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45、激战终定锤,二女施恩威

()

()145、激战终定锤,二女施恩威

木槿花这个话一说出来,会议室里顿时就安静了,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木槿花,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间会冒出这么个提议。

原本是要讨论拨款的问题,进而牵扯到紫霞山旅游开发的发展方向和由哪个单位具体负责,现在怎么一下变得像是在研究人事问题了呢?还是一个科级干部的人事问题!

在市委常委会上讨论一个科级干部的任用,木大部长您当这儿是县委还是区委啊?又或者您觉得这个跟搅屎棍差不多的家伙在正科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可以提副处了?

在坐的人可以说就是随江市的核心权力圈子了,随江市那么多正处级干部他们可能都记不完全名字,但对于张劲松这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他们却是都有一定了解的。

当初以副科级招商局长的身份干下原市城建局局长江南山,那在底层算威猛,可在市领导层面来说,记住他名字的还真没几个,但紧接着原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被『逼』得离开,张劲松这个名字就算是真正被随江市的领导层记住了,而随着武玲高调宣布张劲松是她男朋友之后,张劲松这个名字,这些人是想忘记也难呐——倒不是因为武玲的钱太多被这些领导们惦记上了,而是因为武玲是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的妹妹。

圣金鲲公司刚来随江投资之际,没几个人知道武玲和武贤齐的关系,可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有心人,能够混到市委常委这个位置上,他们都足够精明,在省里都有些关系,所以没多长时间没费多少工夫,便知道了武玲是什么人。由于这一层关系,他们对张劲松都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了解,虽说不一定要通过他拉近和省委组织部长的关系,但也别糊里糊涂得罪了他啊——上一任市委组织部部长王本纲那可是相当惨痛无比悲催的前车之鉴哪。

基于这种种缘由,在座的常委们不仅仅知道张劲松是谁,而且都知道张劲松现在在市委组织部,大部分还知道他在组织部的职务,少数几人还知道他同时兼着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所以对于他正科的级别,也没几个人不清楚的了。

正因为清楚了张劲松的基本情况,所以众人就弄不懂木槿花要干什么。若说把张劲松从组织部外放,放出去到旅游局担任个科长,级别上倒是没问题,可问题是,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打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的脸啊——组织部的人,哪个外放的时候不把级别提一提?轮到武部长的准妹夫了就平调,有这么干事的吗?

可若是要提级别,怎么提?副科一年就上正科,正科还不到一年就提副处?别说只是省委组织部长的准妹夫,就算是他亲儿子,恐怕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不讲规矩吧。好吧,有背景的不按规矩强行提拔的事情确实不少,但这是地级市,处级干部已经能算得上个人物了,可不比京城那种厅级干部一抓一大把的帝都呢,总得注意点影响不是?

见众人都望向自己,木槿花却没丝毫怯意,笑了笑道:“一帮子大老爷们都这么『色』眯眯地盯着我干什么?我跟你们说啊,我可是有老公孩子的人......”

众人都笑了起来,凝重的气氛一下就轻松了。要不说女同志在说话方面有着天生的优势呢。这种严肃的场合,也就她适合说这种玩笑话来调节气氛。

这一笑,也就好说话了,由于旅游局是『政府』序列的,所以这个人事方面的事情,别人也不愿先出头,要么喝茶,要么拿着笔在本子画着乌龟,都等着『政府』那边的三个人先说话。

『政府』方面,高洪自然不会在这时候轻易开口,瞿奇山倒是可以说,可他皱着眉头作冥思苦想状,仿佛这个问题能够影响到随江今后几十年的发展一般重要需要考虑几个月才能理清头绪似的,压根就没说话的意思。

屈玉辉身为常务副市长,这时候只能出来说话了:“木部长,我有个问题没听明白,啊,你说想让张劲松同志去旅游局,唔,这个,旅游局班子应该已经配齐了吧?”

他这个话,就是问槿花想把张劲松放在什么位置上,你该不会真想提拔他到副处级进旅游局班子吧?

木槿花敢在会上提这个建议,自然对旅游局的基本情况是相当了解的,她接过话道:“旅游局党组现在只有四个人,另外有两个没进党组的,一个工会『主席』和一个副调研员,年龄普通偏大,缺乏活力......刚才屈市长也说过,这些年旅游局的工作就没什么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紫霞观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没有开发起来?我看跟旅游局班子缺乏活力有很大关系,啊,我认为把张劲松同志充实到旅游局班子里,会给旅游局带去新思路新活力,我们随江的旅游事业也会迎来新发展新气象......”

市委秘书长杨宇咳嗽一声,接过话发表意见了:“我认同木部长的意见,我和张劲松同志不熟悉,但是我知道他。啊,在开发区的时候,他引进过不少大企业,搞招商引资是把好手......搞旅游开发,重点还是要在招商引资这个方面做文章,但是,也要跟上级旅游部门多沟通,我看啊,让张劲松同志去旅游局,把这两方成都兼顾到了,开展起工作来,肯定事半功倍......年轻就是好啊,敢想敢干,也会想会干,而且还有精力想,有精力干!这样的人才,应该要大胆启用......”

杨宇在常委中的排名比较靠后,但他是秘书长,是书记最倚重的人,一般来说,在常委会上,他的发言往往也就代表了书记的意见。别的常委看到这一幕,心里就明白了,木槿花这个提议,肯定是先和书记沟通过了的,况且张劲松背后还有个省委组织部长,去旅游局这种小局,又没干涉到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也不愿同时得罪市委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长,便有几个人跟着表态赞同了木槿花的意见。

“咳咳。”市委副书记张翠玉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之后,他一本正经地对木槿花道,“木部长的提议确实有道理,对张劲松同志的能力,我也是不怀疑的。不过现在有个问题,啊,张劲松同志是去年下半年才从开发区到组织部的吧?现在一年时间都还没到就另任要职,会不会草率了一点呢?啊,还有一个问题,他太年轻了,虽说我们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对干轻干部要大胆使用,但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去年临来组织部之前才提的正科级吧?木部长,是不是这么个情况?”

木槿花皱了皱眉头,还是点头道:“是的。”

“这正科一年时间都没到就上副处,不合规定啊。”张翠玉脸就冷了起来,“木部长,组织工作的重要『性』我相信你也明白,可不能马虎呀。一个把握不好,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和损失,我们都难以承受哪。”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