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39、黄欣黛的渴求

我不是不愿教你,而是不方便啊!不过这话也不怎么好明说,张劲松在心里暗叹一声,颇为无奈地问:“她怎么不肯教你?”

“她说这是你师门传承,她不能传给任何人。”武云皱着眉头,目光闪烁,脸上半是委屈半是恼火的样子,冷冷地看着张劲松。

一听到这个话,张劲松也不好问了,被武云看得有点郁闷,又见黄欣黛在一旁静默不语似乎等着回答,他便叹息一声,道:“这个,确实是师门秘传,这样吧,我再问问师父,如果确定能够传的话,我就给你小姑说一声,让她教你。”

“还要问什么呀?上次吴爷爷不是答应了吗?”武云脸一下就冷了,“张劲松,我告诉你,你别跟我摆架子!”

张劲松脸色一寒,正准备说话之际,黄欣黛却插话了:“唉,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顿饭?没说几句话就吵,怎么回事啊?”

尽管黄欣黛这话有拉偏架的嫌疑,可张劲松却不好说什么,一方面这个人是他的老师,另一方面,还是因为他心里对人家存着的那点情愫在作怪。

不用深思,张劲松都能够感觉得到,武云今天突然提起这个事情,包括先前黄欣黛所说的有朋友对紫霞山的旅游业感兴趣,恐怕都是这一个原因——黄欣黛想修习双修法门。

是的,今天这一幕,应该不是武云自己的突发奇想,极有可能是这丫头色迷心窍为了讨好美人儿弄出来的。

张劲松知道,以黄欣黛的身份和性格,她就算是再怎么想学双修秘法,也不可能直接跟自己提的,而武玲这丫头嘛,如果真想学的话,肯定早就跟自己开口直要了,哪儿会刚好现在有黄欣黛在场的时候提出来?

张劲松的猜想没错,武云突然提到这个事情,确实是因为黄欣黛。黄欣黛其实只是在武云面前稍微提了一句双修功法的话,也没有表现出一定要学到手的意思,不过,以武云对她的痴迷程度,哪怕是她要天上的星星,武云也会想办法给她摘下来,更何况一个修行秘法?

黄欣黛了解武云的性格和脾气,她其实不想利用武云,但眼见着跟自己一样大的武玲现在素面朝天却不显丝毫老态,浑身上下哪儿都焕发着一股让人羡慕的活力和自然的魅力,她就知道,武玲肯定是从张劲松身上学到东西了。细细一想,她与张劲松的相识还在武家姑侄之前,并且张劲松还暗恋着自己呢,怎么现在武玲学到了那个功夫有可能青春永驻,自己难道就只能一天天地任由年华老去?

没哪个女人不爱美的,也没哪个女人愿意一天天老去的,所以,尽管黄欣黛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很多机缘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事情,但却还是忍不住在武云面前提了一句。她不需要让武云单独跟张劲松提这个事情,她要让张劲松明白,是自己要那个双修的法门,所以她才和武云一起见张劲松,然后由武云说出来。

这么做,一来可以避免她亲自向张劲松开口的尴尬,二来,也让张劲松不太好拒绝,毕竟自己是他以前的老师嘛,毕竟他现在好像还暗恋着自己嘛。再说了,这个又不是白拿,这不,还给他介绍投资商嘛,他不是想把紫霞观搞成旅游区吗?自己可以帮他出点力嘛。

张劲松没去往深处想黄欣黛那些花花肠子,他只是觉得有点愧对黄欣黛,抛开暗恋的因素不谈,他的官运,也是从重逢黄欣黛之后变得畅通起来的,不管怎么说,都可以说他欠着黄欣黛一个大人情在那儿的,这样的大人情,用一个双修功法来还,也说得过去,可自己却一直都没想过要教她这门法门,实在惭愧。而师父也确实说过,双修功法,由他自己决定跟谁传,这不,除了武玲,他还传给徐倩了呢,只不过徐倩天赋不行,修习不了而已。

不想让黄欣黛觉得自己是个过河折桥的人,张劲松想了想之后,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丫头,你也知道那个是双修功,男女有别的,我怎么好教你?这样吧,我呆会儿就给你小姑打电话,让她教你。”

“你现在就打。”武云寸步不让,两眼盯着张劲松,大有他不答应她就要马上跟他动手的架势。

张劲松苦笑了一下,反正已经决定让武玲给她传功法了,也就没再坚持什么,抬手便给武玲打了个电话,把这事儿给说了。武玲一听,马上就反对了,但张劲松这儿不好和她多理论什么,只说正忙着,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说。

武玲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张劲松已经果断压下了电话,然后先对着黄欣黛笑了笑,然后才看向武云,道:“丫头,满意了吧?”

武云脸上这才露出笑意:“这还差不多,我晚上再给小姑打电话,我可告诉你啊,如果小姑再不同意,我唯你是问。”

“行行行,你唯我是问,行了吧?”张劲松嘴巴歪了几歪,直翻白眼。这丫头,眼里哪儿还有自己这个姑父啊!

刚吃完饭,张劲松还没出紫霞会所的大门,武玲便打来了电话:“怎么回事?你跟云丫头说什么了?”

张劲松就知道,武玲这是在问先前说的事情呢,他苦笑道:“我哪儿跟她说什么呀,是她逼着我呢。唉,她想学你就教她呗,你不教她,她只差要跟我翻脸。”

“教她干什么?”武玲冷哼一声,“等她跟我一样,练到孤阴煞了怎么办?她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到时候找谁双修去?”

听到她这么说,张劲松就被狠狠地噎了一下,孤阴煞这个词还是他创出来的,当初是为了把武玲骗上床,却不料现在居然成了武玲不给武云教功法的理由,真是一饮一啄,冥冥中自有天数啊。

“你只教她筑基,不就没问题了?”叹息了一声,张劲松道。

“我不是练筑基的时候练得走火入魔的吗?”武玲问。

张劲松心里一突,靠,差一点说露嘴啊!

“这个,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一般应该问题不大的。”张劲松随便找了个理由,稍作停顿,然后又道,“要不这样吧,你把情况都跟云丫头明说,祸福厉害都摆清楚讲明白,如果她还是要学,那,那也就没办法了,你知道的,女孩子谁不想永葆青春呢?是不是?再说了,这个法门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练得成的,那个是要天赋,要福缘的......”

好说歹说了近十分钟,张劲松才算是勉强做通了武玲的工作,他也懒得去想武玲会不会认真思索他话里的漏洞,挂断电话后便开车直奔徐倩那儿了。

......

督查组在旅游局呆了三天,很快便撤了,旅游局没传出什么动静,班子成员不增不减未换未撤。对这个结果,张劲松有点不解,但也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旅游局只是个小局,只要市里这次出手的人之间达成了平衡,也没有闹出太大动静的必要。倘若这次不是旅游局,而是财政局,恐怕这时候几方势力正热火朝天地干得正欢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