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69、秘书长到来

这种情况,田金贵是有心理准备的。他知道自己这种没打电话直接跑过来的搞法肯定会让赵成不舒服,但他也没办法,因为他明白,自己如果在车上先打个电话说要找粟市长当面汇报工作的话,赵成肯定会直接拒绝,那时候他和张劲松再过来的话,那不是打赵成的脸吗?

两害相权取其轻,田金贵也只能搞这么一次突然袭击了。轻笑一声,田金贵道:“啊,是这样,关于紫霞山旅游开发方面的工作,我们要跟粟市作个汇报。哦,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赵成赵科长,粟市长的是贴心人。赵科长,这是张劲松张局长,我们局新任的副局长。”

田金贵这么个介绍,虽然很客气,但却也有几分倚老卖老的味道,粟市长的贴心人这种说法,真是让赵成心里滋味别提多复杂了,却还没办法和田金贵较真。

“赵科长,你好。”张劲松笑着向赵成点了点头打招呼。

赵成嘴歪了歪,犹豫了一秒钟,还是站起身了,勉强微笑了一下,点点头道:“你好。田局长、张局长,你们请坐,先坐,喝杯茶。”

说完,赵成就转身泡茶去了,没有跟张劲松握手的意思,既保持了距离,但却也不显得失礼,毕竟人家第一次见面,身为副市长的秘书,都给你一个行局的副局长泡茶去了,你还想要怎么的?

可是,田金贵都说了是来汇报工作的,赵成却绝口不提这方面的话,而是搞起泡茶这种虚招,拒绝的味道也是摆得相当明显的。

如果今天来田金贵带来的不是张劲松而是另一位副局长的话,想要喝杯茶那可是相当不容易的。赵成没有表现得特别不近人情,倒不是听到张劲松的名号害怕了,而是因为自己的老板和张劲松有旧怨,他作为秘书,第一次见面对张劲松表现出了仇恨的情绪来,会被人挑刺,也对老板的形象不太好。

张劲松是不知道赵成那么多顾虑的,他道过谢接过茶,喝了一口之后,却见赵成已经坐回了位置埋头写写画画,似乎工作忙得没有一丁点时间来跟他们说话了。

眉头皱了皱,张劲松又把目光投向了田金贵,这种时候,由田金贵说话显然比他要合适。

田金贵知道赵成是有心把自己和张劲松二人晾在这儿的,但他又怎么肯这么轻易的任由赵成摆布呢?你赵成是副市长的秘书不假,可你主子也只是个非常委的副市长,你这样的秘书想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还差了点——老子怎么说也是老牌的实职正处级啊!

咽下口中那味道还算不错的茶水,田金贵咂巴了一下嘴皮子,放下茶杯,看向正在不停写东西的赵成,也没站起身,直接说道:“赵科长,粟市长在里面吧?”

赵成抬起头,看了田金贵两秒,这才回答道:“田局长,领导今天没时间,要不,改天吧?”

这种毫不客气的拒绝,田金贵居然像是没听见似的,笑呵呵地说:“赵科长,你也知道,现在紫霞山的旅游开发迫在眉睫......”

赵成心中就有气了,姓田的你是不是还想说市委对紫霞山的旅游开发如何如何重视啊?哼,给脸不要脸,真当我赵成是软柿子不成?老子虽然只是个科级干部,但是老子代表着副厅级干部的威严!

“田局长,领导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真的没时间。”赵成脸一板,一幅公事公办的语气道,“这样吧,你把材料放在这儿,我帮你转交给领导。”

赵成这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气还不小,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相关的材料这会儿正装在张劲松的包里,但他不可能拿出来交给赵成,这个事情,不面见粟文胜的话,真要让赵成转交,那基本上就等于肉包子打狗了。

眼见刚才田金贵已经说了话,张劲松也不好意思总是让领导顶在前面,说不得接过了话道:“这个事情比较复杂,还是要给粟市长当面汇报才说得清楚。麻烦赵科长帮帮忙,看看粟市长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挤一点时间......”

赵成不耐烦地打断张劲松的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领导没时间!”

张劲松眉毛扬了扬,想到徐倩说的话,他还是忍住了没发火,但刚才一番话他就已经说得很窝火了,这时候当然是不肯退回去的,也不待去看田金贵的表情,便急急接口道:“那我们就在这儿等,总能等到领导有时间的时候。”

这话是越说越不对劲了,不知不觉中,这房间里已经火气弥漫了。

田金贵这时候却不插话了,他倒是想看看,这个赵成面对张劲松这种话,又会是什么反应。

然而田金贵却失望了,因为正在这时候,门外又有一人进来了。

进来之人张劲松有几分面熟,还没等他想起来是谁,赵成和田金贵却像是屁股下都装了弹簧似的,猛然间站了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喊出三个字:“秘书长。”

在市政府,被这么称呼却又没有在前面加上姓氏的,那就是只有一个人——市政府的大管家、秘书长汤精显。

张劲松以前曾见过汤精显本人,还一起吃过饭,只是时间隔得太长,印象不是很深了,但毕竟也在电视里见到过,所以觉得面熟,此刻一听到赵成和田金贵的称呼,脑子里一下就浮现出了汤精显的身份,马上站起来,看着汤精显叫了一声:“秘书长。”

“嗯。”汤精显点点头,对全市各行局一把手,他都是有印象的,但他没理田金贵和张劲松,径直对赵成道,“小赵,粟市长在里面吧?”

“在。秘书长您稍等。”赵成马上点头,然后一个箭步蹿出,敲了敲隔间的门,便推门进去请示了。对于汤精显,他可是一点都不敢怠慢,真要说起来,这位市政府的大管家,手中的权柄可比几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要大许多呢。

赵成很快又出来了,站在门边对汤精显恭敬地说:“秘书长请。”

汤精显点点头,走了进去。

赵成随门将门轻轻关上,冷冷地扫了田金贵和张劲松一眼,经过汤精显这么一打岔,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也不再理会他们俩,一屁股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时而看看文件,时而写上几句话,把旅游局这二人当了空气一般。

田金贵和张劲松对望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也都明白了意思,那就是继续坐着等下去。

没等多久,汤精显就出来了。看到他出来,三个人又一同站了起来叫着秘书长,这一次,汤精显却没像刚进来的时候那般矜持,而是笑呵呵看着地说:“田局长,这位就是你们旅游局的小张了吧?”

“是,是。”田金贵道。

“我就说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本还真的是你。”汤精显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显得很是平易近人地说,“小张啊,新环境还适应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