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71、求主意

下了楼,并没有直接回旅游局,田金贵说一起吃中饭,张劲松也没推辞,一口答应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田金贵和张劲松谈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就紫霞山的发展方向讨论出什么切实可行的有效办法,但经过交谈,张劲松对局里的一些情况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算是小有收获。

晚上洗了澡之后,徐倩边看电视边对张劲松笑吟吟地说:“怎么样,今天到市政府有什么收获啊?”

张劲松就苦笑道:“呵呵,长了点见识,我算是明白你昨天晚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唉,坐在那儿干等,还真不好过。”

徐倩打趣道:“真的等了一天?把领导感动了没?”

张劲松翻了个白眼,双手往后脑上一枕,身子紧靠着沙发的靠背,道:“等只等了半天,不过,粟文胜只见了田金贵,没见我。”

“田金贵也去了?”徐倩颇为惊讶地说。

张劲松就点点头,然后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就连在粟文胜那儿偶遇市政府秘书长汤精显的事情也没落下。

听完张劲松的叙述,徐倩就皱了会儿眉头,然后又沉默了一会儿,继而就笑了起来:“田金贵这人嘛,也还有点意思。”

张劲松眨眨眼,看着徐倩,轻轻从鼻子里发出个疑惑的声音:“嗯?”

徐倩就看着张劲松问:“田金贵今天为什么肯和你一起去,你想明白没?”

“不是很明白。”张劲松摇摇头道,“看他昨天的样子,是有多远躲得多远,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想到要去凑热闹的。”

徐倩笑着道:“他不是去看热闹,而是想给你卖个人情,让他屁股底下的位子坐得更稳一点。”

张劲松哭笑不得:“不是吧?他是局长,我只是副局长啊。”

“你背后有人啊。”徐倩叹息了一声,便把她所猜测的个中缘由给张劲松说了一遍。不得不说,徐倩对人心真的有着相当深刻的认识,居然把田金贵的想法猜了个**不离十。

听得徐倩的一番话,张劲松也只能苦笑了,这些人都是老狐狸啊!看田金贵那人挺厚道的嘛,心里居然也会打那些小算盘。当然了,虽然田金贵有自己的小算盘,张劲松却还是挺感激他今天的相助的。

张劲松摇摇头,好一会儿才冒出这么句话来:“我发现我真的还是太嫩了啊。”

“你是说我老了?”徐倩一脸不爽地说。

“怎么会呢?”张劲松一把搂住徐倩,亲了一口后嘿嘿笑道,“你不老不嫩,正是最成熟的时候,没见我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徐倩道:“哼,你就会哄我。”

“我从来都只说实话,不会哄人。”张劲松搂得更紧,嘴凑到她耳边道,“悄悄告诉你啊,我现在就有反应了,受不了了,想去**。”

徐倩呼吸明显急促了一下,身子也软了不少,却还是止住了那份欲念,伸手推开了张劲松**的手,道:“别闹。现在粟文胜那儿就算是同意你们的方案,肯定也会拖上一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说到这个问题,张劲松就郁闷了,无奈地摇头道:“不知道。哎,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暂时想不出来。”徐倩沉吟了一下,道,“我看你还是不要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了,自己主动点嘛,没有别人介绍,你就联系不上那些旅游企业了?以前搞招商的时候,不也没人介绍嘛,那么多大企业都招进来了。”

“也是啊。”张劲松笑着应了声,可心里却没那么轻松。开发区搞招商拉过来的那些企业,都是有自己的生意的,都是看中了开发区的优惠政策的,可是搞旅游景区开发的企业和那些企业却是有区别的啊。虽然同样是做生意,可是开发旅游景区这个生意跟别的不一样啊,这个产品的销售跟别的企业有太大的不同了,好的出名的景区,游客会自己来,而没有名气也没有什么景观的景区,你就是免费人家也不会来啊!这个行业的投资又特别大,运气好,景区搞出名堂了收回成本很快,可若是运气不好,那景区没人光顾,哭都没泪水的。

用以前搞招商的办法来搞旅游开发,这个可行性不高啊。

看着张劲松的表情,徐倩也知道自己这话只能起个安慰作用,长长出了口气,却是没再多说什么。这个事情,她还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啊。

“紫霞山的旅游开发,陈书记是很关心的。”沉默了一会儿,张劲松幽幽地说,“如果陈书记能够给粟文胜打个电话,这事儿就好办了。”

徐倩没好气地说:“那你还不如直接请陈书记帮你联系要去的地方。”

张劲松嘿嘿笑了笑,没说话。他和陈继恩可不熟,就算是熟,也不能因为这个事情而请人家堂堂书记给一个副市长打电话啊——哪怕那个副市长是书记的人。先不说书记会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只要他张劲松这个意图让书记知道了,那书记大人也就把他张劲松看低了——能力太差了吧?

徐倩咬咬嘴唇,想要说实在不行,她去找一下高洪,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有些话说出来之后,不仅仅起不到预想中的效果,还会伤了彼此之间感情。她仰起脸,看着他紧锁的眉头,颇为心痛,眼睛几眨,忽然从张劲松怀里起身,然后一把将他搂在怀里,双手在他头上轻轻揉着,温柔地说:“别急,慢慢想,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

一个晚上的雨洗尽了城市的灰尘,湿润的马路让人看得格外神清气爽。一辆辆汽车用比平时稍慢的速度在这马路上行驶着,车轮划过路面所带起的水幕随着车身往前而去,竟也有几分美感在其中。

张劲松站在办公室的窗边,迎着微风,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任由思绪发散着。

好不容易想到个好点子,但由于和分管市领导有私怨在先,这方案可以说基本上不用抱什么希望了,可是要再想个别的路子出来,可是没那么容易的,就算是想出来了,如果还是需要得到市政府的支持才行,又如果照样被粟文胜给卡了呢?

唉,想干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啊!张劲松嘴皮子咂了一下,不禁开始怀念起在开发区和组织部的日子了,也算是相当深刻地感受到干工作的时候,领导的支持是多么重要了。

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自己会到旅游局来呢?粟文胜那货怎么就没被调走呢?心情郁闷的张劲松很不爽地想着,但他却也没有后悔当初和粟公子打架,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没必要后悔,后悔也没有用啊。

看来,粟文胜这儿是不要想了,自己还得自力更生啊!顶着粟文胜的压力自力更生!

妈的,老子就不相信,没了你粟文胜,到省外就找不到搞旅游开发区的企业的负责人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武云突然打来电话,说晚上一起坐坐。张劲松自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自从紫霞会所的经营上了路子之后,武云却是很少主动邀请张劲松一起坐坐了,都有很长时间没去他老爹那儿吃狗肉喝果子酒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