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66、还是躲不过粟文胜

166、还是躲不过粟文胜

在田金贵看来,张程强突然冒出这个话,绝不仅仅只是想抓紧手中的权力免得被张劲松给夺了去那么简单,他还想搞破坏,破坏旅游局现在来之不易的局面。

这个田金贵,平时嚣张惯了,现在这种紧要关头居然都敢不顾大局乱来,实在是居心叵测啊!严格来说,现在紫霞观的旅游还没有正式启动,他张程强跳出来就要给家庭旅馆搞整顿,这不是跟旅游开发唱反调吗?

搞行业整顿,这个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也是个捞油水的好机会,但是,俗话说得好,猪要养肥了再杀才好,这还只是小猪崽呢,急什么急!

简直就是杀鸡取卵,不,杀了鸡之后却还无卵可取呢。

“咳。”田金贵咳嗽一声,打断了张程强的话,然后冷冷地看了张程强一眼,道,“目前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是怎么样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这个前提来开展,啊,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以后再说......”

张程强还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田金贵却又马上继续说开了:“同志们哪,这个事情,我希望大家再好好想想,啊,想尽一切办法,克服一切困难,一定要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啊,市委主要领导对我们的期望相当高......”

市委主要领导这六个字一冒出来,张程强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他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种场合下再唱反调,要不然被传出去,那可就有得他好受的了。

一个会开下来,并没有讨论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来,但却也再次明确了张劲松的分管范围,跟上次会上的决定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动。对张劲松来说,他也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对这些局领导们的心态又有了一个较为深刻的了解。

散会之后,张劲松又单独溜进了田金贵的办公室。

“劲松来了?坐。昨天搞了点茶叶,乡里种的,就几棵树,纯天然的,啊,我们那儿特别的炒法。呵呵,你试试。”田金贵显得很是热情,居然亲自给张劲松泡了杯茶。

“呵呵,喝茶就是要喝这种绿色产品。”张劲松站着接过茶,笑呵呵地说,“看来我来得还真是时候啊,局长,这种好东西现在外面可买不到啊,我喝了这一杯不算,可还要问你讨一点的。”

“你呀,我也就这点好东西,算了,分你点。”田金贵笑着道,语气似乎有点肉疼,可脸上的笑却显得相当开心。

张劲松也笑着点头道谢,喝了一口茶,在田金贵的手势中坐下后,将茶杯放置于茶几之上,这才一脸正色道:“局长,对于紫霞观的旅游开发问题,我刚才有了点不成熟的想法,想跟您汇报一下,请您把把关。”

“说说看。”田金贵丝毫都没客套,很直接地说道。

张劲松点点头,皱着眉道:“局长啊,是这样的,搞招商引资我是有些经验的,但对于旅游开发,还是不够了解啊。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对于这个挑战,我是有信心的,不过现在的情况呢,时间紧,任务重,光依靠咱们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恐怕不容易。您看,咱们是不是到外面走一走,学学别人的经验?”

田金贵眉头微微一皱,看向张劲松,不明白他怎么提起了这个话题,这是刚才戴金花在会上提出来的主意啊?

张劲松迎着田金贵的目光,稍作停顿之后继续说道:“当然了,不能光顾着学经验,我们还要找旅游开发商,现在是市场经济,紫霞观有了卖点,只要我们找来有实力的旅游开发商,完全可以合作开发嘛。啊,这方面的情况,我了解过一些,江南的凤凰古城就是个相当成功的例子,以前谁想得到那地方会成为旅游区?凤凰古城的开发,走的就是政府和旅游开发商合作的路子,在这方面,他们有经验、有人脉、有**、有客源,但他们往往很少主动去找有开发价值的景点,而是等着别人找上门,好讨价还价。”

田金贵虽然是旅游局局长,可是对于这些方面的东西,了解得还真的不多,不过张劲松的话他还是听得懂的,思路是明白的,眼见张劲松似乎真的认真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他就来了兴趣,点点头说了两句好听的话,示意张劲松继续。

张劲松就继续说了起来,把他所了解到的全国各地近几年来才刚刚发展起来并且发展得还相当不错的几个景区都详细地说了一遍。这几个景区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发展,都是当地政府部门到别的地方找旅游行业的大企业,请他们来考察,然后再根据当地特色,制定出一条适合的路子。

在这一方面,商人的眼光都是很准的。虽然说现在有个宝岛的旅游界大佬李淑汶对紫霞山表现得有一定兴趣,但是经历过安青县那事儿之后,李淑汶的热情明显低了许多,可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她一家身上啊。

还有一点,宝岛李家在很多地方都有旅游产业,但是在国内,并没有开发过景区景点,在这方面的经验,还是不如那些国内开发景区景点的企业的。这里面不仅仅有政策法规方面的不同,还有人情世故等等因素的影响。

张劲松觉得,如果能够找到一家有实力的公司来包装开发紫霞山,说不定比李淑汶来投资更好更合适。当然了,如果李淑汶肯投资,随江也还是相当欢迎的。

不过,所谓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多做几个打算总是没错的。况且,只和一个旅游开发企业谈判的话,随江方面也太被动了点,多拉几个企业过来,谈判的时候,随江方面就能够掌握主动了,筹码也多一些。

按说吧,随江旅游局可以直接联系上那些企业,但是联系得上是一回事,人家愿不愿理你又是另外一回事。好吧,就算人家理你,你短时间内也别想见到人家能作主的人,更别提取得什么进展了。

石盘省内没啥经营得特别好的旅游景区景点,张功松打的都是外省的主意,为了表示开发旅游的决心,随江这边得亲自去人,还要跟外省的旅游部门打招呼,到时候由外省旅游部门从中牵线搭桥,这样才能尽快见到需要见的旅游开发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取得最大的效果。

所以说,戴金花提出来的走出去看一看的办法,还是有作用的。

听完张劲松一通解释,田金贵沉吟了一下,眯着眼睛道:“你说的这个情况,嗯,可操作性还是相当高的。不过啊,我们旅游局不是垂管单位,到外省去考察,恐怕当地旅游局不会接待啊。要是省内的话,我厚着脸皮子跟省局哼一哼,兄弟地市的旅游局多少要给几分面子,但是省外,啧,我都没法跟省局开口啊。”

这个情况,张劲松自然也是明白的。像国税质监等垂管单位,去哪儿只要联系上了之后对方都会接待,可旅游局不行啊,像田金贵所说的,在省内可以跟省局哼一哼,兄弟地市的旅游局会给几分面子,那都夹杂了不少吹牛的成分。旅游系统的垂管力度比起林业系统都不如,随江又没什么旅游景点,省局会鸟起你这么多?哼,恐怕省旅游局领导连随江市旅游局的局长叫什么名字都不怎么清楚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