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42、闷气

?()142、闷气?

徐倩的报告内容不少,但主要就是围绕紫霞观展开,她请求市『政府』组织一次到香港的招商活动,大力推荐随江的方方面面,到时候,还要专程拜会那位罗家少爷。?

若不是两岸关系较为敏感,她都想去宝岛搞招商呢。?

现在紫霞山要开发旅游的事情在随江市闹得沸沸扬扬,徐倩这个报告,粟文胜就不敢擅专了,往上汇报了一下,然后,这个事情又在会上讨论了一下。?

在会上讨论,别的副市长们也没反对,毕竟这事儿不管是从旅游方面着手,还是由开发区来『操』作,都是归粟文胜分管的,出了成绩他们肯定眼红,但如果没弄出成绩,那可是要担责任的啊——谁叫这事儿现在就闹得那么大呢??

会上一致通过,由副市长粟文胜带队,市招商局、各区县、开发区组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招商队伍,赶紧做好各项准备事项,尽快奔赴香港。?

别的副市长不怎么看好紫霞山的旅游开发,认为不会有投资商蠢到到那儿投资搞旅游,但粟文胜觉得希望还是很大的,虽然他和张劲松之间的仇恨相当大,可他也承认张劲松的能力和运气都相当不俗。?

说不定这次那小子又能创出个奇迹呢?粟文胜这般想着,眼前就尽是美好的憧憬了,如果真的把紫霞观的旅游做起来了,那他的政绩可就大了去了,而且还会是他从政生涯中特别浓墨重彩的一笔,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在这种思维下,尽管粟文胜恨张劲松入骨,却也不会把张劲松踢出招商团的名单,反而还会在跟张劲松见面的时候对其勉励几句,以显得他这个副市长的大度。?

......?

徐倩的家里,张劲松苦着一张脸,皱着眉头道:“你说木部长这是什么意思呢?要我全力帮着你搞旅游,科室负责人的调整这两天就要出结果了,我这,啧......”?

“木部长恐怕是有点怕你了。”徐倩满脸是笑地说,“要不,你跟木部长说说,让她把你放回开发区干个副主任得了。”?

“你当木部长是我妈还是我姐啊?她要真的肯那么帮我,上次我就到武仙区当常务副区长了,还轮得到他刘祖良?”张劲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又皱了皱眉头,他就看着徐倩,带着疑『惑』的神『色』道,“你说她怕我?她怕我什么?”?

“她怕你给她惹事。”徐倩正『色』道,“你自己想想,到组织部后,你安份过几天?别人几年都没你几个月闹的事情多,没你闹得大。”?

张劲松禁不住苦笑起来:“这个,也不是我愿意闹的,事到临头,总不能让别人欺负吧?再说了,我那也不叫闹事,都是为了工作......”?

“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跟我说了,你自己怎么想的自己知道。”徐倩笑着道,“你那『性』格,在下面还吃得开,可是到市委机关,就显得太独立特行了。以前木部长调你过来,就是看中了你闹事的本事,可是你隔段时间就闹一下,她也吃不消啊。”?

张劲松听懂了,徐倩的意思说是木槿花怕他再惹出什么大事情了弄得太被动,所以迟迟没把他扶上干部一科科长这个位置。想明白了这个原因,他更是苦闷了,他觉得自己闹的事情没多大嘛,而且木部长也没把他怎么样,那就证明木部长是放任他那么做的,怎么现在听徐倩这么一说,似乎自己以前的想法有点偏差了??

“唉,真他妈没劲!”张劲松长叹一声,身子软软地窝在沙发上,觉得很是疲惫,组织部上上下下的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木槿花的心腹,会得到木槿花的重用,然而徐倩只是三言两语,就让他明白,木槿花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他,并没把他当心腹看待。?

这让他生出一种强烈的挫败感,难不成这个正科级的副科长,自己还要继续当下去不成?如果等到这次调整之后,自己还处在原来的位置,那可就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了。?

徐倩能够体会到张劲松内心的失落,她微微一笑,挨得他紧了点,一伸手将他揽住,把他的头部抱在怀里,轻轻『揉』着,温柔地说:“一脚踏进官场,你就要有承受挫折的勇气和心理准备。这条路,没有哪个人能够一帆风顺。起起落落是常事,做出成绩了升上去,那是好事,风头正劲的时候歇一歇,也不是坏事,别想着能够一路高歌猛进,能够在年轻的时候多些磨砺,对你以后大有好处。啊,总设计师还三起三落呢,最终还不成了一代伟人?”?

“我可不敢跟总设计师相提并论。”张劲松在她怀里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抬眼望着她道,“放心吧,我没事,你看我这样子,是经不起挫折的人吗?呵呵,在你去开发区之前,我舅舅从市委办被调到老干局之后,那段日子啊......嘿,我早就习惯了。”?

徐倩伸手在他脸上抚『摸』着,明白他说得轻松,实则心里还是不好受,便开解道:“好了,不说这个了,最近忙得一塌糊涂,难得今天晚上轻松一下,我请你喝酒......呃,跳舞去,怎么样?”?

“跳舞?”张劲松一张脸变得怪怪的,本准备说哪儿都不想去,可又一想,这是徐倩对自己的关怀,他也不能让她太担心,便坐直身子,道,“还是唱歌去吧,好久没唱歌了。”?

徐倩听到张劲松没有直接说去喝酒,心里就轻松了许多,点点头:“那行,去唱歌吧,好好帮你训练几首歌,免得你以后陪领导的时候唱歌都找不到一首不走调的。”?

“陪领导的时候就是不要唱得好,唱得好了如果领导不会唱,那让领导情何以堪哪?”张劲松笑着说,手在沙发上一撑,站了起来,“走吧,想去哪儿?今天我请你,地方随你挑,咱这次只挑贵的不挑对的!”?

徐倩站起身,媚了他一眼,半是玩笑半是吃味地说:“有钱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啊,财大气粗的。”?

张劲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那个正牌女友是相当有钱的,在徐倩面前一句话没注意到就容易引起她旁的联想来,他笑了笑,把话岔了开去:“我一直都是才大器粗,呃,才华的才,器官的器,才大器粗,对这一点,我相信你是深有体会的。”?

徐倩被他这话逗得心情好了起来,捏起粉拳就往他身上捶着:“你怎么变得这么下流了呀,坏透顶了。”?

张劲松就一把搂住她,让彼此的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脸对着脸,动情地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就下流一次吧,我好想了。”?

徐倩其实对跳舞唱歌之类的也没什么兴趣,刚才只是为了不让张劲松沉闷,现在见他眼中真的**『迷』漫,便觉得他这个要求自己没法拒绝,或许,这种发泄比唱歌喝酒还要有效果吧。?

虽然徐倩现在一点上床的兴致的都没有,可她还是顺从地点点头,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还主动吻了他一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