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72、常务副省长

张劲松都没问黄欣黛是不是已经筑基成功,张嘴就道:“应该没有。”

武云不满道:“什么叫应该没有?”

张劲松道:“就是据我所知,没有别的办法了。”

武云嘴巴歪了几歪,圆睁双眼看了看张劲松,却是又往面前的杯中灌满了酒,端起杯小喝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也不知是因为酒的味道好呢,还是为黄欣黛的事情烦。

想到武云有可能和黄欣黛两个人到**去来个阴阴双修,张劲松就觉得一阵热血沸腾,两个美女那啥,想想都很怪异,不过,也有种别样的香艳刺激哈。

又沉默了一会儿,武云道:“你和小姑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张劲松没料到武云现在说话也相当有跳跃性了,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作答,愣了几秒,才笑着摇摇头道:“暂时......还没定。怎么了?”

“没什么。”武云摇摇头,顿了顿,话题又一次跳跃了,“这两天你看新闻了吗?”

“嗯?什么新闻?”张劲松摇摇头,最近他正忙着把工作上手,还真没看新闻,不管是全国新闻还是本地新闻,他都没看。

武云道:“石盘卫视的新闻。”

张劲松摇摇头道:“没看,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武云颇为怪异地看了张劲松一眼,嘴角歪了歪,迟疑了一下,只吐出三个字来:“没什么。”

“丫头,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啊?平时你说话不是挺痛快的吗?”张劲松瞪起双眼,满脸疑惑地说,“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这东一句西一句你搞得我晕头转向的,没意思啊。”

武云瞪了一下眼睛,道:“你别管那么多,我跟你说啊,你只要记得一点,别打欣黛姐的主意!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张劲松冷哼一声道:“莫名其妙!”

“哼。”武云冷着脸,看向张劲松的目光就多了几分戒备和威胁之意。

“你别跟我摆着这么张臭脸!”张劲松提起筷子,哼哼着道,“我过来是吃饭的,不是看你摆脸色的。你喝多了,今天我不跟你吵架。”

武云也没生气,提起酒瓶给张劲松倒了一杯,又往自己酒杯里加了点,面无表情道:“我也不想跟你吵。来,喝酒。”

闷头喝了杯酒之后,武云的电话响了,她拿起来看了看,没接。

张劲松就觉得奇怪,这丫头今天情绪不对啊,不会和黄欣黛吵架了吧?要不然应该不至于这么怪异。

该不会今天晚上又会喝醉吧?上次武云喝醉酒虽然时间已经隔了许久,可是张劲松却还是记忆犹新,他可不愿那样的事情再来一次了。唉,这么漂亮的一个青春美少女,而且还有钱有势,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呢?

又是一杯酒下肚,武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欣黛姐说她想找个男朋友。”

这个话张劲松就不知道怎么接了,他只是看着武云,没有说话,但表示自己听到了。

武云看样子也没准备让张劲松接话,她又继续道:“我不要她找男朋友,哪个男人配得上她呢?没人配得上,你也不行......”

张劲松不禁苦笑起来,摇摇头道:“你喝多了。”

“没喝多。我们两个人一瓶酒都还没喝完呢。”武云摇摇头道,“你别这么看我,我真没喝多,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我只是,没你运气好。”

“丫头,我跟黄老师之间清清白白的,她是我老师。”张劲松有点无奈地解释道。

武云冷笑一声道:“你敢说你对她就一点点想法都没有?”

当然有啊!张劲松在心里来了一句,嘴上却是打死都不肯承认:“你这话问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承认,黄老师很漂亮,特别美,可是,你不会认为我是个只要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人吧?啊,这么跟你说吧,你也特别漂亮,那你觉得我是不是也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呢?我可是你小姑的男朋友啊!”

或许是听到张劲松赞自己漂亮了,武云竟然没再反驳这话,而是看着张劲松的眼睛,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能不能帮我个忙。”

“啊,你说。”张劲松已经不再去管她话题为什么跳跃得这么厉害,下意识地点头答应了。

武云就眼冒精光道:“等欣黛姐问你的时候,你就跟她说,两个女人也是可以双修的。”

“这个......”张劲松迟疑了,为难地说,“丫头,这事儿可不能乱说啊。走火入魔很严重的。”

“没那么严重。”武云皱起眉头道,“我了解过了的,这个功法只是很多人练不来,真正能够修行的,都没什么问题,男的还有可能会犯孤阳煞,女的不会走火入魔,最多......出点小状况......”

张劲松看了看武云,然后马上移开目光。想当初他就是犯了孤阳煞,然后对武玲说她一个人修行为走火入魔的,这才和武玲成就了好事,但对于女人练双修功是不是真的会走火入魔,他还确实是不清楚。

“不相信?不相信你可以问你师父。”武云看着张劲松,突然神色一阵迷离,喃喃道,“我真的很爱她。”

张劲松有点受不了她的目光,想到她帮过自己不少,头脑一热,点点头道:“行,我相信你。”

武云点点头,一脸严肃道:“我一直把你当兄弟。”

“我是你姑父。”张劲松咬咬牙道,见她面色不善,赶紧又道,“行,好兄弟,我知道,兄弟妻,不可欺!”

武云这才笑了开来:“这话我爱听。来,喝酒。”

......

从紫霞观出来,张劲松满脑子浆糊,恨不得马上给黄欣黛打个电话问问她和武云之间到底怎么了,可最终还是没打电话。这两个女人之间怎么样了,关他什么事呢?

他现在自己都一屁股事情忙不过来,哪儿有那等闲工夫去管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问题啊!

张劲松到徐倩家后半个小时,徐倩才回来,跟张劲松一样,嘴里喷着酒气。

“你们家伍部长,以后就是伍省长了!”刚一在沙发上坐下来,徐倩接过张劲松递来的水,还没开始喝就来了这么一句。

“啊?省长?”张劲松脑子里就冒出武云先前所问的关于他最近看没看新闻的问题,敢情是她老爹的工作有了变动啊。

“你不知道?”徐倩笑着问了句。

张劲松摇摇头:“不知道,刚才我还和武云吃饭呢,她没提过这事儿。现在不是换届的时候吧,组织部长到省长,这步子迈得有点大啊。”

“不是省长,是常务副省长。”徐倩摇摇头,一脸得意的微笑看着他道,“不出意外,明年换届的时候,应该就是省长了。哎,以后你的日子可就好过了啊。”

“有这事儿?”张劲松眨眨眼,“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徐倩白了他一眼:“那可怪不得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