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44、常委会的争吵及张劲松的去向

144、常委会的争吵及张劲松的去向

靠,一句话就引来部长大人这一通火,张劲松冤得慌,明白自己表忠心的方式不正确了,怎么就没想到自己那么说,有质疑领导决定的嫌疑呢?

都怪昨天晚上喝酒喝得脑袋糊涂了,居然犯了这样的大忌!张劲松后悔着,做好了挨一顿臭骂的准备,想着等部长大人骂过后心气舒畅了,他再道歉认错请求领导原谅。

木槿花狠盯了张劲松几秒钟,继续冷冰冰地问:“你认为组织上是欠考虑?”

“不是,没有。”张劲松来不及深想部长大人今天怎么这么不顾身份穷追猛打,赶紧一脸惶恐地说话了,他知道这时候用别的方式可能都效果不怎么样,便使了个不要脸的赖皮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一定,坚决执行组织上的决定,我只是,我就是舍不得您,我还想在您身边多学习......”

说着这话,张劲松就满脸真诚地望着木槿花,目光中尽是不舍的意味。

“哼,就知道耍嘴皮子!”木槿花脸色未变,但语气却缓和了许多,“你也不是个新进来的组工干部了,还想跟组织上提要求讲条件?开发区那边应该会增补个副主任,你既然不想回去,那就不回去!组织上尊重你的个人意愿!”

一听有这好事,张劲松揪心不已,再次后悔了,靠,开发区的副主任,那可是副处级啊!虽说组织部的人见官大一级,可就算是当了干部一科的科长,今后外放的话,也只能外放个行局或者区县的副职,跟现在就到开发区干副主任相比,哪个划算,一目了然啊!

领导啊,你要早说是让我去开发区当副主任而不是干招商局长,那我肯定满口答应了!不带这么调戏人的啊!

只不过自己刚才话已出口,这时候就算是悔青了肠子也没用了,张劲松脸上肌肉扯动了几下,强忍着万分心痛的感觉,伪心地谦虚道:“开发区副主任这个位置很重要,需要有能力有经验的同志才能胜任,我年纪轻资历浅,有些方面还不够成熟......还想呆在您身边,以便于时时聆听您的教诲,提高自身各方面的能力......”

木槿花深深地看了张劲松一眼,没被他这表演成分很浓的姿态所迷惑,也不再跟他多废话,摆摆手将他赶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张劲松就黑着一张脸,浑身上下没一处地方是舒服的。副处级啊,副处级啊!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真的对不起党和人民!

覃玉艳见张劲松脸色不好,便只顾埋头做事,不敢说话招惹到他,生怕自己成为了领导发泄怒火的对象。

张劲松没想对谁发火,只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冷静下来了,仔细一想,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郁闷的,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考上公务员才几年?上副科才多久?上正科又只多长时间?自己这个提拔速度已经快得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现在又上副处呢?不说自己只是被木槿花利用,就算自己是木槿花的直系亲属,都没那个可能的。木槿花身为组织部长,怎么会跟组织程序和干部任用规则过不去呢?那不是送上把柄给别人捏嘛。

刚才在她办公室,她应该是准备让自己回开发区干招商局长的,但自己一拒绝,她就拿那个话来卖人情了,还能弄得自己满心郁闷,以解自己顶撞了她的心头之恨。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他顿觉汗颜不已,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一旦关系到自身的前途了,那就成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自己好歹也是组织部门的工作人员,听到个副处级的位置空着居然就鬼迷了心窍想捞到手上,连干部任用的相关规定都抛到九宵云外去了,丝毫没去想自己够不够资格。这样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无地自容啊!幸好自己平时还有些原则,说出去的话不轻易吞回去,要不然刚才若是在木部长面前表现得对那个开发区副主任的位置有多眼热的话,可真就是丢脸丢大发了。

想通了这一点,他心里的郁闷也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对开发区新增一个副主任的关心了,这个位子,会落到谁屁股底下呢?开发区是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干部任用市政府的话语权相当大,但干部一科是对口科室,在开发区党工委班子成员,也有考核权力的,所以他肯定要关心一下。

只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他刚从木槿花嘴里听到,自然不方便问组织部内的相关人士,想着是不是给徐倩打个电话呢,让她也有个准备,正好借这个机会为昨天晚上的事情道个歉,夫妻没有隔夜仇嘛,他们虽无夫妻之名,却已有了夫妻之实,总不能今天晚上还不说话吧?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张劲松的思绪,看着覃玉艳接起了桌上的电话,张劲松就信步走出了办公室,掏出手机开始按着徐倩的号码了。

电话很快接通,徐倩的声音传了过来:“有什么事?”

这个语气不冷不热,显然昨天晚上的气还没消,但也不像昨天晚上气得那么厉害了。张劲松眼睛往两旁一扫,边朝过道一头走去边说:“有个事情要问你一下,你这会儿不忙吧?”

“说。”徐倩简明扼要地吐出一个字,开发区大主任的架子拿得相当足。

“你,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你吃西餐,秋水长天。”张劲松道。

徐倩等了两秒,才说出一句话来:“晚上我约了人。”

张劲松就明白,徐倩没生气了,不过却在耍脾气,他心中暗笑,这女人在别人面前颇有威严,很大气很有风范,但对自己,却还偶尔露出点小女人的姿态来。

“那等你吃完饭我去接你。”张劲松笑着道,“我今天给装修公司的打电话了,说就这几天可以收房了,咱们晚上看看家俱去好不好?”

徐倩果然就顺着张劲松的话来了:“不急吧,装好了还要通风几个月才能住。”

“可以先看看嘛,要不我一个人先去看,看到好的了晚上再跟你说?”张劲松温柔地说道,那语气仿佛昨天晚上什么不愉快都没发生过似的。

徐倩听到他这么说,就知道这小子是在道歉了,沉吟了一下道:“那行吧,我还有点事,就这样?”

“那行,晚上少喝点酒。”张劲松道。

“知道了。”徐倩说了三个字,没再等他多言,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张劲松嘴角就浮现出丝丝微笑,虽然没有把从木槿花那儿得到的消息说给徐倩听,但能够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摆平,等到夜里在**再面对面地讨论事情,才更方便。毕竟这个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徐倩这儿不用再心烦了,那就只剩下武云那里了,他很想找个电话给武玲,看看武云有没有跟她说什么,可又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想来想去,这个电话他还是没打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