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58、愿意被利用

不过,在讨论分工之前,也要先和张程强、张劲松这二人单独沟通一下。他给张程强打了个电话,却不料张劲松还真的不在局里上班,躲记者躲到外面去了,而且在电话里,张程强气冲冲地对张劲松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大有如果田金贵不惩治一下张劲松的话,他张程强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式。

这通电话弄得田金贵又是一阵无名火起,狠狠地拍了一巴掌桌子,灌了半杯冰水才压下火气。

张劲松料到出了这种事情,田金贵肯定会找自己谈话,他早已做好了被田大局长怒训一番的准备,虽然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情确实有道理,但是却没有在外人面前维护好旅游局的形象,没有顾及到旅游局这个小集体的利益,这在官场上,是很不好的行为。打个比方,不管陈继恩和高洪在随江市里斗得如果欢乐,可到了外面,这二人始终都代表着随江的形象,不管心中怎么恨对方,表面上都不能做得太过火。

然而令张劲松没想到的是,他一脚踏进田金贵的办公室,刚叫声局长,田金贵就从办公桌后面转了出来,虽说不至于很热情,但也没有太冷漠,淡淡地点点头,道:“张局长来了?坐。”

张劲松本准备和他握手的,却见他一转身又面对着柜子去了。这一下,张劲松就弄不明白田金贵是个什么意思了,表面上看是对自己毫无恶意,可是却又连个握手的机会都不给自己,而看他现在这架式,似乎在准备给自己冲杯茶?

靠,我说田局长,您老人家这是玩的什么招数啊,小张我有点看不懂了。

有了这种疑惑,张劲松心里就更加不敢大意了,在官场中混,他自然知道人的喜怒不能只看表现的,有的人对谁心里越恨却表现得就越亲热,真要被其表面所迷惑了,到时候被人捅了刀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田金贵没去管张劲松心有多少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只是给他自己泡了杯茶,但却也没回到椅子上,而是就在沙发上坐下,将茶杯放到茶几上,看了张劲松一眼,问道:“办公室都安排好了吧?”

“安排好了。”张劲松中规中矩地回答。

“唔。”田金贵点点头,“有什么需要的,就找伍爱国,他办事还是很细心的。工作方面,你有什么想法?”

这个话,张劲松就摸不准田金贵是个什么意思了,他这是想问自己今后的打算呢?还是想试探自己什么吗?

沉吟了一下,张劲松就道:“局长,这个,我很惭愧啊。我还刚刚来,以前又没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对各方面的情况都还不熟悉。暂时嘛,还没理出个头绪来,正想着哪天跟您请教请教,看看要怎么着手呢。”

田金贵对张劲松的态度还算比较满意,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话锋一转道:“今天来了些记者,听说你还接受采访了?”

这个话一问出来,田金贵脸上自然而然就起了一股威严,眼神也一下就犀利多了。

张劲松就明白了,到正题了!他点点头,然后一脸唏嘘的表情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稍稍说了一下,不等田金贵开口,便紧接着道歉了起来:“局长,都是我不好,昨天酒喝多了,脑子里不是很清白,冲动过头了,请您批评。”

在组织部的那段日子,他面对木槿花和池坚强这二位领导的时候,已经习惯了不找客观原因的认错,不管有多大的道理,先端正态度道歉,等领导气顺了再讲,那才是明智的选择。

对张劲松这个态度,田金贵就很满意了。拿张劲松和张程强一对比,这差距就更加明显了。看看,张程强几十岁的人了,只是靠上了个非常委的副市长就无法无天了,而张劲松呢,人家是组织部木部长的心腹,省里又有大领导做靠山,听说女朋友亿万家财,自己年纪轻轻却对人很礼貌,很懂得尊重领导。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呀。

在市旅游局,田金贵虽然是大局长,但绝对不是一个特别强势的一把手,对副手有压制,可也算厚道。对于新来的副局长张劲松,他是很不爽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点点恨意的,但却并没有一点晾上十天半个月的再给其划定分管范围的打算。

在体制内混,混到正处级并且是单位一把手的地步,不管这单位重要与否,那都不可能是个蠢人。田金贵自然也不是蠢人,他只是现在没了后台,跟分管副市长还不对付,想再找个靠山,可年龄又大了,没哪个领导愿意收他这么个基本上没了前途的家伙。

在这种情况下,田金贵想着也就是在旅游局这一亩三分地上混到退休算了,不乱得罪不能得罪的人,不被人打击,那就够了。像张劲松这种年轻得不像话的家伙,他尽管心里讨厌,可也知道人家背后的人物是自己惹不起的,他也没想惹,张劲松过来的时候,他在会上那么说确实是有针对张劲松的意思,但也仅仅只是显露一下一把手的权威,要张劲松知道对他这个一把手尊重点。

他知道张劲松过来旅游局,是市委书记陈继恩要在退下去之前搞一个足以留名的工程——开发紫霞山的旅游。

这个事情相当大,他可不敢从中使坏,更何况,如果张劲松真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他这个旅游局长也脸上有光啊,毕竟他才是旅游局的一把手呢。

况且,由于张强程靠上了粟文胜之后着实蹦得欢实,对他这个一把手很不尊重,可他却拿那家伙没办法,正想着使个招让张劲松和张程强这二张碰上一碰,让那帮子家伙明白旅游局到底是谁当家,却不料这二居然就这么掐上了。

啧,老子是希望你们俩对掐,可是只限于在旅游局内部,没让你俩在外面掐啊,你们倒是快活,但丢的那是旅游局的面子!

所以田金贵特别生气,刚才更被粟文胜一个电话训了一通,他的火气就更重了,你粟文胜自己搞出来的狗卵事儿,不去和张劲松理论,居然朝我发火,妈的,老子就是后娘养的?而粟文胜的电话之后,张程强那个电话更是令田金贵火大。

生气归生气,田金贵在生气的时候,也在仔细分析着目前的情况,怎么做自己才能从中得到好处。毫无疑问,如果在这个关头,自己趁着张程强这个焦头烂额的时机,调整一下他的分工,让他把分管的东西给张劲松分一点,那么自己可算是把张程强,甚至是粟文胜都得罪了,不过,粟文胜对自己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就算自己做事处处顺着他的主意,他也不会念自己的好,得罪不得罪的,也区别不大。

现在这情况,张劲松明显是占了上风,要不然这小子怎么没有像张程强那么躲着不敢见人呢?如果在这时候,自己不借机给他分管点东西,那他会不会到木部长甚至是陈书记面前参自己一本呢?想到这个可能,他是真的有点胆寒。他不是特别怕分管副市长,可市委组织部长,他是真的怕,更别说市委书记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