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35、一点就通

张劲松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好好扩大一下,然后祸水往旅游局引过去,不过,具体要怎么操作,他一个时候还没想好,毕竟他对这一行不熟。

往旅游局去靠的事情可以慢慢想,堂弟张磊还在文锦区上塘派出所,得找人赶紧弄出来才行。脑子里瞬间就闪过几个人,张劲松最终还是把人选定在了石三勇和向伯仁这两个人之间。石三勇是武仙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以前也在文锦区干过副局长,面子肯定是有的;而向伯仁呢,就是文锦分局的人,现任文锦分局尚文派出所所长,以他的面子,要到上塘派出所捞个因为打架进去的人出来,那也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两个人,到底找谁帮忙更合适一些?石三勇是老熟人了,而向伯仁呢,也打过几次交道,都是张劲松打架的时候,一次是跟粟副市长的公子打架,一次是跟原组织部长王本纲的情人闹了矛盾,两次都是在尚文派出所处理的,所长向伯仁是石三勇的同学,对他张劲松也相当热情,颇有结交之意。

按说以张劲松跟石三勇之间的交情,这个事情请石三勇帮忙是很合适的选择,但现在张劲松眼界高,就觉得像这种小事还要动用一个分局副局长的人情,不值得。至于向伯仁嘛,虽然说彼此认识,可关系还没好到跟石三勇一样的程度,忙肯定是会帮,可如果那个旅行社的老板跟上塘派出所关系特别好,向伯仁会不会尽力帮呢?能帮到什么程度呢?

这个问题刚想了想,他在心里便又笑了,就是个普通的打架事件,双方也没谁受了什么明显的伤,都在派出所里没去医院,多大个事儿嘛,治安事件还能弄成个刑事案不成?想那么多干什么!

主意打定,张劲松就抬手给向伯仁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向伯仁的声音很宏亮地传了过来:“张科长,您好。”

“向所,在所里吗?”张劲松笑着问道。

向伯仁自然知道这个年轻的科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明白他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有事,便说:“在所里,有什么指示?”

张劲松也没客气,径直道:“有这么个事情,我一个堂弟跟人发生了点矛盾,现在在上塘派出所,你跟那边的人都认识吧?”

向伯仁微微顿了顿,随后就说:“认识,你是不是在上塘所?我马上过来。”

听到向伯仁回答得这么痛快,不问事由,也不说给上塘派出所打电话,而是本人直接过来,张劲松就有点微微的意外,这个向伯仁,很给面子啊!

像这样的事情,如果关系不是特别好,帮忙的人一般都只是打个电话说说情,不愿意亲自过去。因为打个电话的话,不管忙帮没帮上,对自己都没什么影响,可如果自己人过去了,对方却不给面子,那就会相当尴尬。

在没有了解相关缘由的情况下,向伯仁做出这个决定,无疑是向张劲松表明了一种不管事情如何,他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帮这个忙的态度和决心。

张劲松自问和向伯仁还真没达到这么深厚的交情,只不过人家这么热情,他自然也承这份情,便笑着道:“那就多谢向所了,我现在在还在路上,这个上塘派出所具体在哪个位置?我还没怎么搞清楚。”

其实张劲松车上有导航,就算他没去过上塘派出所,只要看到大概位置了,就马上明白在什么地方了,毕竟他对随江市内还不算陌生,不一定知道哪些机构在哪儿,可是对各条马路街巷,基本上还是了解的。他这么说,无非是跟向伯仁客气一下,顺手拉近点距离而已,也算是对其热情的回应。

向伯仁自然不会去深思张劲松的车上装没装导航,将上塘派出所的地址很细致地说了一遍,等张劲松确认明白了具体位置之后,才礼貌地挂断电话,然后眯了眯眼,没急着出办公室,而是抬手开始打电话,电话当然是打给上塘派出所里的人。

“张科长,你有事就忙你的,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反正也没多远了。”覃玉艳看看张劲松,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句。

“不要紧,没几分钟。”张劲松笑了笑,像是才发现车里气氛很沉闷似的,道,“怎么了?刚才可没听见你们说话,玉艳啊,这不是你的性格嘛。”

覃玉艳嘿嘿笑了声,不知道怎么回答,范秋生也紧闭着嘴巴。

张劲松就在心里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他知道,等这二人回到组织部之后,自己在旅游局的事情就会被传播开来。至于传播后对他张副科长的形象有什么影响,他都不怎么在意了,名声已经够臭了,他暂时也没想过要怎么挽回。

......

上塘派出所,张劲松见到了等在院子里的父亲与堂叔,等他拿出电话正准备给向伯仁打电话的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进来,还没停下的时候,便从开着的车窗里传出了向伯仁的声音:“张科长,稍待下,我把车停好一下。”

张劲松微笑着点点头,这个向伯仁人还是挺活的嘛,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只混到个派出所长?看来应该是属于上面没人的那种,要不然再怎么着也应该跟石三勇一样混个分局副局长才算回事嘛。

向伯仁下车后没有问张劲松身边的人是谁,只是微笑着点点头,便对张劲松道:“张科长,咱们进去吧。”

张劲松点点头,给父亲使了个眼色,这才对向伯仁道:“走吧。”

向伯仁边走边说:“这儿所长老夏跟我是老兄弟,他去省里培训了,刚才打电话关机,不过这边也都是些熟人,我了解过了,事儿不大,调解一下就行了。不过,你堂弟想要赔偿,这个事情派出所管不了,你们还得找工商局去,工商局都不管用,要找旅游局。上次我一个同学也是出去旅游,遭遇跟你堂弟差不多,到旅游局投诉,那个什么行业管理科的人跟旅行社的穿一条裤子,不过我同学跟他们副局长认识,最后旅行社的才退钱......呃,我等下把他叫过来,一起去旅游局。”

“不用那么麻烦了。”张劲松笑着道,“这个事情麻烦你我都不好意思了,旅游局那边,我再想想办法。”

“看我这脑子,市旅游局,您肯定有的是办法。”向伯仁就笑着道。

张劲松笑了笑,问:“这种事情不归区旅游局管吗?”

“区旅游局卵事都不管。”向伯仁露出点不屑一顾的表情道,“市内的旅行社和酒店宾馆,都是市旅游局管的,旅行社的经营许可证和酒店的星级评定,都归市旅游局管。”

张劲松听得心里暗暗舒服,这些个基层派出所长不愧是万事通,对各行各业都懂一点,随便说几句话出来,就能让自己少去许多了解的时间,让自己能够更有针对性的布局了。看来今天找上向伯仁,没找错人。

又问了几句旅游局的情况,向伯仁所知其实也不多,但基本的东西却还是有了解一些,便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说完的时候,也刚好走到走副所长的办公室。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