旅游局跟自己没什么关联,便乐得送张劲松一个人情,他笑道:“呃,这个事情,你看着办吧。我就不发表意见了,你也知道,等几天就要到党校学习,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时间相当紧。”

他这个话就是表态了,你搞你的,我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去解决,别我扯进去就行。

张劲松本就没准备要邓如意帮多大个忙,他需要的,只是邓如意别阻拦就行,听到邓大科长如此表态,他就赶紧表达了谢意。

回到自己办公室,张劲松马上就让覃玉艳给市旅游局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下午,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要去市旅游局检查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让他们作好准备。

......

随江市旅游局对组织部来人检查指导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是相当重视的,虽然没有拉起欢迎的横幅,却也在大楼雨蓬下立了两块用毛笔手写的欢迎牌,字体刚劲着力,看上去有点水平。旅游局虽然不是大局,但局长也跟那些大局的局长一样,上班时间基本上都不在办公室办公的,所以尽管组织部来了人,旅游局的大局长田金贵却是没有出现在楼下。

当然,田大局长知道组织部干部一科会来人考察,可是,干部一科就算是科长来了也只是个正科级,他可是堂堂正处级行局的一把手呢,怎么可能屈尊相迎?组织部的干部见官大一级是不假,那这边就出个分管人事和支部工作的副局长接待,那规格也够高了。

是的,分管副局长只负责接待,而不是迎接。

除了级别对应的问题,还有两个原因,使得田金贵不愿面对干部一科的人,一个原因就是对干部一科有怨念,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对局里的二把手一肚子不快活。

说起来,旅游局局长田金贵对组织部干部一科还有点怨念,当初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空缺了局长一职,他和时任住建局副局长的程遥斤二人都被组织部列为考察对象,最后程遥斤就任住建局局长,他还是继续在这个小局当他的局长。那个时候,干部一科科长邓如意因为和张劲松打了一架而休假,具体的考察事务就由张劲松负责,而在考察的时候,张劲松因为舅舅严红军的关系,帮了程遥斤,稍稍刁难了一下田金贵。

田金贵拿张劲松没办法,连带着对整个干部一科都有怨念了,现在干部一科过来检查工作,他自然不会出面迎接了,甚至连晚上吃饭,他都没准备出面。

至于旅游局的二把手,也就是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张程强这个人,田金贵的怨念就更大了,这个二把手在局里分管行业管理科、机关支部、人事科,以前还算本份,现在看他田大局长的靠山调走了,而张副局长又靠上了分管副市长粟文胜,就有点不怎么把他这个大局长放在眼里的势头了。

现在下来检查的人是他田大局长不想看到的,而检查的内容又是张程强分管的,田金贵就更不可能往这里面插一脚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