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正文 183、叫姐姐

183、叫姐姐?

车刚出市政府来到马路上,黄欣黛就打过来电话,叫他晚上一块儿吃饭。张劲松略微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也没问是不是跟武云一起。?

在张劲松想来,不管武云心里是快活还是恼怒,只要她在随江,她都不可能放着黄欣黛单独跟他吃饭的。然而他没料到的是,等他到场之后才发现,居然只黄欣黛一个人坐着等他。?

“黄老师,云丫头呢?”张劲松坐下后便很直接地相问。他感觉到了那丫头越来越喜欢吃醋,可不愿莫名其妙又和她过几招。?

“她有朋友过来了。”黄欣黛笑着解释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张劲松点点头,看了看黄欣黛,就觉得二人现在这么坐着竟然有点尴尬起来,气氛不像以前那么随和了。?

“你喝不喝酒?”黄欣黛看着张功松道。?

张劲松道:“我喝不喝都可以,要不,还是陪你喝两杯吧。”?

“什么叫陪我喝两杯,你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黄欣黛轻笑了起来,“不过喝酒之后可别再钻错房间了啊。”?

“啊。”张劲松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老脸不禁一红,道,“这个,你都知道了啊。难怪云丫头昨天晚上对我那么大意见呢。我还以为她又莫名其妙吃醋了,原来是发现我中午睡到她房里去了啊。怪不得呢,啧,我也不是有意的,其实我都不知道怎么就到她房间了。”?

“那是我的房间。”黄欣黛眨眨眼道,“你没少过来这边吧?会不知道她的房间是哪间?”?

这个问题问得张劲松真的相当无地自容,他确实到青鸾庄不少次,武云也确实告诉过他哪间房是谁的,可是他哪儿有那闲心去记那些事情呢?更何况在喝多了的状态下,他哪儿分得清啊?等醒来后,第一直觉那房间就是武云的,从房间出来后,他更确认了——因为他看到过好几次武云从那间房里进进出出的。?

现在听到黄欣黛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那房间是武云为黄欣黛准备的,黄欣黛不在随江的日子,那她武云肯定会有很多时间呆在那间房里了——见不到人那就多看看她用过的东西,也是种缓解相思的方法嘛。?

只是,张劲松看着黄欣黛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想到昨天下午自己居然在会睡在她**,这感觉真是怪异得没法说了。?

“这个......嗯......黄老师,这个,我真不知道那个是你的房间。”张劲松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特别不好意思地说,“黄老师,对不起啊,真的很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

黄欣黛看着他这幅表情,就笑出了声:“真不是有意的?”?

“真不是。”张劲松顺口就这么应了一声,随后又笑了起来,“其实,如果,嘿嘿。”?

“嘿嘿什么呀。”黄欣黛翻了翻眼皮,嗔道,“你说话不是挺爽快的吗?怎么也学得这么吞吞吐吐了?”?

张劲松道:“跟别人说话我都不吞吞吐吐,可是跟你说话,我这不是......我紧张呀。”?

黄欣黛道:“我又不会吃了你,你紧张什么呀。”?

张劲松嘿嘿一笑,口花花了起来:“你要真吃了我,我还不紧张了。”?

黄欣黛看着他道:“哼,胆子不小啊,连老师也敢调戏。”?

张劲松赶紧恭维道:“冤枉啊,我一直都是暗恋你,哪儿敢调戏你啊,你在我心中,就是最完美的女神......”?

黄欣黛一脸微笑地听着他说,也不插嘴,只是忽然抬头往门口望去。这一望,张劲松心里就是一惊,以为武云过来了,赶紧扭头去望,却发现门关得紧紧的,什么都没有。再转头,便迎上了黄欣黛那一抹玩味的目光,他就明白自己刚才已经悄无声息中被她给小小地捉弄了一把。?

只不过面对黄欣黛这种捉弄,他也生不出起气来,只能嘿嘿笑了笑,然后道:“是不是还有人来?”?

“没人了。”黄欣黛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把服务员叫了进来,吩咐上菜,要了瓶红酒。?

菜上来,酒入杯,黄欣黛让服务员出去了。?

“黄老师,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工作中,我都得到了你最无私最珍贵最及时的帮助,但却一直没有专门谢过你,我惭愧啊。”张劲松站起身,举着杯,满脸诚挚地说,“今天呢,啊,这个也不算专门谢你,但我还是要感谢。黄老师,谢谢你。要是没有你,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黄欣黛也站了起来,笑着道:“你这话我听着怎么感觉那么怪呢?什么叫没有我就没有你呀?我只是你老师,又不是你......”?

最后一个字,黄欣黛没有说出来,可张劲松知道是什么意思,就笑着道:“我的老师啊,你不想我再暗恋你就明说好不好?说话不带这么拐弯抹角的。”?

“你暗恋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我才懒得管呢。”黄欣黛说了这句,便跟他碰了一下杯,浅浅喝了一口,然后道,“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你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要是让她知道你随便暗恋别人,有你好受的。”?

张劲松也喝了口酒,避重就轻道:“我从小到大就只暗恋过你一个人好不好?怎么可能随便暗恋别人?”?

黄欣黛坐了下来,道:“我刚才应该把你这话录下来,给武玲听一听。”?

“别啊,你是我老师啊。”张劲松夸张地说了句,这才坐下,道,“唉,要是我开始能够和你多接触一些,你会不会给我个机会啊?”?

“你不用一口一个老师提醒我老了好不好?不知道女人都怕老吗?”黄欣黛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对他的问题像是没听见似的,不作应对。?

张劲松从善如流,点点头道:“行,我不叫你老师,我叫你妹妹行了吧?黛妹妹。”?

“讨打是不是?”黄欣黛咯咯笑着道,“叫姐姐。”?

“姐姐。”张劲松拖长声音叫了一声,然后道,“你今天跟平时不太一样啊。在我的记忆中,你就只有在刚开始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像现在这么笑着开过玩笑,也就那么几次吧,后来给人的感觉都挺不好接近的。”?

黄欣黛道:“没有吧?你们不是一直都很爱跟我说话吗?”?

张劲松吃着菜,漫不经心道:“应该说我们都很爱你,跟你说话只是手段,目的还是想接近你,但接近不了。”?

黄欣黛笑着道:“行了行了,少在这儿花言巧语,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你这一套对我没用。”?

“那什么对你有用?”张劲松笑嘻嘻地问。?

黄欣黛眨眨眼道:“像你师父一样年轻......”?

张劲松笑了笑,明白她今天请自己过来是为什么了,难怪不让武云在场呢,昨天自己就是因为没按武云的意思说话,所以武云只差拼命,今天她这么单独地相约,肯定是要听真话了。认真考虑了一下,张劲松就说这个功法是双修的,道家讲究的是阴阳双修,按道理说应该要男女搭配的,不过这个功法,男人修成的机率比女人更低。说到这儿,他就不再说话,又向她举了举杯,这次却没再站起来了。两个人围着个大桌子吃饭喝红酒,总不能还把气氛搞得跟十来个人喝五粮液似的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