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1、吴长顺的态度

武云以为张功松会按照上次约定好了的说辞讲给黄欣黛听,所以她才放心大胆地叫他过来,并且已经准备不追究他中午睡错房间的错误,却不料他居然玩了这么一出。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句话吼完,不等张劲松解释,武云伸出的手掌一屈一弹,劲风直扑张劲松脸面而去。

张劲松脚下一退,避开这一记划掌,喝道:“你干什么?”

武云不答话,脚步一错,欺身便进,双臂轮起,一拳接一拳不要本钱般直往张劲松砸了过去。张劲松没料到武云的反应会这么大,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就动手了,他更没料到武云的武功比之以往更见精进,连挡带避之下,退了好几步居然还没完全瓦解她的攻势。

绕过沙发之后,黄欣黛也已经过来拉架了,张劲松这才舒了口气,冲武云道:“你发神经啊?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武云怒目圆瞪,一幅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毫不示弱吼道:“你才发神经!”转移了视线,她又换了种语气对黄欣黛道,“欣黛姐,你让开,让我教训教训这个王八蛋。”

“武云,你别太过火了啊,别以为我让着你就怕你了。”张劲松一脸怒容道。

“行了行了,你们一个人少说一句行不行?”黄欣黛适时插话了,看了武云一眼,她知道这次这二人之间的不愉快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好的,便对张劲松道,“你先回去吧,明天打电话。”

张劲松点点头,转身而去。

武云又朝张劲松吼了几声,直到他的背影不见,这才满脸醋意地看着黄欣黛,半是发火半是哀怨地说:“你明天还给他打电话干嘛啊?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啊?”

黄欣黛眨了眨眼,拉着武云坐下来,柔声道:“打个电话也没什么呀?你总不会也要我和你一样,跟他打架吧?我可打不过他。”

武云对黄欣黛真的不怎么生得起气来,哪怕这时候心里火气还相当旺,她也强行压了下去,只是看着黄欣黛道:“那你明天不准给他打电话。”

黄欣黛这时候自然就依着她的意思道:“好,不给他打电话。”

武云便又搂住了黄欣黛,略带点撒娇的味道得寸进尺道:“那我今天晚上要和你一起睡。”

“不行。”黄欣黛断然拒绝,然后又温柔地安慰道,“我今天很累了,要早点休息,你别调皮了。乖啊。”

武云眨着眼道:“乖了你就要喜欢我。”

黄欣黛点点头:“嗯,乖了就喜欢你。”

“那你亲我一下。”武云两眼满是渴求地看着黄欣黛,搂得她更紧。

黄欣黛心里感觉怪怪的,鬼使神差地在武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好了,我要去休息了。”

“我要再亲你一下。”武云这时候表现得就像个刚刚恋爱的孩子似的,眼中除了恋人之外,别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就这么着,二人在沙发上亲来亲去纠缠了好几个回合,直到武云迫不及待又想接吻的时候,黄欣黛这才下定决心推开她。武云也没有再过多的纠缠,把黄欣黛送回房间,无奈但又相当痛快地表示今天晚上她绝对不会进这个房间,然后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

张劲松今天晚上心情相当不好,哪怕得了戴金花这个盟友,他也心情不好——任是谁被人莫名其妙地一阵一通强攻得险无还手之力,都会心情不好的。

以前他也和武云这番吵过动手过,可是却没哪一次像今天这样心里冒火。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火大,在黄欣黛说出叫他先回去明天打电话的话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要当场和武云在拳脚上真正分个高下。

张劲松一路开着车窗,直到驾车回了市区,心里的怒火才渐渐平息了下来。在这时候,黄欣黛却打来了电话,张劲松将车靠边停下,接起电话,黄欣黛也没别的事情,就是说武云年纪小脾气大,但其实心性不坏,要他别生她的气。

别说张劲松这会儿气已经消了,就算是还在生气,他也不可能真说出来,听着黄欣黛那悦耳的声音,他便用很豪气的语调说没关系,自己怎么可能生那丫头的气呢?

听到张劲松的语气很轻松,黄欣黛又客套了两句,想问一下双修功的事情,但总觉得不好开口,比先前三个人一起的时候她只包听不包说难为情多了,犹豫了一下,终是什么都没问,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劲松只觉得黄欣黛似乎有话要说却不知道为什么没说,略一思虑,便觉得应该跟双修功脱不了关系了。只是黄欣黛不主动提起来,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个功法跟别的事情不一样啊,随便说出来,难免会给人轻浮的感觉。

第二天,张功松就陪着钟五岩、苏红、苍龙柯前往紫霞山实地考察,汪秀琴则没有加入这个行列之中了。

到紫霞观后,钟五岩和苍龙柯都只是献上了些不多不少的香火钱,而苏红却是一下拿出了二十万的现金,怪不得张劲松看她提在手上的包挺沉的。随了功德,苏红提出想见一见吴长顺,对这个要求,张功松自然没有拒绝,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暗想,自己要是不混体制的话,如果能够用心把师父那一套请符算命看相排卦的功夫学到手,肯定也会生活得相当滋润的。

苏红要见吴长顺,并没有避开钟五岩和苍龙柯的意思,而张劲松也没回避,就在师父房里坐着,没想到苏红第一个问题居然是问婚姻。几句话之后,张劲松才知道自己看错了,这个苏红,和苍龙柯之间可能还真的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昨天自己还以为这二人不是恋人也是情人呢。啧,这思想是有多不纯洁啊。

钟五岩知道吴长顺在紫霞观的地位,明白紫霞观开发,这位老道士的意见甚至比现任主持都要有份量,所以他凑到张劲松耳边,轻轻提醒了一句:“老弟啊,合作的事情,你看是不是先征求一下道长的意见?”

张劲松看了钟五岩一眼,然后道:“我等下单独跟他说。”

钟五岩就笑着点点头:“也对,单独沟通比较好。”

张劲松懒得去细想钟五岩这是真心话还是有了点不舒服,这个事情他自己都心里没底,一点也不清楚师父是什么态度,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当着他们的面跟师父提起啊。

像苏红这样出手大方的人不是没有,但平时还是很少见的,所以今天观里会专门为他们准备道家餐,从吴长顺房间一出来,便有道士引着去参观紫霞观了,而张劲松就呆在房间里,把苍龙柯的意思跟吴长顺说了说。

吴长顺听罢,笑了笑道:“改革开放嘛,宗教的发展也要顺应潮流,只要本心不变,方式方法可以灵活多变。啊,这个事情我不管,具体的事情,你可以跟你师兄商量一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