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62、有路子

来到市委,张劲松没急着去找市委宣传部长汪晴,因为他和汪晴没交情,人家汪晴就算知道他的名字,却不见得就认识他。要见汪晴,他觉得还是让邓经纬从中牵线比较好,谁叫邓经纬是汪晴的侄女婿呢?

不过,在跟邓经纬打电话之前,他要先去一趟组织部,就目前这个事情跟木槿花作个汇报,征求一下木大部长的意见。

他现在是武家的准女婿,而木槿花是文家的媳妇,按说这二人是对立的,可是从认识到共事这么长时间,回过头仔细想一想,张劲松对木槿花却是满怀感激与佩服,尽管中间也有过些许的不愉快,但都是为了工作,总的来说,张劲松觉得木槿花是个好领导。

现在整个随江官场上,谁都认为木大部长对他张劲松格外赏识,而他自己也觉得事实确实如此,既然有这个好基础,何不把这份交情再加深加深呢?张劲松觉得,木槿花对他够意思,那他也应该把木槿花当个好领导来对待。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对张劲松来说,木槿花值得一交。

所以,他要把这个事情先跟木槿花说一说,倒不是一定要从木槿花那儿讨到什么好主意,而是要表现出他对木槿花的尊重,表现出他对组织部还是有深厚的感情的。当然,在路上的时候,他就打电话给鲁颜玉了,得知木槿花正在办公室,他才说要过去的。

木槿花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的意思,脸上带着微笑问站在面前的张劲松:“你怎么有时间跑我这儿来了?坐。”

“过来看看您,顺便到宣传部办点事。”张劲松站着答道,然后才坐了下来。

“你是到宣传部办事,顺便看看我的吧?”木槿花笑出了声,这张劲松现在不是她组织部的人了,她倒是可以开些无关紧要的玩笑。

张劲松道:“老板,您千别别这么说,我到宣传部办事是真的,但绝不是顺便看看您,而是找您问主意来了。”

木槿花耳听得他还叫着老板,心里还是有几分舒服的,也就没再虚伪地客套,收起笑容,淡淡然道:“哦,你说。”

张劲松三言两语便把情况说了一下,连粟文胜和叶支荷之间的不愉快都说了出来,然后才问:“老板,您看我这个,是直接找宣传部呢,还是应该先给汪部长作个汇报?”

直接找宣传部,那就是旅游局和宣传部之间正式沟通,而先给汪部长作个汇报呢,就是私底下说一说,这两个顺序,却是不一样的,效果自然也差别相当大。

木槿花没急着回答,眼皮子稍稍提了提问道:“你认识汪部长?”

她问的这个认识,可不仅仅只是认识,还是在问,你和汪晴很熟吗?居然有资格单独向她作汇报了,不简单啊!

张劲松自然不希望木槿花误会自己在组织部的时候和却和汪晴有什么勾搭,赶紧道:“不认识。”

“不认识?”木槿花眯起眼睛看着张劲松,意思是说不认识你怎么向她汇报?你是旅游局的副局长不假,可你有事应该找分管副市长汇报啊,市长宣传部长跟你们旅游局不搭界啊,就算你们现在这个事情可以扯得上宣传口,但你这么莽撞地去找她,你不嫌害臊她还得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呢——随便乱伸手可是要承受相应后果的呢,她汪晴和你没那份交情!

张劲松就明白,木部长这三个字一问出来,重心到底在哪儿,他笑着道:“我虽然不认识汪部长,但您跟她认识啊,我这不跑过来求您帮忙了嘛。”说到这儿,他看了一眼木槿花,见她没有接话的意思,便又道:“您要是不方便,那我就再想想别的办法。”

木槿花似笑非笑地说:“长进了啊,说话什么时候学会耍起滑头了?”

这一下,张劲松就实话实说了:“我跟汪部长的侄女婿关系还不错,嗯,亲侄女婿。他现在是安青县巨木镇的镇长。”

木槿花眉头皱了皱:“安青,巨木......”

张劲松就点点头,轻轻提了一句道:“是的,就是巨木镇,镇党委书记高配的那个......”

就邓经纬所关心的安青县委将要取消个别乡镇党委书记高配的问题,张劲松曾经稍稍在木槿花耳边吹了吹风,他不确定木槿花忘记了没有,这时候机会刚刚好,他便又再点了点。

木槿花两眼看着张劲松,看得很仔细。以前她确实只想把这小子当刀使,甚至于放他到旅游局去,也都是因为不想留他在身边总是为他擦屁股,当然了,她能够借此机会赚到一份不错的政绩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理由,但是,若说她对张劲松就没点关爱和赏识,那也是不客观的。

虽说二人一个是文家的,一个是武家的人,但从一开始,木槿花就对张劲松没有什么恨意,她调张劲松到组织部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用他来打开局面。渐渐的,木槿花对张劲松的为人和工作能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说张劲松不是武家的准女婿的话,她是相当愿意将其收归麾下当心腹之人来用的。

只是,张劲松是武家的人啊,而且还是武玲的男朋友,她这么一个副厅级的组织部长,还不够资格收人家做心腹。

木槿花眼见张劲松眼神清澈地迎着自己的目光,没有心虚也没有张扬,她不禁在心里暗叹真是人不能同命争啊!自己是文家旁支的媳妇,坐到目前这个位置都已经足够令人羡慕了,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只要不出重大错误,那么前程肯定是一片光明,想来一省封疆是问题不大的。

不管怎么说,自己和他也算是有了份与众不同的交情,未必有多深,但看他对自己这么尊重,那么加深一下也不是坏事,些许小事,能帮就帮帮他,反正是顺水人情,自己不帮他,他也有办法,那何不把人情送出去呢?

随手在桌上翻了翻,木槿花就点了点头,然后把鲁颜玉叫了进来,当着张劲松的面问:“下乡镇的日程都安排好了?”

鲁颜玉就答道:“正在安排。”

“这样吧,改一下,去安青。”木槿花摆摆手道。

“是,我马上排日程。”鲁颜玉点点头,出门之际看了张劲松一眼,老板对这家伙还真是好得没边了啊,专门叫自己进去就为了让他听几句话,啧,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有这好命啊。近臣和外将,待遇果然不一样啊。

张劲松就明白木槿花这是给自己一个很明确的信号了,邓经纬进安青县委常委,市委组织部是支持的,但这个支持,是看在你张劲松的面子上,这个人情可是我送给你张劲松的。除了这一点,木槿花这么做,也是告诉张劲松,你那个事情,你先探探汪晴的口风,看汪晴是什么反应再说。

木部长是个好领导啊!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张劲松心里感叹着,掏出手机给邓经纬打了个电话:“邓哥,有个事情要你帮个忙了,我想去汪部长那儿汇报一下工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