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48、公示期

148、公示期

安排徐倩和石三勇坐一坐,张劲松自然知道这时间是越早越好,像这种好事情,早作准备虽然不一定就能够抢到手,但搞得迟了,说不定早就落到别家去了。所以在第二天的时候,他就给石三勇打电话了:“三哥,晚上有空没?”

石三勇很痛快地回答:“你打电话了,我就是没空也得有空啊。有什么事?”

“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请客。”张劲松笑着道。

“行,都有谁啊,你得先给我透个底,我好有个准备。”石三勇不愧是干了多年公安工作的,很是警觉,虽然张劲松话里并未透出什么来,但昨天才一起吃饭,今天他又要请客,肯定不同寻常。他是公安局副局长,一般情况下,张劲松如果在公安方面有事要找他帮忙,肯定在电话里先就把事儿说了,不至于专门要请吃个饭,那么今天晚上这个饭,很大的可能应该还有别的人。

石三勇倒是没想到徐倩,他以为张劲松要给他介绍紫霞山的投资商认识呢。虽然张劲松还没去旅游局当副局长,但他知道,在市委组织部这次的竞岗之前,张劲松就已经拉了投资商过来紫霞山考察过了的。

张劲松云淡风轻地说:“你认识的,开发区徐主任。”

“兄弟,你,你给我透透底。”石三勇的声音就显得跟刚才有一丝丝不同了。

张劲松自然不会给他透什么底了,由着他自己乱猜去就行了,毕竟这个事情,还要等徐倩和石三勇见过面之后才行,若是徐倩对石三勇不满,那后面就没戏了,他现在要透露点什么出来,不合适。

若是石三勇自己联想到了什么,那不关他张劲松的事,他也只是个正科级干部,帮人忙也得量力而行不是?

“就是吃个饭,行了,我这儿要忙了,再联系。”张劲松说了一句,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其实打这个电话,他就已经给石三勇透了信息出来了,要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只说晚上一起聚聚,没必要点出徐倩的名字来。毕竟他跟石三勇还是有些交情,也希望石三勇能够更进一步。当然了,石三勇如果当了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对徐倩也肯定是有好处的。

将手机放下,张劲松嘴角就露出一抹微笑,这时候石三勇恐怕心里真的跟猫抓似的吧?自己这没头没尾的一个电话,也不知道他最终能不能想到开发区公安局那事儿上面去,毕竟,现在对公安系统来说,开发区分局的成立,也是个热点事件了。

石三勇确实往开发区公安分局上面去想了想,但他却又觉得不太可能,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第一任局长,市局孙老板不可能让给任何人的,徐倩虽然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但想要从孙老板手里抢夺,他觉得不可能,哪怕她是市长的情人,也没可能!

所以,这个可能被石三勇否定了,但又想不出别的理由,他最终也只无奈地决定不去多想了,到时候见面了再说。毕竟能够和徐倩一起吃饭,对他来说,也是个机会,他只是武仙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而徐倩却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不说跟武仙区区委书记一样,但跟武仙区区长相比,也是不弱多少的。

并且,徐倩是女人,又那么年轻,前途还是很可观的,跟这样的人结交,对自己没坏处。

尽管不知道张劲松和徐倩为什么会突然间要同他一起吃饭,可石三勇也明白,这个事情不适合跟别人说,所以他一个人都没带,只身赴约。

说是赴约,他其实去得最早,毕竟徐倩的级别摆在那儿,能够通过张劲松传话要和他吃个饭,他如果真以为徐倩是求他办事而摆起了架子,那也太不识好歹了。所以快下班的时候,他就问了张劲松吃饭的地方,然后提前赶到了,在门口等着。

徐倩没有坐她的配车,而是坐着张劲松的车过来的。石三勇看着这车过来,脸上就堆出了微笑,等到车停稳,他便一步步走去,虽说不像面对市局领导那般赶上前去开车门,但在徐倩下车的时候能够在车旁相迎,也是一种态度。

看到徐倩从副驾驶坐下车,石三勇就微微愣了愣,她怎么没坐后排呢?不过这个问题他也没去深想,马上微笑着打起了招呼:“徐主任。”

“石局来得早啊。”徐倩点点头,应了一声,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

“刚刚到,刚刚到。”石三勇客气道。

“主任,石局,咱们还是进去吧,这外面太阳有点大。”张劲松下了车,笑着道。

进了包厢,自然是徐倩坐在上首。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张劲松已经告诉过她了,他约石三勇,并没有告诉他到底有什么事。在这种情况下,石三勇能够有这表现,也算不错了,如果石三勇是想到了原因这么做,那就表明这家伙还不笨,并且对自己有投诚之意;如果石三勇没有想明白原因,那他对自己这么客气,也表示这家伙不是那种难打交道的人,再看看,若可用,那就跟孙坤沟通一下,至于孙坤会不会用他,就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由于人少,而石三勇跟徐倩虽然认识,但毕竟不是很熟,摸不透徐倩的性情,所以在酒菜上来之前,他都没怎么和徐倩交流,好在有张劲松在场,气氛倒也没有沉闷。

等到酒菜上来,张劲松敬过第一杯酒之后,石三勇就比刚才进入状态许多了。他毕竟也是个公安分局副局长,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不少,跟人打交道的手段自然是不缺的。今天要是另换个正处级的男领导过来,他就会轻松许多,对着女领导,很多话不好说,很多手段没处使啊。

等到张劲松敬过酒之后,吃过两口菜,石三勇就往自己杯中满倒了一杯,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对徐倩道:“徐主任,我敬您,感谢开发区一直以来对我们分局工作的支持。”

刚才张劲松敬酒,三个人是一起喝的,但两个男人都喝光了杯中酒,徐倩却只喝了一小口,所以不用添酒,端起杯,她也不起身,只是抬手压了压,道:“坐下喝,坐下喝。来,我要感谢武仙公安分局的同志们为开发区广大人民群众和投资商的生命财产安全保驾护航,开发区能有今天,离不开石局这样的公安战线的同志们的努力。来,我敬你。”

“我敬您,我敬您。我干了,您随意。”石三勇并没有依言坐下,而是一口干了酒,然后才坐下来。

徐倩朝石三勇点了点,一口就将杯中剩余的酒喝掉了。这一下,就算是给了石三勇极大的面子了。通过这杯酒,徐倩就释放出了一个意思,那就是要石三勇不用太拘束,这个意思是真实的传递,而不像嘴里所说的那种不要拘束。在酒桌上,领导嘴里说随便点,其实是不想让人随便,而通过喝酒或者别的动作做出的暗示,明白其中关窍的人,都能够看得懂的。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