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三卷、展翅 173、戴金花的主动

173、戴金花的主动

对于武贤齐,二人没有聊太多,几句话之后,等又说到旅游开发这个话题上的时候,徐倩便一本正经道:“你暂时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明天还是去一趟市政府,端正态度。我觉得吧,你这儿姿态作出来了,粟市长有个台阶下了,也未必就会拖太久。他倒是想打击你的积极性,可他也不敢做得太过,旅游工作迟迟不见动静,陈书记不可能直接找到旅游局头上,到时候还不是他的问题?”

“行,我明天再去试试。”张劲松觉得她这话有几分道理,便点点头应道,然后叹了口气,沉吟了一下之后又道,“那明天我要不要拉着田局长一起去?”

“这个,你看着办吧,无关紧要的。”徐倩摆摆手道,“他愿意一起当然最好,要是他不方便,你就一个人去,更显得尊重领导嘛。”

张劲松咂巴了一下嘴皮子,道:“啧,希望咱们的副市长同志心胸变得宽广了。”

“你呀,现在都是市局领导了,还管不住嘴巴。”徐倩就苦口婆心劝道,“真不知道你从哪儿冒出来那么多怪话,有那份精力还不如多想想怎么把工作干好,不要随便怀疑领导的胸襟。”

早晨的天空飘着绵绵细雨,张劲松在这细雨中将车驶进了旅游局办公楼前的停车场里,还没下车,便从看到田金贵的座驾也进来了。

他下车,在细雨中站定,没有急着往里面走,等到田金贵的车上了办公楼大门前雨蓬的小坡时,他才往前走去,几步台阶上去,田金贵正好下车。

“局长。”张劲松面带微笑叫了一声。

田金贵也笑着点点头,道:“劲松啊,看你这样子很开心嘛,啊,是有什么好事啊?”

“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不一定要有好事。”张劲松笑着说,“不过今天应该会有好事吧,我想等会儿再到市政府去请示下领导,希望领导能够理解、能够支持局里的工作。”

听到这个话,田金贵原本准备迈开的步子便生生止住了,深深看了张劲松一眼,然后嘴角浮起个笑意,点头道:“唔,那你,跟领导详细解释清楚,把我们目前面临的困难和机遇都摆出来,要努力争取领导的支持,啊,我等你的好消息。”

张劲松就明白,田金贵今天不会再和自己一起去了。他心里有点遗憾,但也没有失望,因为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毕竟田金贵怎么说也是个行局的一把手呢,第一次能够带着他前去分管副市长办公室那是人情,再去一次的话,那就是自虐呢。

“不瞒您说,我这心里很忐忑啊,还是上次跟着您一起去心里有底一些。”尽管田金贵表达了不想去的意思,但张劲松还是要说两句好听的话,看似在劝他这次还是一起去,实则仅仅只是奉承一下的意思。

田金贵自然听出了张劲松话里的意思,笑呵呵地说:“忐忑就是激动,激动就是有**。啧,还是年轻好啊,**飞扬啊,啊。”

二人谈笑着走进了大门,然后一起上楼,那真叫一个相当热切的亲密无间啊。

在自己办公室稍稍坐了坐,张劲松翻看了些文件,又理了会儿思路,正准备动身去市政府之际,副局长戴金花走了进来:“小张局长在忙呢。”

听到小张局长这四个字,张劲松心里那份郁闷就别提了,但现在局领导们除了田金贵之外,都这么叫他,他心里不舒服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能硬受着。

“哟,戴局长大驾光临,有什么指示?”张劲松站起身,笑着伸手往沙发上指了指,“请坐,我给您泡茶,您可别见怪啊,这儿只有茶没有咖啡。”

戴金花挺优雅地坐下,笑着道:“可别客气,我喝水就行。”

张劲松自然不会真的倒杯水给她,反正直接用的一次性纸杯,水也就是饮水机里面的,只是多一个放茶叶的动作,不耽搁。

戴金花并没有起身,也没有道谢,稳稳地坐着接过茶杯,伸长嘴唇对着杯子里轻轻吹了几下,许是见尚有茶叶还浮在上面没有散开沉下,也就没有喝,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

张劲松在另一边沙发上坐下,看着戴金花没有开口,说起来戴金花级别比他高,又是局党组成员,可以说是他的领导。但毕竟二人职务都是副局长,分管的工作不一样,并且还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他也在刚开始打过招呼把礼数敬到也就行了,这时候没必要再主动说话,得等戴金花先开口——是你戴金花主动跑过来的,又不是我请你来的。

戴金花见张劲松老神在在地坐着没有说话的意思,便伸手在沙发抚手上拍了拍,又抬眼扫了扫四周,咳嗽了一声,道:“小张局长,你这儿的桌椅怎么都是?办公室搞的什么名堂,伍爱国平时办事很仔细的嘛,我一再叮嘱他一定要把你的办公室布置好,他就这么敷衍了事?不行,这个事情我要批评他,啊,让他重新布置。”

办公室主任伍爱国是田金贵的心腹不假,但戴金花却是办公室的分管领导,她说要批评伍爱国,那也是很正常的。只不过,她现在在张劲松面前说这个话,那重点就不在批评伍爱国上面,而是为了向张劲松示好,甚至于,她嘴上说要批评伍爱国,心里可能想都没往那方面去想。

张劲松无法从她这话里分辨得出自己办公室所有东西都是旧的这个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这儿装模作样,他也不想把这种小事记在心上,只是笑着说:“我看......也不错嘛,都还可以用,啊,局里也不宽裕,能节约就节约。谢谢戴局长对我的关心啊。”

“局里再不宽裕,也不能在这上面克扣你嘛。”戴金花就一本正经道,“小张局长啊,不是大姐我说你,节约确实是个好习惯,但也要分情况嘛。啊,你现在可是肩负着我们全局的希望啊,呵呵,少不了跟外面人打交道,在办公室里会客,搞得像样子一点,既是对客人的尊重,也能够提升我们随江的旅游形象嘛。啊,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我给伍爱国讲一声,看看你都有些什么要求。”

戴金花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劲松要再不接受这份好意,那可就很不识趣了,相当于打了戴金花一个耳光。那样的事情,张劲松怎么可能干呢?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他在班子中和张程强已经势同水火,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再和戴金花结仇。所以,他略作沉吟,便笑着接受了她的好意:“您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呵呵,我没什么要求,一切,恐怕还要麻烦姐姐您帮忙把把关哪,啊,您什么时候有空,我请您吃饭。”

既然戴金花都自称大姐了,他也就顺势叫几声姐姐,一个口头上的称呼换得她对自己工作上的支持,这生意怎么算怎么划得来嘛。不过,她这么热心主动的凑上来,肯定是有所求的,如果所求不大,能帮就帮上一帮,在官场中混,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