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0、始料不及

黄欣黛被武云突然间的激动吓了一跳,侧脸看着她,满脸疑惑地发出个声音:“嗯?”

“这个王八蛋今天中午喝多了,我一下没注意到,他居然钻到你房间来睡了。”武云往那**看了一眼,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去找他算账,我现在就去找他!”

说着,她一扭身,就要出门而去。

“算什么账啊?”黄欣黛一把拉住武云的手,柔和地说,“不就是睡了一下嘛,又不是什么要紧事,算了。”

武云心中莫名就冒出了一股歪火,道:“凭什么算了?这是你的房间,凭什么让他睡?”

“好了,哪儿来那么大火气?”黄欣黛微微一笑,伸手在武云头上轻轻摸了摸,“你呀,都当总经理的人了,还这么风风火火的。”

武云的怒火却没有马上就消散,颇为幽怨地看了黄欣黛一眼,道:“欣黛姐,你今天晚上别睡这间房了。”

“把窗户开一会儿,散散味道就行了。”黄欣黛不喜欢空气清新剂之类的东西,她往**指了指,摇摇头道,“你专门为我准备的,我也不能辜负了你一番心意呀。”

“我床......我房间里的,跟你的一样。”武云咬咬下唇,说出了句话,目光便开始游离了,不敢和黄欣黛对视。

黄欣黛就在心里叹了口气,柔声道:“我在这儿睡就挺好了,你先去忙吧。乖,听话啊。”

“这儿有他的味道,不行。”武云直视着黄欣黛,恨恨地说,“你去我房间,我,我去睡客房。哼,都怪张劲松,我跟他没完。”

“你跟他怎么没完呀?我挺奇怪,他喝多了钻到我房间来干嘛?”黄欣黛摇摇头苦笑道,“你小姑的房间不就在隔壁吗?”

武云当然不可能说中午自己跟张劲松吵了一通,而小姑住的房间又是锁住了的,偏偏她每天都会进一遍她亲爱的欣黛姐的房间所以就没有锁让张劲松糊里糊涂地钻了进来,只能很不爽地找了个借口:“哼,还不是借酒发疯,我早就说他对你没安好心,你还总是帮他说话。”

黄欣黛道:“你这小脑袋瓜里都想些什么呀?他是你小姑的男朋友,别乱说。”

“我小姑的男朋友又怎么了?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武云看着黄欣黛,抓住她的手,眼神幽怨了起来,“欣黛姐,你别帮他说话好不好?我吃醋,我不准你喜欢他。”

黄欣黛无奈地说:“我没喜欢他。”

“没喜欢他那就到我房间去吧,我叫人把这儿窗户打开,吹一个晚上明天就不会有味道了。”武云脸上就露出了欢喜的表情,牵着黄欣黛就往外走。

黄欣黛任由她拉着,脚步随着她往前走动,心里的感觉怪怪的。就从那次武云醉酒之后,她对武云的感觉就发生了点微妙的变化,竟然有点喜欢看到武云在她面前或撒娇或生气,有时候武云抱着她赖着亲她一下的时候,她还会有种心跳的感觉。

她很明确地知道自己不是同性恋,但是,貌似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把武云当妹妹看待了,二人之间的感觉,或者说感情,已经悄无声息地发生了一点点让人无法抗拒的改变。这改变与那次武云喝醉酒之后和她相拥着亲吻并睡了一晚有很大的关系,但似乎,那一晚也不是决定性因素。

以前都是武云这丫头缠着自己,而现在呢,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有时候居然也会想到武云,甚至今天自己主动跑了过来,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难不成,最终自己还会爱上这丫头不成?

应该不会的,自己喜欢的明明是男人嘛。

带着满脑子的奇怪念头,黄欣黛已经被武云拉进房间,她扫了一眼,这**的东西果然跟自己**一模一样。唉,云丫头,你一片深情,我真的......消受不起啊。

武云一进房间,随手就把房门给关上了,然后猛地一把抱住黄欣黛,急切地说:“欣黛姐,我想你,好想你,天天都在想你。”

黄欣黛伸手就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道:“偶尔想一下就行了,别天天想,天天想还怎么干工作呀?”

武云道:“一想到你我做事的时候就特有劲。”

黄欣黛不说话,想推开她,却又想紧紧地抱着她。

武云嘴往黄欣黛脸上凑去,轻声道:“姐,我想吻你。”

黄欣黛头就扭了扭,双手也开始推她,道:“你赶紧去工作吧,啊,乖,我好累了,要休息了。”

“今天工作做完了,我要陪着你休息。”武云这时候才懒得去管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人物需要自己去陪一陪,这时候,她心里只有黄欣黛一个人。之前她就吩咐下去了,今天晚上不要随便打扰她。

这话一说完,武云也不等黄欣黛回话,就紧紧搂住她,嘴在她脸颊上亲吻起来,还一个劲地往她嘴唇上寻去。黄欣黛能够任由她抱着亲着,而且上次她喝多了之后也和她吻过,可是现在,对于和她接吻,却还是有几分抗拒的,头就不停地扭动着,嘴里还说着要她听话啊乖啊之类的言语,却没什么效果。

武云这时候有那么点欲火焚身的意思了,而且她感觉到了黄欣黛的抵抗并不是很强烈,自然不愿就这么着放过她了。

“云丫头,你别这样,放开我,你先放开我,乖。啊。”黄欣黛感觉到体内已经开始有些**在蠢蠢欲动了,呼吸急促了起来,赶紧道,“你别这样,我们先坐下,坐下来。啊,我最近练功好像出问题了。”

一听到这个话,武云的动作马上就停止了,紧张地盯着黄欣黛的眼睛,关切地说:“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不对劲。”黄欣黛皱了皱眉,道,“你帮我问了吗?这个功夫,光一个人练到底行不行啊?”

武云眉头就皱到了一起,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松开了怀抱,拉着黄欣黛在**坐下,然后很认真地问:“你给我说说具体的感受,比如说胸口闷啊,或者哪里痛啊这些,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感受啊。”黄欣黛想了想,道,“痛倒是不痛,就是练完功之后很烦躁,好半天静不下来。”

武云这时候就想到了张劲松所说的话了,心里也有几分忐忑起来,但还是微笑着安慰她道:“没事,这个毕竟是双修功嘛,你一个人练,肯定是不行的。要不这样,今天晚上,我们一起修练,看看效果怎么样?”

黄欣黛翻了个白眼道:“你都乱想些什么呀。”

“我可没乱想。”武云一本正经道,“我说的是双修,是修行,你可别想歪了。”

黄欣黛道:“哼,我才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好姐姐,你就相信我吧。”武云说着,便又伸手搂住了她,嘴凑到她耳边道,“我保证不乱来,好不好?”

“别闹了。”黄欣黛压下心里的**,道,“双修是阴阳双修,要男女互补,我们两个,不行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