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2、分管领导松口

金卓早就得到了吴长顺的示意,对苍龙柯这个话,他装作没听出其话里的真正含义似的,只是微笑道谢,再无他话。

苍龙柯眉毛微微皱了皱,看了钟五岩一眼。钟五岩脸上表情不变,但目光却投向了张劲松。张劲松就知道,这时候得自己说话了,毕竟搞旅游开发还是自己这方面更加迫切,钟五岩和苍龙柯只是觉得这边有赚钱的机会,自己还是得适时表现出一点点的主动,要不然钟五岩他们面子怎么过得去?

叫了声师兄,张劲松便笑着把苍龙柯的打算说了一下,当然,说的时候也很是注意方式方法,结合着先前苍龙柯所说的别的景区宗教场所的开发办法,将苍龙柯给描述成了专门为了解决紫霞山困难的大好人似的。

干了那么长时间的招商局长,又在市委组织部呆了那么久,往人脸上贴金的事儿,张劲松干起来那叫一个得心应手驾轻就熟。

听到张劲松的一番话,苍龙柯心里还是有点舒服的,便把目光投向了金卓,他要看看,这位主持道长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金卓这次没让苍龙柯失望,淡淡然说话了:“感谢苍总对道观文化的热爱和紫霞观的关心,小师弟说的事情嘛,这个,还要看民宗委、以及家师是什么意见,现在的紫霞观,可是师尊一力重建的,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感情......”

苍龙柯听到这个话,就知道有戏了,同时也明白,这个事情的重点还是在吴长顺身上,需要点时间,也需要费些工夫。

吃完道家餐,张劲松又陪着他们到紫霞山上几处不错的景点看了看,沿途讲了些不知道是谁编出来的神话传说以及两个电影剧组在这儿发生的些趣事,倒也一路欢声笑语不断。当然,几人也聊起了紫霞观甚至是紫霞山具体应该如何开发,张劲松也适时表示,师父的工作,他会尽力去做,但民宗委那边,他是一个人都不认识啊,至于最后能不能成,那就要看天意了,不过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大家还是兄弟,还是朋友,这感情是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

......

从紫霞山下来,已是下午,但还没到下班的时候。张劲松还想陪着这三个人玩到夜里的,可苍龙柯却说公司有事,要赶回去。

张劲松稍作挽留,见他着实坚持,便也不再强求。

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比较早,张劲松想了想还是没给黄欣黛打电话,也没回局里,而是驱车直奔市政府。

自从上次和粟文胜交谈过后,张劲松可是看到了些许希望,他已经打定主意,紫霞山的旅游开发,一定要得到粟文胜的支持。别说他现在只是旅游局的副局长,就算是正印大局长,要是没这个分管副市长的支持,许多工作都是没法开展的。

跟前两次一样,张劲松这次过来,还是没有事先打电话,不过赵成对这家伙已经有点心虚了,所以尽管满肚子不快活,却还是进去向粟文胜请示了。

粟文胜听到张劲松又过来汇报工作了,心里只是觉得奇怪,却没了像上次一样的怒气,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张劲松一进门,见粟文胜没有搞领导学习时间那一套,并且还脸色还不错地看着他,便笑着道:“粟市长好。”

粟文胜点点头,也没叫他坐,淡淡然道:“小张啊,有什么事?”

张劲松是打定主意跟粟文胜汇报工作的时候要不走寻常路,便笑着道:“渴得不行,到领导这儿来讨杯水喝。”

这小子还真敢说!粟文胜被他这话给逗笑了,下属问领导讨水喝,做领导的也不可能拒绝。他笑了笑,让张劲松坐下,然后吩咐赵成给张劲松泡杯茶。

赵成对张劲松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明明跟粟老板有仇,可是为什么粟老板对他还挺客气呢?就算是招商局、开发区等单位的一把手过来,老板也很少有茶水给他们喝啊。这个张劲松,只是旅游局一个副局长,还是没进局党组的,他凭什么啊?

纳闷归纳闷,这位副市长秘书在送完茶退出之后,心里就觉得以后对张劲松恐怕要稍稍改变一下看法了。

张劲松自然不会去在意赵成心里对他是什么感觉,他口渴只是个借口,用以拉近和粟文胜的距离,轻轻抿了一口,嘴巴了下嘴皮子,赞道:“领导,您这茶味道喝起来味道很特别,舌头酥酥的,我还是第一次喝这样的茶呢。这种茶外面应该没卖的吧?啧,下次想喝的时候,看来还得打扰您哪。”

粟文胜郁闷不已,我跟你有那么熟吗?一个一口领导叫得那么亲热,居然还惦记上我的茶了。不过,粟文胜心里再郁闷,脸上也不好表现出来。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自己刚才也请他喝了茶,这时候因为他赞扬了一番茶好就生气,那也太没点当领导的胸襟了。不仅没办法生气,他还得表现出一个市领导应有的胸襟和大方,微笑道:“呵呵,喜欢喝呆会儿就带点回去。”

这个话张劲松自然是听懂了的,粟副市长宁愿给他点茶叶,也不希望看到他时不时跑过来汇报工作。而且副市长大人就这么仅仅一句话,也是在向他点明,有事情就赶紧说,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茶喝了,你就赶紧走吧,领导忙着呢。

既然粟文胜把意思表达出来了,张劲松也就不再客气,谢过粟文胜之后便把话引上了正题:“领导,今天我过来还有个情况要向您汇报。目前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一家旅游企业,他们有向紫霞山投资的意向,不过由于没什么竞争对手,他们的条件比较苛刻。您看,咱们是不是尽快再谈几个意向,等到谈判的时候,也好把握主动权啊。”

“唔......”粟文胜点点头,然后道,“这么快就联系到投资商了?好,好。小张啊,市委市政府没有看错你,啊,有你在旅游局,我对咱们随江的旅游事业是有信心的。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啊,这就是好钢用在了刀刃上,要努力克服困难,争取早日把旅游搞起来,为随江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形象宣传添砖加瓦。”

啧,这个粟文胜,居然不往那方面接话啊!张劲松不信粟文胜没听懂自己的意思,可是人家是领导,要装作没听懂,他也没办法,只能继续拍奉承了:“非常感谢市委市政府对我的信任,也非常感谢领导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也就是跑跑腿,都是粟市长您领导有方,要不是上次到您这儿听了您的指示,我哪儿能这么快找到投资商?相信在您的正确领导下,随江的旅游事业会很快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这个奉承话听得粟文胜很舒服,眼看着再有一年多时间就要换届了,但自己能不能捞个好差事却还心里没底。陈继恩换届的时候就要退了,自己在省里的靠山也没给自己一个准信,貌似自己的政绩还不够啊。想要更进一步,还是要政绩啊!自己分管着招商局和开发区,开发区的发展都有目共睹,这份政绩也算是较为耀眼了,可是,想要光凭这份政绩,想进市委常委会恐怕希望不大啊。但如果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呢?真要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自己再到省里搞搞关系,别说仅仅进常委会,恐怕就是常务副市长的位子,自己也能够惦记一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