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49、乐极,生悲

前段时间来过随江,对紫霞观吴道长相当信服的宝岛富婆李淑汶要再次来随江了,来的时间,正是随江招商团赴香港前一天。这次李淑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陪着她的父亲一起来,她父亲名叫李岳云,是随江人,当年跟随中正公从大陆撤往宝岛的军人,官至少将后却突然下海经商,打下一份大大的家业,控股多家上市公司。现在是宝岛旅游业界的执牛耳者,除了宝岛外,在南洋也有很多投资,涉及旅游景区、旅游公司、酒店以及航空业,在全世界华人商界中,也是相当有份量的。

由于李淑汶的父亲身份比较敏感,所以这次回乡,并未低调,而是和相关部门沟通了一下。这一沟通,省委统战部就非常重视,随江市方面都出了人接待,而市委统战部则和组织部沟通了一下,木槿花亲自找张劲松谈话,叫他这次不要去香港了,现在要留在随江,协助省市领导做好接待工作。

张劲松就相当惊奇了,这个事情省委统战部都出面了,市里也相当重视,他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居然还会被市里给惦记上。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就释然了,毕竟这次过来的有李淑汶,而李淑汶上次过来随江到紫霞观呆了那么久,还透出了点想投资的意思,市里领导只要不是傻子,这时候都肯定希望把他张劲松留下来,跟李淑汶继续深入地接触。

毕竟,他张劲松搞招商有一手的名声可不是虚的,而李淑汶也是他第一个人接触的,现在李淑汶再次过来,由张劲松出面陪同,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了。

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张劲松不禁无奈地摇头,香港是去不了了,不过也不是坏事,李淑汶在这个当口过来随江,阵仗还搞得这么大,而自己又正在去旅游局上任之前的公示期,不得不说,这人哪,人品一好,运气真是挡都挡不住啊。

自己还想着先去香港拜访一下罗家少爷的,却不料李淑汶居然过来了,要是这一次直接就把投资意向定下来了,那可是对自己上任旅游局副局长的一个好彩头啊。

想到这儿,他这心里就有几分美滋滋的了。

晚上窝在徐倩的身上看电视的时候,张劲松咂巴着嘴巴道:“唉,本来想走走口岸长长见识看看资本主义社会是个啥样子,可是这临出行的,又去不了了......倩姐,你说我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浑身上下都攒满了社会主义优越感......”

“哪儿来那么多怪话?”徐倩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是不是兴奋过头了?我告诉你啊,这次李岳云过来,你一定得好好把握住机会,千万不能大意。争取搞个开门红!”

“我一定尽力。”张劲松头动了动,动得徐倩胸脯上一晃一晃的。

徐倩伸手捧着张劲松的脑袋,抱得他更紧了一些,道:“你别不当回事,我知道你搞招商有一手,李岳云对随江肯定也有些感情,但是,有个问题你不能忽视,这次李岳云回来,知道的人很多,不排除有些变数。商人重利哪。”

张劲松听得皱了皱眉,徐倩这个话他明白,李岳云毕竟是个商人,如果别的地市有更好的项目,那么他极有可会跑到别的地市去投资。李岳云是随江人不假,可同样的,他也是石盘人嘛,只要在石盘省内投资,那都算得上是支持家乡的建设,省里都会很重视——身在宝岛的石盘人,现在的巨富,以前又是**少将,这样的身份,由不得省里不重视。

想到这一点,张劲松皱头便又皱了皱,觉得确实应该引起重视,李岳云一家人在随江的时候,自己可得用心陪着,别让别的地市过来人挖了墙脚。嗯,除了防备别的地市,还得防备随江市的几个区县,特别是安青县!

因为,确实一点说,李岳云是安青县木树脚四脚峪村的人,大树脚就是现在的巨木镇!呃,安青县要重点防范,巨木镇也要重点防范。妈的,邓经纬现在就是巨木镇的镇长,而且还是市委宣传部长的亲戚,又跟市委统战部长交好,并且邓经纬现在正急着出成绩!啧,兄弟归兄弟,可这种好事,亲兄弟也是没法相让的,老邓啊,你可别跟我过不去啊。

......

由于张劲松觉得这次李岳云回家乡的事情搞得声势浩荡会引来许多狂蜂浪蝶破坏自己招商引资搞旅游开发的大计划,所以针对这次的接待工作,他除了认真了解和分析市委市政府的相关准备和布署,还自己制订了一系列的的计划。甚至,他还给黄欣黛打了个电话,狠磨了一会儿嘴皮子,硬是让她答应到时候过来随江助阵——上次李淑汶过来,他可是看出来了,这个李淑汶和黄欣黛的关系颇为要好,有黄欣黛助阵,他至少能够和李淑汶多一些单独沟通的机会。

上次就留了李淑汶的电话号码,张劲松给李淑汶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他先自报了家门,然后马上说自己是紫霞观吴道长的徒弟,又说自己是黄欣黛的朋友,没有提到自己公务员的身份。

“张科长呀,你好你好。我记得你,你不用这么麻烦作自我介绍嘛。上次在紫霞观,我很开心,要谢谢你的招待哟。”李淑汶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开怀的笑意,话也说得比较客气,跟第一次见面时给人那居高临下的态度有了相当大的差别。

“哎呀,李总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您是我老师的朋友,也就是我朋友,别说什么谢不谢的,只要您开心就好。”张劲松的漂亮话那也是张嘴就来,“上次您一直在紫霞观修心悟道,没带您到随江到处走一走,我一直都挺遗憾呀。”

李淑汶就笑着道:“人生总是充满遗憾的,上次确实是没时间,但是没关系啦,这次过来,再走一走,我父亲想到紫霞观里住几天,吴道长最近没云游吧?”

张劲松道:“没,家师最近都在观里。我昨天上去了,说到您,他非常感谢您对道家文化的支持。”

李淑汶道:“哎呀,一点点心意,吴道长太客气了。对了张科长,我想请教个事情,吴道长平时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张劲松就暗暗叹息,啧,师父还是有魅力啊,这个李淑汶居然想送礼物给他了?看来还是道士和尚这类人,容易让人产生信任感呢。

张劲松本想说师父现在已经体悟了自然之道,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可转念一想,这何偿不是个和李淑汶拉近关系加深感情的小细节,便笑着说了师父喜欢喝一些不同的茶,这个喜欢相当雅致,不会破坏师父得道高人的光辉形象。

果然,听到张劲松这么一说,李淑汶的声音就又显得开怀了几分,并且亲近了几分,再几句话后,居然不要张劲松叫他叫李总了,而让称其为汶姐。

张劲松巴不得她这么说,赶紧就这么叫了声。心里对说服李淑汶的投资,又能多了一丝丝把握。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