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59、会上发难

()

()159、会上发难

叶支荷打日本人巴掌的事件在网上越吵越热闹,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质疑叶支荷的素质,可后来由于事情的因果关系一揭『露』出来,同情和支持叶支荷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时间,叶支荷都快要成了正义的化身、勇敢的代名词。

陆续还有记者过来随江采访,但这些,张劲松可就不会再多管了。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又不是主角,虽然叶支荷嘴里提到了他,可尽是感谢的话,再加上他先前接受了采访,又跟田金贵谈过话了,自然不可能再接受采访——要有大局观嘛。

市旅游局小会议室,伍爱国早早到场,今天局领导开会,由他来作会议记录。

局领导们也陆续走了进来,张劲松那张在这些人中间显得年轻得不像话的脸似乎格外引人注目,会议室里的人都会微笑着跟他说几句。而等到张程强沉着一张脸走进来的时候,会议室里就短暂地寂静了一下,显得很是沉闷。

张劲松觉得很怪异,这是张程强平时人缘太差,还是前天晚上那事儿闹得太大才弄出了这无声的场面。

不过没等张劲松多想,会议室里就又有了声音。几个人和张程强打招呼,张劲松脸上也挤出了几分笑意,可是那笑意看在张劲松眼里,真的相当牵强。

和张程强目光一对碰,张劲松就笑微笑着点了点头,却是没出声打招呼,张程劲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笑,也没点头,径自坐了下来。

众人自然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暗笑,这一潭死水般的旅游局,有活力了啊,有好戏看了啊,啧啧,这日子,恐怕也要过得有趣些了吧?呃,这死水一活,是独善其身坐山观虎斗呢,还是趁着浑水『摸』些鱼虾呢?

会议还没开始,这些人心里就已经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田金贵端着茶杯子踩着点走进了会议室,坐下之后喝了口茶,也没客套什么,沉着张毫无表情的脸直接就开会了。

“今天开这个会啊,啊,本来这个会昨天就要开的,但是,啊,昨天人不齐,就拖到今天。”田金贵双手横在面前的桌子上,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声音比平时多了几分威严,“今天这个会,就说一个事情,这个事情跟我们旅游局个别领导有一定关联,甚至还影响到了市委市『政府』关于紫霞山旅游开发的大计,市委市『政府』领导的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

说到这儿,田金贵伸手在桌子上拍得“啪”的一响,一脸愤愤之『色』,目光又一次扫过众人,沉闷了两秒,才又继续道:“哼,从我到旅游局开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旅游局是名声大震啊!多话我就不讲了,大家都说说,看怎么解决。”

“田局长,到底什么事啊,我还没怎么听明白。”副局长戴金花接过话,一脸诧异地问,仿佛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似的。

市旅游局局领导开会,有这么一个习惯,只要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往往就不会把事情在会上说出来,而是直接进入主题,讨论解决办法。这个习惯跟田金贵个人有关,小范围的会议,他是不怎么喜欢说费话的。昨天来的可不止一个记者,事情闹得可算是相当大,田金贵相信,不管昨天在局里的领导,还是不在局里的领导,肯定都已经找到渠道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虽说情形会有些差别,但基本情况,差不了多少,所以他懒得废话。

平时像这样开会的时候,田金贵说出这个话之后,别的人就会一个个开始发表意见了,但是这一次,戴金花问出这个话,却是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不过只一瞬间,众人又觉得戴金花这么做其实也正常。在旅游局,一二把手之间的不和这是大家都知道,可是二把手张程强和另一位进了局党组的副局长黄金花之间的矛盾,却是更大——不是因为争权夺利,其实是私仇。

这私仇说大不大说小不大,但戴金花不是一个大方的女人,她比较记仇,以往开会基本上就是些正常的工作问题,她没机会发难,现在将要讨论的是张程强的过错问题,这个机会难得,她如果不知道利用一下,那就太说不过去了——不管会开完了能不能把张程强怎么样,至少她先要恶心一下张程强。

田金贵也是知道张程强和戴金花之间的恩怨的,只不过这个戴金花虽然和张程强不对付,但对他这个一把手也不怎么尊重,摆出一幅不争权就混吃等退休的架式,再加上她还有个当市人大副主任的老公,所以田金贵对她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就翻了翻眼皮,对伍爱国道:“爱国啊,具体的情况,你来给大家讲一讲。”

“嗯。”负责会议记录的办公室主任伍爱国应了一声,又抬头看了一眼张程强,见这位以往相当强势的副局长毫无表情地坐在那儿,看不出任何喜怒,他就咳嗽一声,往下说了,“啊,是这么个事情......”

伍爱国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事实,但他说话也是很讲技巧的。他说了叶支荷跟龟田浩二发生矛盾之时张程强在场,却没有提到粟文胜,更没有提到派出所里发生的事情,但却把现在网络和平面媒体上许多人对叶支荷的支持、以及对随江旅游局个别领导『乱』作证冤枉人的指责说了出来。

伍爱国的话说完,会议室里又有了点小小的沉闷。

不过,这沉闷很快就被人打破了,打破这沉闷的是这会议室里唯一的女人——副局长戴金花。

“啧,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呀。”戴金花一脸说不出味道的表情,半是感慨半是幸灾乐祸地看着张程强,睁大眼睛道,“张局长,你这,唉,日本人哪,日本人能有什么好东西?真是没想到啊,那个叶,叶什么来着?一个戏子,还有那分硬气,难得啊,可惜我当时没在场,可惜啊。”

这个话不阴不阳的,听得除了张劲松之外的人都在心里大摇其头,只叹女人果真不能得罪,特别是身份与自己相当的女人,更不能得罪。

张程强原本阴沉着的脸上已经显出了怒气,抬眼看着戴金花,冷冷地哼了一声。

戴金花一脸怪笑地看着他,毫不退让。

看着这情景,张劲松暗自好笑,他虽然还没怎么弄明白旅游局这些领导之间分成几伙,可是很明显,这个戴金花和张程强是不对付的。昨天谈话的时候,他也听出了田金贵对张程强的不满。至于另几位呢,表面上似乎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可谁知道他们肚子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呢?

虽然对张程强不喜欢,对戴金花也没啥好感觉,可田金贵毕竟是一把手,不可能让这二人在会上吵起来,他及时咳嗽了两声,然后说话了:“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都是什么看法?咱们这儿先统一思想,我好给市领导汇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