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74、敲打下属及求见领导的歪招

()

()174、敲打下属及求见领导的歪招

小吴!听到吴春波嘴里冒出这两个字,张劲松禁不住一阵心肝『乱』颤,靠,你怕是比我要大上二十来岁吧?还小吴呢,你不知道脸红我还觉得肉麻啊!旅游局里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才呢?现在知道讨好我了,早干嘛去了?

张劲松到旅游局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自上次会议决定由他来分管市场开发和景区开发相关工作以来,也有几天时间了,这中间,市场开发科科长杜发山早早地就过来向他汇报过工作了,虽然实际工作没什么可汇报的,但态度相当端正,对他这个分管局领导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尊重。而这个吴春波倒好,硬是拖了几天呢!

说起来,行业管理科在旅游那真是个相当有实权和科室,以前这个科室大家都羡慕着,但现在嘛,羡慕的人也有,但更多的人却是在等着看好戏呢。因为现在行业管理科在旅游局内就是个怪胎了,因为这一科室却有两个分管局领导,而且这两个分管局领导还是众所周知的对头,这样一来,行业管理科的处境就跟风箱里的老鼠差不多了——两头受气。

行业管理科原本是张程强分管的,但上次会议的时候,田金贵硬是把行业管理科里景区这一块儿划给了张劲松,一来是表现出对张劲松的支持和对张程强的打压,二来嘛,也不让张劲松太过得意——你想把整个的行业管理科都捏在手里,还得要靠田某人哇。

对于田金贵的心理,张劲松还是明白的,他暂时也没有争取更大权力的**,一心只想着怎么样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倒是没那个闲功夫去计较这个吴春波了。当然了,吴春波主动送上门来,张副局长心里那份不满便又冒出来了。

吴春波也很郁闷,不说旅游局,就算全市的行局里所有科室加起来,恐怕也找不出几个像他这么倒霉的科长来——顶上居然有两个分管副局长,并且两个副局长还势同水火,这让他的工作怎么做嘛。

吴春波也知道张劲松这么年轻就到旅游局当了副局长,那肯定是背景深厚前程远大的人,可是由于张程强积威太过强悍,而且吴春波对于那个比他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副局长有着相当强烈的嫉妒之心,所以,他并没有在得知张劲松分管了他科里的一些相关工作之后,就第一时间跑到这位小张局长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而是选择了等一等,既不得罪张程强,也能让自己面子上好过一些。

他也不是一定要用这几天时间来表现自己的硬气,实在是张程强往日的『**』威太重,他这也是迫不得已嘛!这不,今天不就主动过来了嘛,还在这么个比他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面前自称小吴了呢。其实他倒是想报上全名的,奈何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有勇气,可一见到张劲松的面,他就没那份勇气,情不自禁地把张程强平日里对他的叫法当成了自称。

眼见面前这位年轻的张副局长态度相当冷淡,吴春波就知道自己汇报工作不及时惹得对方生气了,不过他也不是特别在意——真要很在意的话,早就来汇报了。

脚步轻移,吴春波便站到了张劲松的办公桌前,微微咳嗽了一声,又轻轻笑了笑,将手上拿的文件往前递了出去,道:“张局长,这两天我借鉴研究了一下国内其它知名景区的开发案例,针对紫霞山的特『色』,做了个开发方案,不过我能力有限,见识也不多,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请您指正。”

这个话,一方面是说正事,另一方面,也是解释自己为什么等到今天才来汇报工作了,姿态放得相当低,服软的味道很是明确。

张劲松头都没抬,仿佛没听见似的。

吴春波的手就僵在半空中了,脸上神『色』无比尴尬,文件收回来也不好,放下去也不是,就这么在半空中一颤一颤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张劲松也没让他难受多久,大约过了个十多秒钟,这才抬起头,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放这儿吧。”然后重又埋头工作了。

吴春波脸上僵硬一笑,万般无奈地将文件放下,有心赌气转身就潇洒地离去,却又觉得不甘心,都已经过来装了回孙子,如果现在马上调头就走,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思想激烈地挣扎了一下,他还是没走,一脸唯唯诺诺地继续呆站着,头微微低下,一幅人畜无害的老实人模样。

又过了两分钟,张劲松再次抬起头,眯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吴春波,冷冷地说:“还有事?”

吴春波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不怕张劲松脸有多冷,只怕张劲松一直不说话,既然开口了,那么领导骂几句之后气就顺了,自己也能够安心了。

心神大定,吴春波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出了几分惶恐与激动,赶紧道:“哦,是这样的。张局长,关于紫霞山开发的前期工作,我还有点不成熟的建议,但是因为牵涉到跟市里要拨款的问题,所以没写进去,想先跟您汇报一下,听听您的指示。”

张劲松眉『毛』一扬,看看表,然后道:“我现在要出去,没时间。”

领导这是真生气了,并且不肯原谅啊!这一下吴春波可就真急了,一张脸五彩缤纷煞是好看,嘴唇颤抖了几下,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额头上瞬间就起了层几不可觉的细汗。

你终于知道怕了?张劲松心里冷哼一声,不再管他,自顾自地收拾了一下文件,提起包站起身了。

吴春波眼见张劲松这就要出去了,把心一横,急切道:“张局长,我,我就占用您几分钟时间。”

张劲松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好好敲打一下他,自然不会马上就让他放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有时间我通知你。啊。”

吴春波顿时就跟霜打的茄子一般了,垂头丧气道:“那,那我不打扰您了。明天我再给您汇报。”

张劲松眼神微微一闪,这家伙还有点意思嘛,这种情况下还能够说出这话来,看来也不是个肯轻易认输的人啊!行吧,看在你这么坚持的份上,明天给你个机会!

心里这么想着,但张劲松嘴上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再看了吴春波一眼,然后就迈步往门口走去。

吴春波见状,赶紧跟在他身后出门了,等着他关上门,又一路跟着走到了楼梯旁,目送他的身影转过楼梯的拐角到了下一层,这才长吐一口气,转身往自己办公室而去,心里暗想明天的汇报还得要认真对待才行啊。这个小张局长年龄不大脾气不小,而且那股子气势实在是『逼』人,果然不愧是从市委出来的人啊。

张劲松到市『政府』找粟文胜去汇报工作,照样没有先给赵成打电话,而是直接就跑过去了。

一见面,张劲松就微笑着打招呼道:“赵科长你好,我是张劲松,旅游局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