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63、场面搞大点

对于这个结果,张劲松很是满意。他知道,能够有这个结果,是邓经纬下了大力气的,要不然的话,就算自己能够见着汪晴的面,恐怕汪晴也不会那么痛快地答应。毕竟这个事情牵涉面比较大,虽然说这个事情跟宣传沾点边,但是,严格说起来,这应该还是政府事务,她汪晴贸然插一扛子,有乱伸手捞过界的嫌疑。

这对一向只是守着宣传口这一亩三分地的汪晴来说,无疑是有很大压力的——既跟她自己的行事风格不符,又要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这对一个市委常委来说,是很不快活的。

张劲松知道,汪晴能够这么做,足以证明她对邓经纬这个侄女婿是相当看重的,也足以说明木槿花这次真的送了自己一份大人情了——若无木槿花的那份人情,他邓经纬会那么卖力地跟汪晴关说吗?

田金贵接到张劲松的汇报电话,连说了两个好字,心里的开怀和激动真是无以言表,在挂断电话后他狠狠地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拍得皮红骨痛却还满脸带笑,甚至嘿嘿笑出了声。能够有一个搞出点名堂的机会不容易,如果这个机会还能够给粟文胜一点难堪,那就更不容易了,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欣喜若狂。

宣传部汪部长答应发布当天会到场,这个消息就等于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他就能够把情况给粟文胜汇报上去了。

看看时间,离下班只有不到半个小时了,田金贵就给粟文胜的秘书赵成打了个电话:“赵科长,我旅游局老田啊。”

这个电话虽然是赵成接的,但号码却不是赵成的号码,而是粟文胜的手机号,只不过不是私密的那种,基本上都由赵成来接。

赵成不冷不热地回应了一声:“哦,田局长。”

这四个字之后,赵晨就没了说话的意思,别说你好这样的客套话,甚至就连有什么事这样的话都没问一句。

对于赵成这态度,田金贵早就习惯了,他也用那种公事公办的语气道:“粟市长现在有时间吗?我这儿有个情况,需要向他汇报一下......”

赵成心里就涌起一阵厌恶的感觉来,你田金贵算个什么东西?你说要汇报就汇报啊?自从老板接手分管旅游局的工作之后,你居然只到市政府当面向老板汇报了一次工作,平时也没见你的电话打过来,你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一个再无上进可能只等着退休的老家伙,除了倚老卖老之外,你还能有点别的新招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田金贵也是一局之长,赵成就算是心里再不舒服,也不能代替粟文胜一口回绝,该做的样子还是得做,便说领导在开会,问田金贵是关于哪方面的工作需要汇报,他可以代为转告。

田金贵便说大后天旅游局和紫霞山上正在拍戏的剧组一起搞了个活动,借剧组那些明星的影响力,为紫霞山做个宣传,想邀请粟市长出面讲个话。

赵成嘴上边问着是什么活动,心中边冷笑,你田金贵胆子不小啊,明知道粟市长和紫霞山上的明星才闹出了不愉快,居然一点都不知道避讳,你有种!挂断电话后,他又给张程强打了个电话,但张程强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

眼睛眯了眯,赵成敲了敲粟文胜的门,进去汇报了:“老板,旅游局田局长刚才来电话了,说了个事情,我看您时间比较紧,就没让他过来。”

粟文胜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对自己这个秘书,粟文胜还是很满意的,这小子说话做事都很有一套,比以前那个秘书强了不少,他既然挡了田金贵,却又进来汇报,那肯定是有说法的。

田金贵啊田金贵,你想找我汇报工作,就不知道态度端正点直接过来市政府吗?哼,打个电话就想让老子见你?你是我下属还是我领导啊?

赵成就知道自己的做法老板很满意,心思一转,道:“也不知道旅游局在搞什么,说是准备和紫霞山上那个剧组搞个活动,还想邀请您去讲话......”

“哼!”粟文胜一声打断了赵成的话,狠狠看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难听话。

赵成知道老板并没有恨自己,他只是恨田金贵,眼见老板没有和自己多说的意思,便赶紧告退了。

......

下班的时间已到,张劲松没再回旅游局,而是直奔紫霞会所,白珊珊今天晚上要请他吃饭呢。张劲松本想再推的,可是上次已经推了一次,总是推不太好,对于自己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心腹下属,他还是很给面子的。

现在很多人请张劲松吃饭什么的,都喜欢往紫霞会所跑,其实张劲松更愿意去别的地方,但毕竟这是武玲的产业,又是武云在管理,更何况武云还是省委组织部长的女儿,所以他也不方便说去别的地方。

今天白珊珊请吃饭,却不仅仅只她一个人,而是把开发区招商局的人都叫上了。当然了,她是提前就给张劲松作了汇报的,说的理由就是请老领导检验一下招商局的战斗力,也让招商局几个新人见一见他们所崇拜的偶像。

白珊珊站在楼下大门外等着,看到张劲松的车停稳,她便快步走了过去。

“珊珊啊,叫你就在包厢里等的,你又跑下来。”张劲松下车,笑着伸手对白珊珊点了点道。

白珊珊笑嘻嘻地说:“局长,你就可劲儿地批评我吧!”

“你这丫头,就没一点当局长的样子。”张劲松摇摇头,拿白珊珊没办法,要是覃玉艳的话,肯定不敢说这个话,市委机关的人和下面掌着实权的人,胆子就是不一样。

“我是副局长。”白珊珊道。

“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张劲松呵呵笑道,往前走去。

“唉,马上就主持不了工作了。”白珊珊叹了口气,落后张劲松半步往前走去。

“哦?来新局长了?”张劲松脚步不停,侧头看了看白珊珊,他虽然和徐倩常常在一起,可是对于开发区的工作,却不是很熟悉,因为一般都是他向徐倩请教,而徐倩则很少谈及她工作方面的事情。

“还没,应该快了。”白珊珊看了张劲松一眼,目光闪闪。

张劲松就脚步微微一顿,随后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停下来,看着白珊珊,认真说道:“认真做事,用心工作。不熟悉的情况,要多向领导请示。”

白珊珊眼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但马上就脸色一正,道:“局长您放心,我都听您的,保证认真工作。”

张劲松心中暗叹,这丫头还是把目光盯上了局长的位置,可是你上副科才多久?怎么可能现在就提你为正科呢?你跟张某人不一样啊!不过对于白珊珊在吃饭之前就提到这个事情,并且吃饭也叫上了全局的人这种搞法,张劲松还是挺满意的,这证明这丫头还没怎么变,面对自己的时候,没有耍小手段的意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