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167、卖个人情出去

167、卖个人情出去

在体制内,汇报工作,是要讲究个等级和资格的。各行局向分管市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有局长的,一般都有局长汇报,没有局长或者局长不在家,事情又紧急,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可以向分管市领导汇报工作。

像现在旅游局这样的情况,局长在家,却由一个非党组成员并且只是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副局长去向分管副市长汇报工作,那不是乱弹琴吗?

且不说这算不算越级汇报,只说粟副市长那里的反应,十有**会怒火中烧。叫这么一个副局长汇报这么一件并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这他妈的简直就是拿副市长不当干部啊!

张劲松能够想象自己去给粟文胜汇报工作的遭遇——粟副市长要么就是不见他,要么见了就是一通冷脸加臭骂,很有可能这个方案还会被搁置起来。

那么,这个情况不给粟文胜汇报而找别的市领导行不行呢?不行!

这个情况要给市领导汇报,那就只能汇报给分管副市长粟文胜,不能像上次那样跑到市委宣传部去。

上次的事情,他找汪晴那是有理由的,并且用的还是私人关系。这次就不一样了,纯粹的政府事务,就只能向分管副市长作汇报,如果不这样而是又乱找别的领导汇报,说轻点那是不懂程序目无领导,说重点那就是挑战体制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所以对于田金贵这种不负责任的搞法,张劲松是相当郁闷的,但是他也确实很无奈,毕竟田金贵对他的工作也算是相当支持了,而且他背景也比田金贵大了不止五条街,在这样的情形下,田金贵想躲起来让他冲上前,他还真找不出来拒绝的理由。人家堂堂大局长都说了,这个事情由你一力操办,功劳算你,我老了,掺合不起。他张劲松作为副局长,还能怎么样呢?

尽管知道田金贵说去医院是找的借口,可张劲松还是装模作样地说道:“局长,我去汇报,会不会......”

不等张劲松把话说完,田金贵就摆了摆手,道:“劲松啊,我相信你。”

这一下,张劲松就不能再客气了,只好说:“那行吧,我先去试试。不过您也要多注意身体啊,局里的工作千头万绪,还需要您来统筹安排啊。”

田金贵笑呵呵地说:“唉,一点老毛病,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是等我到市政府汇报了工作之后就没事了吧?张劲松心里怪不是滋味地想着,向田金贵告辞了。

快下班的时候,张劲松接到邓经纬打来的电话,说是要请他吃饭。张劲松没有拒绝,跟这家伙坐坐也好,这次宣传部长汪晴出手,自己可也算是在田金贵面前露了一手,让田金贵更摸不透自己的底细。人人都知道自己是组织部部长木槿花的人,可是自己居然很轻易就能够请动宣传部长汪晴,这就能够给那些喜欢多想的人留下一个大大的疑问了。

在这个事情上,张劲松虽然和邓经纬是相互帮忙,二人是有利益交换的,但毕竟也还是有份兄弟情摆在那儿的,这感情可不能冷落了,得继续加深才是正理。

吃饭的地点,自然还是紫霞会所。

“劲松,来,咱哥俩走一个!县里有消息出来了,领导下周二去县里调研,检查基层党组织工作。感谢的我话就不说了,千言万语都在这杯酒中啊,你要有用得上哥哥的地方,尽管开口。”邓经纬站起身,朝张功松举起了杯。

他口中这个领导,自然就是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当时在木槿花办公室的时候,张劲松还以为木大部长下安青县考察的时间应该在半个月之后呢,却不料居然这么快。啧,这邓经纬还真是运气好啊,怪不得他今天晚上一定要请自己吃饭了。

张劲松也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恭喜,恭喜。邓哥,等你任命下来的那天,我请你!啊,高姐,咱们一起要搞醉他!”

这顿饭,邓经纬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叫上了市发改委的总经济师高云凤。

高云凤就笑嘻嘻地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喝酒,可别扯上我啊。”

“就是,高姐又没惹你,快点喝。”邓经纬笑呵呵地催着。

“行,我记着了,今天你们俩欺负我一个人。”张劲松笑着说了句,又朝邓经纬敬了一下,一仰脖子将杯中之酒喝完了。

喝了这杯酒之后,邓经纬就看着张劲松,两眼放光道:“老弟啊,这次你可得好好帮帮哥哥,你得给我指点一下,我那儿都有些什么需要注意的?”

他这个话,就是要向张劲松请教木槿花都有些什么爱好和习惯,他做准备的时候才好有针对性,有能够吸引木槿花考察时候的突出点。当然,他这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再次试探一下张劲松,看看木槿花到安青县之后是不是一定会去巨木镇。如果张劲松说起木槿花的爱好时不带犹豫的,那就表示木槿花一定会去。

张劲松没有犹豫,很痛快地说:“也没什么需要注意的,把该做的做好了就行。工作方面一定不能马虎,啊,还有一个你要注意,食堂的卫生要搞好,领导可能会吃工作餐,不要太铺张,精致一点。”说到这儿,张劲松稍稍顿了顿,见邓经纬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便又说了句,“组织人事方面,要紧扣中央和省委的相关文件精神,又要有你们自己的特色。乡镇嘛,农村工作上总是能够找得出来亮点的。”

听到张劲松这番话,邓经纬就眉开眼笑了。他知道怎么去做准备工作了,吃的方面的心里有了数,工作方面,就是要在组织人事方面搞点新奇的东西出来,镇党委没什么特别的,下面各个行政村的村支两委,总是找得出一点好货来的——巨木镇下面有两个村的选举就搞得很有特色。

这边邓经纬刚道过谢,那边高云凤却又说话了:“张局长,我敬你一杯,你这次搞的那个见面会搞得相当好,那么多大明星到随江登台亮相,我们随江人民都觉得有面子。”

“高姐,您就别夸我了,我心虚。唉,这个事情吧,还是那些明星们素质好,他们喜欢紫霞山,喜欢随江,愿意给随江人民带来快乐,我可不敢贪功啊。”张劲松举起杯,笑着道。

高云凤就叹息一声道:“唉,我本来还有事情想求你帮忙的,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开口了。”

张劲松就知道邓经纬带着高云凤过来肯定不是没事干,果然,高云凤要说事了。对于高云凤,张劲松还是觉得比较可交的,因为这位大姐说话比较直爽,所以他也很爽快地说:“高姐,我说过的,你是邓哥的姐,也是我姐,只要我帮得上忙,你就直接说,如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那就没办法了。”

听到张劲松这么干脆,高云凤就笑着把事情说了说,原来她有个侄儿子在电影学院读书,一门心思想当明星,可惜的是,参加选秀节目连个五十强都没混进去,进剧组混个龙套也不容易,这次《大周》剧组在随江的事情她那侄儿也知道了,觉得随江市里的官员应该跟那些演员和导演有些交情,而姑姑又在随江当官,应该能够攀得上这份交情。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