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51、黄欣黛有双修的天赋

()

()151、黄欣黛有双修的天赋

张劲松很想跟陈继恩理论几句,可他知道不能那么干,身在官场,他明白受委屈是必然的,跟领导讲道理是讲不赢的,并且吃亏的终究还是自己。所以他忍了,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为难,带着种马上就要英勇就义的悲壮,点头道:“是,我一定坚决执行书记的指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陈继恩脸『色』这才缓和了些,点点头道:“嗯,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劲头和胆『色』,要细致用心,克服困难,一定要把事情办好,不要有思想包袱,市委是你坚强的后盾。”

杜小娟说家离这儿不远,走过去就十来分钟,李岳云就表示不要车,一路走过去。对于李岳云这个要求,随江方面当然也不好拒绝,只能同意,心里把杜小娟恨得不行,十来分钟,说得轻巧,就这十来分钟,我们得担多大的责任?

张劲松陪着这些人慢慢地走着,暗处有公安局的人,明处还有李家父女的保镖,他陪在一旁,与其说是保障宝岛客人的安全,倒不如说是代表了官方的一个态度。

路程确实不远,就算走得不快,到杜小娟家里的时候,也只花了十五分钟。

杜小娟的家位置不偏,但院子里那几幢楼可是有些年代了,从外墙上的斑驳及窗户式样可以看得出来,建筑时间不会迟于九五年——随江各区县城里的房子,从九三年以后,基本新建的楼房窗户都采用了大窗,并且用上了防盗网,取消了那种一根根钢筋直接贯穿窗户上下的防盗措施。

这个院子里只有三幢七层的楼,没有门卫,楼道很窄,也没有楼道灯,每个人都掏出手机来当手电筒用,一路上到五楼,李岳云都没说话,李淑汶和张劲松还有杜小娟交谈了几句,对这个居住环境颇为感慨。

看着李岳云对着杜小娟『奶』『奶』的照片默默流泪,看着李岳云和杜小娟父亲相认时杜小娟哭成了个泪人儿,听着杜小娟父亲的嚎啕大哭叫着亡妻的名字,张劲松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生命真的太脆弱了,那肇事者实在该杀。

作为『政府』方面的代表,耳听着杜小娟父亲对着李岳云的声声哭诉,悲愤不已地怒斥当官的没良心只认钱,张劲松禁不住脸上发烫,义正词严地表示这个事情『政府』相关部门会认真调查严肃处理。

杜小娟的父亲对张劲松的话持怀疑态度,好在李岳云及时表示会处理好这个事情,而杜小娟也说省里的领导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市委书记亲自下了指示,杜父这才稍微平静了一点,继而又是一阵痛哭。

李岳云一直等到他哭完,才又问些他母亲和他外公外婆的情况,得知他母亲过世后就葬在县郊一处山坡山,而他外公外婆而葬在了武仙区紫霞山一处山地里(许多随江人还不习惯叫开发区,依旧把开发区归于武仙区的范围内)。

杜小娟这时候就马上说,明天她带着二舅公去祭拜『奶』『奶』和太公太婆,李岳云点点头。张劲松适时『插』话,说会安排好。这点事情,他都没必要请示领导,只要回去后汇报一下就成。对于张劲松透出的好意,李岳云也没拒绝。

回到酒店,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这中间邓经纬曾打了一次电话过来,他接过后说在忙再联系便挂断了。现在回来了,就回了个电话过去。

邓经纬接到他的电话,很直接地就说去喝个茶吃个夜宵,张劲松想了想,答应了下来。现在出了这个事情,别说巨木镇了,就算是整个随江市能不能吸引到李岳云的投资都是个问题,二人之间没了竞争,兄弟情当然得加深一点了。

是的,省市领导都发了话,要严查这个事情,一定会给李岳云一个交待,张劲松也相信这事情肯定会严办,那肇事者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是从严从重的惩罚,但是,不管如何补救,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它已经发生了,原本挺友好的一件事情已经出现了一条相当不愉快的裂隙,不管如何修补,都没法回复到原样的。

他觉得,陈继恩交给他的任务,圆满完成的希望,相当渺茫。临出门之际,他本想给黄欣黛打个电话,请求她明天赶到随江来,但看看时间,又作罢了,还是明天早上再打这个电话吧。

邓经纬请吃夜宵的地方不是小街上的夜宵摊,而是一处门面还挺大的瓦罐汤店。走将进去,张劲松发现里面人还挺少,上到二楼,居然还有包厢,实在令人意想不到。

邓经纬要了个包厢,坐下后点好东西,喝了口服务员端上来的茶水,笑着对张劲松道:“市领导很看重你呀,怎么样?陪了李先生一晚上,收获不小吧?”

张劲松苦笑着摇摇头:“邓哥你就别笑话我了,今天一晚上我都无地自容。唉,看明天你们县里是怎么个处理法吧,估计能难让老先生消气。”

“谁能想得到会遇上这种破事儿呢?”邓经纬忍不住骂了一句,“那狗日子真是缺德透顶了,生儿子没屁眼!判他个死判才好!”

“肇事逃逸,应该够不着死刑吧?”张劲松皱皱眉头道。

邓经纬高深莫测地一笑,道:“那种人渣平时肯定还干了不少别的坏事儿,现在看到他这样了,别人还不落井下石?到时候呀,恐怕就不仅仅只是肇事逃逸这一项罪名了。”

张劲松看了邓经纬一眼,觉得他这话是另有所指,但有些事情,不需要问得太明白,也不需要知道得太清楚,等到明天,结果就出来了。

“那倒是很有可能。”张劲松点点头,便换了个话题,“这会儿你们县里恐怕都吵成一锅粥了吧?”

“能不吵吗?大半夜的还在开常委会呢。”邓经纬摇摇头,“一个市委常委,一个市委书记,还有个省委常委都在县里住着呢,谁不心惊肉跳的?”

“这也是你们县的福气啊,平时怎么着也请不来这么多尊神吧?”张劲松笑了笑道,“省委那位常委大人是准备今天连夜回省里的,陈书记他们也是准备今天晚上回市里的,现在都在你们县里住着了,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呢。不知道别的县多羡慕你们。”

“老弟,你就别在这儿跟我说风凉话了。”邓经纬伸手朝他点了点,道,“现在闹了这么一出,咱们县是别想着从李先生那儿要投资了,只剩你的紫霞山一个项目,你心里痛快了吧?我告诉你,你痛快了,哥哥我不痛快,你得补偿我!”

“我的哥哥哎,你这才是风凉话!”张劲松一脸苦闷道,“我现在被陈书记抓了壮丁,你们这儿出的屁狗事儿,要我擦屁股,我都被『逼』上墙了,你说这都什么事儿......”

“你就得意吧。”邓经纬翻了个白眼道,“我告诉你,你少跟我来这套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管你那么多,反正这个事儿你得补偿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