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53、旅游局上任

夕阳尚在天边挂着,余辉从高空撒进城市,被一幢幢高楼抵挡,在地面上投下长短各异宽窄不均的阴影,光暗相间,泾渭分明,下班后的人们穿行其间,各自表情不一奔向不同的归处。

两台车驶出开出市委,驶过喧嚣的市区,往开发区方向而去。这两台车中坐着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所有成员,包括还在党校学习的科长邓如意。邓如意去向已定,等到党校的学习结束后,便去万申县做副县长,但由于干部一科的新科长还没有定下来,所以工作还没交接,目前他还是科长。

这次组织部各科室负责人调整,并没有全部都调了,还是有两三个科室没动,干部一科就是其中之一。

说起来,现在干部一科还被许多人盯着呢。原先众人还以为张劲松会把一科的担子担起来,但后来张劲松拟任市旅游局副局长,而邓如意眼看着又要走了,这一下,就有许多人对一科虎视眈眈了——突然一下空出一个科长一个副科长的位置,而且还是对口负责市直单位的一科,由不得旁人不挖空心思盯着。

其实还有人找关系找到了张劲松的头上,他们认为在干部一科继任的科长副科长这个问题上,说不定部领导还会征求一下张劲松的意见呢。自打张劲松拟任市旅游局副局长的消息出来后,组织部里的人都觉得张科长那就是木部长的绝对心腹,帮着推荐个把人,想必问题不大。

对这种事情,张劲松也显得很无奈,他在木槿花心中到底有多重的份量,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可是,真实的情况他却没法跟别人解释,真是被闹得苦不堪言。索性直接一个假请到去旅游局上任的日子,躲开了这烦人事儿。

这个假一请,也就标志着他要离开组织部了,所以,他想请一科全体同事一起吃个饭。邓如意接到电话,当即表示马上跟学校请假,出来一趟,坚决不让他请,说应该是科里请他吃,祝他在新的工作岗位努力奋斗,取得更好更大的成绩。听到邓如意这么说,张劲松也就顺势祝福了邓如意一番,一口一个领导的叫着,表示出了应有的尊重——毕竟邓如意马上就是副处级领导了,而他还只是正科级享受副处待遇。

请客的地点,自然放在了紫霞会所,二人都是要高升了的,这餐饭的场所自然也要高档一些才像个样子。

对于邓如意表示出来的善意,张劲松也没推辞,于是,便奔着紫霞会所来了。

“劲松啊,现在可要叫你张局长了。”酒菜上来后,邓如意没忙着喝酒,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满脸春风得意的微笑,不急不缓地说,“等到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咱们想要到山上去看一看,你可得给我们免门票啊。”

“领导,这个还用说?”张劲松笑了笑,站起身,举起杯道,“来,领导,我敬你一杯,感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关怀、爱护、帮助、指导......那个,总之一句话,非常感谢。”

邓如意也站了起来,端着杯子呵呵笑道:“还才说了四个词呢,我还以为你今天早上在家里背词典了。来,我也要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咱们相处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咱们组织部啊,我最佩服的就是你。”

“咱们可不准讲虚的啊,谁不知道你最佩服的人是木部长?”张劲松笑着道,毕竟这桌子上还有几个同事呢,他可不敢当邓如意最佩服的人。

邓如意心说这小子谨慎得有点过头了吧,不过张劲松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点头称是,不管他是在组织部还是下到县里去了,都不敢对木槿花这个组织部长不尊重啊。

二人碰了个杯,喝了酒,然后便又是其他人敬酒,都是先敬邓如意再敬张劲松,一个个都对这二人说着好听的话,仿佛这二人一个下区县一个进行局,就能够给万申县和旅游局带去翻天覆地的变化似的。

干部一科是组织部里的大科室,共有五个人,喝酒的时候,气氛还是很容易搞起来的,哪怕覃玉艳这个女同志,今天也显得很亢奋,没有说一句酒量小喝不得之类的话。

“小覃今天状态不错,值得表扬,来,小覃,我们喝一杯。”邓如意覃玉艳举起杯,转头对章向东和范秋生道,“老章、小范,以后你们可得多照顾着点小覃,咱们科里就一个女同志,你们可得保护好呀。”

章向东就说:“这是肯定的,就是小覃找男朋友,咱们也得好好帮她把把关。”

“覃玉艳要找男朋友恐怕不容易啊。”范秋生在一旁笑着道。

“我说范秋生,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覃玉艳瞪着道,“我就那么差劲?我怎么就找男朋友不容易了啊?”

“你激动什么呀,我又不是说是你差劲,我是说你眼界高。”范秋生挺了挺腰板,喷着酒气道,“你跟着张科长,啊,现在要叫张局长了,你跟张局长干了那么长时间,眼界得多高啊?一般的男人现在入得了你的法眼?”

这个话,张劲松是怎么听怎么不对劲,什么叫跟张局长干了那么长时间?这话都暧昧得没边了,比酒桌上的段子还让人想入非非呢。也不知道这是范秋生只是单纯地指干工作呢,还是借着酒意乱开玩笑。

“你说什么呢?”覃玉艳满脸红光,像是根本就没听出范秋生话里的歧义似的,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带着几分风情地看了张劲松一眼,随后一脸委屈地说,“不过呢,范哥你说得对,跟张局长这么优秀的人相处久了,找男朋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拿人家跟张局长比,这一比呀,啧,没劲,真的没劲!”

张劲松一听这两人越说越没规矩了,赶紧插话道:“赶紧喝酒啊,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把我捧上了天,这不让领导笑话嘛。”

邓如意自然不会跟着开这种玩笑,也插了几句话,喝了酒,才将这尴尬的玩笑给冲淡了。

吃完饭,几个人也没搞按摩没去打枪,而是跑去唱歌了。毕竟今天这日子,也算是给科里两位领导饯行,也就唱歌显得合适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唱完歌,邓如意就开着车带着章向东和范秋生走了,留下覃玉艳,只能张劲松去送了。

这个情况,张劲松比较无奈,但也没办法,总不能让覃玉艳一个女孩子坐出租车回去吧?

车里的音乐轻柔地飘扬,覃玉艳也显得很安静,跟吃饭唱歌时的疯劲儿大不一样,甚至就目光,都没多在张劲松脸上停留。

张劲松本想和她说几句话的,可想了想又作罢,刚才他已经感觉到了覃玉艳这丫头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他明白这丫头好像有点喜欢自己了,他可不愿跟她有什么感情纠缠,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的好,所以他也乐得轻闲,专心开车。

夜色如幕,深夜的城市照样灯火明亮,覃玉艳两眼看着车窗外面,心中略有一丝激动,但更多的却是失落和无奈。正如在酒桌上所言,她常拿一些男人跟张劲松作比较,但是真的没法比,越比就越显得张劲松的优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