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150、市委书记的威胁

150、市委书记的威胁

由于宝岛这个岛在政治上的特殊性,再由于李岳云这个人曾是x军少将的身份,注定了其此次回乡,会受到颇多的关注。而正是因为这份关注,安青县的县委书记顾亚州和县长裴振华都把这个事情当成了一次政治任务来看待,这个政治任务完成得好,那好处肯定是不小的。如果完成得不好,怎么可能呢完成不好呢?不就是个在家乡没了亲人的岛胞返乡忆苦思甜祭拜祖宗吗?这有什么难度呢,给他足够的礼遇和尊重,让他享受到衣锦还乡的体面和尊荣,这事儿不就行了嘛。

顾亚州和裴振华怎么都没有想到,眼看着都要进村了,这位卸甲从商了的李将军突然心血**要下车看看,就弄出了这么一出莫名其妙的场面。

几个警察一见这局面,下意识地就往那少女跑了去。

李岳云见状,大喊一声:“保护她。”

话音刚落,几个保镖便朝那女孩子蹿了过去。

张劲松被这一幕弄得有点莫名其妙,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他头微微一侧,见到身旁的邓经纬脸色异常难看。

这时候,陈继恩的目光已经盯上了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孙坤。

孙坤冤得想撞墙,那几个警察不是他指示跑过去的啊,不过出了这种情况,李岳云你喊那个话是什么意思嘛,难不成我们还会对那个女孩子不利吗?不过现在明显不是埋怨人也不是解释的时候,他在陈继恩目光看过来之际,就准备出声喝止,却不料这时候,安青县公安局局长左正却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大声喝喊了起来:“你们几个别跑在一块儿,散开了散开了,这个季节蛇虫多,别让蛇虫惊到了李先生。”

这话一喊出来,在场许多人包括省市媒体的随行记者就忍不住抿着嘴偷偷笑了,这家伙还真会搞笑啊,有你这么帮人赶蛇的吗?不过这个借口虽然低劣,但总算也是个理由,将刚才警察跑过去而李岳云大喊“保护她”三个字时的那份尴尬给化解了大半。

顾亚州可怜巴巴地望着陈继恩那张黑脸,怯怯地叫了声:“书记......”

“哼!”陈继恩冷哼了一声,一句话的指示都没有,迈步就往前走去,走到李岳云身旁时,铁青的脸已经换成了淡淡的微笑,看着面前倔地跪在地上的少女,和蔼可亲地说,“这位,同学,你是谁呀,怎么会认识李先生?起来,有什么话起来说。”

这时候,李岳云已经平静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大约十**岁的少女,没有像刚才那般激动,也没有说话。他在等女孩子说话,他也在努力地回忆着姐姐的模样,似乎跟眼前的少女很像,又似乎不像,模糊、混乱。

他确实很想回来找到姐姐,找到亲人,可是石盘省反馈的信息是,找不到他的亲人了,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个女孩子来,虽然叫出了他的小名,说出了她姐姐的名字,那也不能表明就是他的亲人啊。

他很想找到个亲人,但并不表示他希望被人骗。

在李岳云还没从宝岛动身来大陆之前,石盘省方面就一级级往下下了指示,要尽最大可能帮李岳云找到他的姐姐李云妹,若李云妹过世,那也要找到她的后人。只是花了许多功夫,却确是没找到这个人。

据四脚峪村现在年纪相当老的两个老人回忆,那个时候在四脚峪村,李姓只有两户人家。其中一户生了三个女儿,另一户生了两女一男,但夭折了一个女儿,那户人家的儿子还没成年就被抓了壮丁拉到前线打仗去了,后来那户人家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搬走了,至于搬到了哪儿去,他们无从得知,对于那两户李姓人家的人都叫什么名字,他们更是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在那个年代,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到这山村外面走一走呢。

说不定李云妹跟随父母搬离四脚峪村之后就改了名字了呢?又或者那一家人在搬家后没多久就都不在人世了呢?毕竟,当年的随江,也受到了战火的波及了的啊。就算没在战火中丧生,在战争结束之后,共和国又经历了那么一段令人不愿回忆的岁月,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那段岁月里饿死了或者是出了什么变故呢?

一切,皆有可能啊!只有寻找到目标的希望,变得没可能了!

李岳云也知道隔了这么久,真要找不到,也是极为正常的,就算是没了亲人,他也得回乡看看。人老了,难免时常思乡,落叶归根的感觉一天比一天浓,就算找不到亲人了,可四脚峪村还有他们家的祖坟。

然而世事就是这般奇妙,他已经没想找亲人了,却突然跳出来个人自称是他的亲人。这事儿透着几分诡异,他没认为这是地方官们故意为之,但却不排除有人知道了自己回乡的消息而精心策划这么一出,毕竟,自己的身家摆在那儿啊,随便从手缝里漏一点出去,都够许多生活几辈子的了。

所以,尽管这个女孩子叫他叫二舅公,并且叫出了他的小名,可他还是没有马上相认。

“我叫杜小娟。”女孩子依然跪在地上,抬起头,一脸悲愤,两眼中泪流滚滚,看了看陈继恩,又把目光对准了李岳云,呜咽道,“二舅公,我,我奶奶真是......”

“你奶奶还在吗?”李岳云打断她的话道。

“奶奶......不在了......”杜小娟看着李岳云,没有如同众人所设想的那般拿出个什么几十年前的物什来做证据,而是断断续续地哼了一几句类似山歌却又不像的调子,那曲调,在场的人没一个人听过。

李岳云浑身一震,他听懂了,这声音,似乎也变成了姐姐的。

他的心乱了,他在这儿呆不下去了,扭头看向陈继恩:“陈书记,我想和她谈谈,单独谈谈。”

陈继恩眉头微不可觉地跳了一下,但也没拒绝,点头道:“这样吧,回县里去,也让小杜休息一下,这儿......”

李岳云本想就在这儿问,可毕竟自己身份不一样,而且这次陪着一路过来的还有石盘省内的官员,他也得顾及到别人的想法,便点点头,看着杜小娟道:“孩子,起来,起来。”

杜小娟很听话地站了起来,没有再闹着要认亲戚,但眼里的泪水却还在往外冒着。

有了这个插曲,车队就地调头,没进四脚峪村,直奔县里而去。一行人住进了县里最好的酒店,酒店里里外外都暗布着警力。

酒店最大的一间套房间里,李岳云父女正跟杜小娟谈话,杜小娟知道李岳云不会轻易认自己,她便把奶奶平日里提到的一些不多的有关这位舅公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其中不乏一些只有李岳云和姐姐二人才知道的小秘密,甚至是李岳云被抓壮丁的时候喊的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到了这一步,李岳云也算是基本上相信了她的话,如果有人要冒充亲戚,不可能说得出那么多事情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