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76、有人送上门

在这个时间点上说这个话,基本上可以肯定是想中午一起吃个饭谈点事了。

现在的张劲松,一般人请吃饭他可不会随便答应。好在汪秀琴不是一般人,她也算是张劲松的老领导了,虽然当初二人之间闹得相当不愉快,但后来的关系毕竟还是有所缓和,尽管谈不上有多好,可总归有份上下级的交情摆在那儿,所以没有预约,直接打电话就问中午有没有时间,也不算唐突。

说实话,张劲松今天中午只准备休息一下的,不想跟人吃饭,因为跟人吃饭的话,至少也得吃上两个小时,真的是很浪费时间。若是个关系很好或者关系相当一般的人打这么个电话过来,他都好拒绝,偏偏像汪秀琴这样子关系不近不远的人,而且还是他的老领导,他就不好拒绝了——背个得势就忘恩的名声真的不好听,哪怕汪秀琴对他没恩呢,可还是老领导啊。现在的他,也比较注意起这些虚的东西了。

“汪主任发话了,我就算是再没时间,也得挤出时间来啊。”张劲松哈哈一笑,很痛快地说。

听到这话,汪秀琴就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道:“那我中午在紫霞会所等你。十二点半准时开餐,谁迟到了谁签单啊。”

靠,这话说得多不见外啊,我跟你有那么惯吗?张劲松心里无奈地呻吟了一下,却也只能答应下来,他发现吧,不管是领导还是下属,女同志说话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占优势呢?严肃起来那是工作认真,玩笑起来那叫温柔可人,连请别人吃饭规定时间都这么理直气壮还让人没办法生气拒绝。

张劲松笑着道:“领导,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这儿离得多远啊。”

汪秀琴就道:“现在你才是领导,啊,到市里当领导了就忘了我们这些基层的泥腿子了?你自己说说,你到旅游局之后想没想过请我吃餐饭呀?”

张劲松明白自己肯定是说不过她的,赶紧叫着委屈:“领导,我的书记同志,说话要讲证据啊。我告诉你,我今天早上还想着明天请你吃饭呢,正准备下班了给你打个电话,看看你在百忙之中抽不抽得出来那么一点点时间。”

当初一起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汪秀琴是班上的临时党支部书记,张劲松这么一叫,倒是一下显得亲切了许多,同学情谊显然比同事情谊要稍微纯粹那么一点点的。

汪秀琴又是一阵开心的笑:“你这张嘴呀,还是跟以前一样,抹了糖似的。不跟你贫了,下班了赶紧过来。”

挂断电话之后,张劲松不由得一阵纳闷,汪秀琴这是有什么事情呢?貌似最近有得忙了啊,要想着怎么想哄好粟文胜,要想着怎么样把局里的各种关系理清,还要等着听汪秀琴和戴金花这两个女人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考虑要不要帮忙。

不过,张劲松的感觉还是蛮好的,要换成以前,汪秀琴就算对他这么说话,也不会去紫霞会所吃饭,但现在却不一样了,她会在意他的感受来了——紫霞会所没有规定必须要什么级别的人才能进,只要有钱,都可以去消费,但消费真的很高,比随江大酒店要高许多,这对汪秀琴这么一个管委会的副主任来说,也是有点压力的,若非招待特别重要的人,她才不可能去那种地方呢。

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过十分了,张劲松想了想,就没再回旅游局了,驱车直奔开发区,到紫霞会所的时候,还不到十二点。他没急着给汪秀琴打电话,而是去了青鸾庄,武云没在,他也没去房间休息,而是让服务员泡了壶茶,坐着慢慢地喝。

十二点过十分的时候,汪秀琴打来电话:“订在画眉庄,你到哪儿了?”

画眉庄离青鸾庄不算远,但中间隔了好几座别墅,相互看不到。张劲松随口便道:“我马上到,画眉庄哪个厅?”

汪秀琴没说哪个厅,而是来了这么一句:“我到大堂等你。”

这女人会说话啊!张劲松心里暗想,她应该还没到画眉庄,还不知道在哪个厅,但却一点都没表示出来,说到大堂等着,既掩饰了自己还没到场就打电话催别人的不礼貌,又显得很尊重别人似的。啧,时间真的会让人改变呀,想当初刚从党校学习完毕初到开发区任副主任的时候,汪秀琴是何等傲气?现在也圆润......呃,是圆滑了啊。

“领导,您折煞我了,这叫我如何敢当啊?您先进去,我到了再问他们。”张劲松赶紧客气道,别说他现在还只是享受副处待遇,就算真的到副处级了,他也不愿让汪秀琴这个老领导等自己啊,这传出去也太不好听了。

汪秀琴原本就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不可能真的在大堂里等着张劲松,听到张劲松这么一说,她也就笑着道:“我都忘了,你也是那儿半个老板嘛,哪儿会找不到?呵呵,那就这样,你专心开车,呆会儿见。”

挂断电话后,张劲松想了想,招手叫过服务员,让她问一下今天开发区在画眉庄订的厅是几个人。服务员到一旁去打电话,很快就过来回复说是五个人。

五个人?除了自己和汪秀琴之外,那就还有三个啊。汪秀琴这是干什么?先前居然一点风声都没透,另三个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呢?

皱了皱眉,张劲松对汪秀琴这种事先不说明的搞法有就点意见了,但还不至于生气。只是心里暗暗决定,呆会儿如果觉得另外三个人属于那种不靠谱的,那就吃几口饭找个借口走了,如果靠谱呢,那就喝几杯。

又等了十分钟的样子,张劲松这才动身去画眉庄,汪秀琴自然也没在大堂等他,不过她应该跟服务员交待过,等到张劲松一进去,便有服务员引着他往里面走去。

出乎张劲松预料的是,里面四个人他居然认识两个,除了汪秀琴外,还有个老熟人——省委宣传部钟部长的公子钟五岩。而另外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戴着幅眼镜跟个大读大学生似的男人和一个目测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左右但实际上却看不出多大年纪的漂亮女人,他则很肯定自己以前并未见过。

钟五岩坐在上首,左边的位置是那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男人旁边就是那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右边的位置空着,汪秀琴和他就隔了那个空位置坐着。

“钟哥,汪主任,久等了啊。”张劲松一眼扫过,边往里走边笑着拱手道。

“赶紧过来,啊。”钟五岩笑着往右手边的空坐位指了指。

“我们也刚到,你来得挺快的啊,还真怕迟到了要你签单啊。”汪秀琴笑呵呵地说,显得跟张劲松关系很是亲近似的。

“那当然啊,我现在可签不起单,穷得很哪。汪主任请客,就是路上堵得走不通,我飞也要飞过来啊。”张劲松走到椅子旁,却没马上坐,而是对汪秀琴道,“领导,还是你坐这儿吧。”

汪秀琴还没答话,钟五岩就伸手在边上的椅子背上拍了拍,道:“老弟,你怎么那么啰嗦了,少废话,赶紧坐下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