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57、乱相

157、乱相

刚才见面的时候,叶枝荷一直在强调这个事情她没有错,她被人欺负了。这个话的意思,张劲松没去深想,但身为娱乐圈大姐大级别的王艳君却明白叶枝荷心里那半是硬气半是赌一把的想法,叶支荷遇到了这个事情,能够妥善解决则好,若不能妥善解决,那不妨硬气一些,借这个事情炒作一下,让自己的名字见诸各娱乐版头条,也值了。

是的,明星都不喜欢负面新闻,可是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的,负面新闻固然令人不喜,可其提高知名度的能力,却是比正面新闻要强大得多的。

现在很多人为了出名,还自己想方设法地搞出了许多负面新闻,并且自己花钱请媒体报道。像叶支荷这样的明星,自然是犯不着干这种事情,但现在这个机会摆在面前,虽说是负面的,可是运作好了,也不是不能变成正面的新闻。因为她打的是日本人,而由于抗战时期的仇恨,导致国人大多对日本没好感,只要从这个上面去想办法,那就坏事变好事了。

人心,真的很难琢磨呢,从这方面着手,说不定还会把叶支荷捧成个相当有血性有民族心的爱国女明星呢。

当然了,这个都是想象,至于是不是真的能够坏事变好事,谁也说不清楚。这个,可以说是赌一把,但是,如果龟田浩二真的逼人太甚,那这个赌,就真的值得赌。

叶枝荷话里透出的这个信息,石大夫等人都听出来了,但却不敢真的按这个意思做决定,只有王艳君敢这么干。

所以,王艳君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过她这么说,也不全是想着在媒体上操作这个事情,其中也有示威的意思,你不是要拿媒体拿记者来吓我吗?我不怕!要上媒体咱就上,咱上香港的媒体,把你们副市长也牵涉进来,看谁怕!

在内地拍了不少戏,王艳君也知道了些内地的情况,一开口就来了下狠的。至于自己用那个副市长的痛脚来威胁龟田浩二有没有效果,她就顾不上了,反正最差最差也就是今天晚上这事儿被那些记者狂写,又能坏到哪儿去呢?如果因为顾及到那个副市长,龟田浩二不再这么步步紧逼,那可就皆大欢喜了啊。

王艳君的话一出来,张程强脸色顿时就变了,这事儿真要被香港媒体一通发挥,那粟副市长还不把他给生吞活剥了啊?

脸一冷,张程强就气急败坏地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乱说话,乱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张劲松差点笑出声来,这个张程强看着应该是有几分能力的,怎么说话这么幼稚呢?想必这家伙平时不怎么上网,虽然跟网上那些被曝光出来的官员一样,说话怎么就这么不经过大脑呢?人家可是香港明星来的,而且还是一线大明星,会怕你这么个内地小城市的副处级干部的威胁?

“张局长别生气,啊,别动气。”张劲松就笑着道,“这个,王小姐嘛,也只是说一下事实,并没有乱说话嘛。”

被张劲松这话一打岔,张程强差点没闷死,狗日的你张劲松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还懂不懂得维护体制的尊严?当着外人的面,你这么和我顶,有你这么不顾大局的吗?

这时候,龟田浩二听了翻译的话之后,猛地站将起来,哇啦哇啦说了一通话之后,一脸怒容地拂袖而去。

张程强狠狠地瞪了张劲松一眼,也站起了身,一声招呼没打就跟着龟田浩二出去了。

这些人走,向伯仁也没去送,说实话,张程强一过来就以势压人,他这个所长也心里相当不爽,再加上他跟张劲松之间还有几分交情,心里就向着张劲松这边的,所以他就笑了笑,问张劲松道:“张局长,你看这个事情怎么搞?”

“让叶小姐交点罚款吧,人家远来是客,拍电影又那么累,总不能晚上还在你这儿过夜吧?”张劲松笑着道。

“这个,第一次嘛,啊,还是以批评教育为主,罚款也就是个手段,并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还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啊,我看,罚款就,不罚了吧。”向伯仁这一下就很好说话了,因为张程强气冲冲地走了啊,不是他不给张程强面子;而且张劲松说出这个话来,那意思就摆出来了,上面有人要问他向伯仁,只管推到张劲松身上就是。况且,这边上还有个徐倩坐着呢,这个人情不送白不送。

“该罚就得罚,这个钱嘛,由我来交了,啊,公是公私是私,要是你过意不去呢,等哪天有时间了,请我吃个饭也行。”张劲松哈哈笑道。

叶支荷从派出所出来,对张劲松很是感激,听到王艳君说龟田浩二可能会找记者,她也没显得有多惊慌,表现得颇为平静,显然对这个事情,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

石大夫要请徐倩和张劲松吃夜宵,张劲松自然是无所谓的,不过徐倩不想跟他们吃,二人便上车直奔粮食局宿舍了。当然,车还是停在超市停车场,没有进粮食局宿舍过夜,毕竟明天一大早,徐倩的司机就会开着车进院子来接她呢,而她司机,可是认得张劲松的车的。

这天晚上,张劲松和徐倩睡得很舒服,可有些人却是深夜还在网上奋战着。先是从几大门户网站的微博上有人发布了叶支荷在内地某城市拍戏被带进派出所的消息,随后被大量转发。不到一个小时,就有许多经过了网站认证的用户也发布了消息,说是经过从朋友那儿了解,确实其事,更有人将那个城市的名字点了出来——石盘省随江市。

随着讨论和转发的人越来越多,各种传言都开始了,对叶支荷有利不利的都有,当然,也有人甚至把叶支荷在酒桌上为什么打人的原因也写了出来,甚至弄出了一大篇文章发在论坛,还说其中有随江市政府一名粟姓副市长和旅游局副局长张程强。是的,粟文胜只出了一个姓,而张程强,却是出现了名字。

这个事情一出来,随江市政府的官方微博都快被艾特爆了。

第二天,网上的帖子很多都删除了,但是更多的帖子又冒出来了。而且,还有不少记者赶往了随江,去紫霞观采访、去市政府采访、去市旅游采访。那些记者的稿子不一定会很快发出来,但是,他们却是随时用手机发着微博,第一时间就将信息传播了出来,虽然不甚完整,可支离破碎的片断更能引起围观。

原本张劲松是不想出名,他只希望张劲松能够焦头烂额就行了,可是,也不知道叶支荷跟记者说了什么,到旅游局搞采访的记者没有采访到张程强,就打听着张劲松的名字来了。

张劲松这时候还不知道网上的事情,但记者一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就明白,龟田浩二和叶支荷交手了。这个事情,他只经历了在派出所的一段,但他不可能说出来,对于之前他不知道的情况,他就更不会说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