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5、男朋友

185、男朋友

张劲松在办公室里郁闷的时候,张程强这会儿却相当舒服了。今天粟文胜过来视察工作,虽然一直都对张劲松赞许有加,可是也没冷落了张程强,虽然在迎接的时候没表现出什么来,可最后吃饭的时候,粟副市长还是对他表现出了些不同寻常的关怀的。

哼,张劲松,你小子别以为搞出了点动静就可以在旅游局横行霸道了,别以为粟市长过来视察跟你说了几句话就对你很看重了,你要搞清楚,紫霞观是被你搞出了名,但是,你这个出名却是建立在把粟市长名声搞臭的基础上的——妈的,为了一个香港的明星,你居然置领导的脸面于不顾,以后有你好果子吃的。这次且让你出个风头,让你得意一会儿,可你又能得意多久?今天老子可是看出来了,任由你这么个毛头小子占尽了风光,另几位心里可是都不怎么舒坦呢。

黄欣黛还是很讲信用的,说话算话,晚上就给张劲松打了电话过来,说跟李淑汶通过电话了,李淑汶对于紫霞山的旅游开发,还是很看好的,近期就会安排时间,再次过来随江,就紫霞山开发的相关事宜跟随江方面进行深入的探讨。

李淑汶什么时候过来,时间未定,安青县那个案子在中院判了死刑(前文写的是县法院,可死刑要中院才能判,更正一下,前几天作过说明的,对不起诸位啊),那人已上诉至省高院,省高院应该会维持原判,想必李淑汶是要等到高院的结果出来了才肯过来吧。

第二天上午,张劲松就呆在局里哪儿都没去,听取了下面两个科长的工作汇报,再到网上看了看新闻找了点资料,很容易就到下班时间了。

下班后,张劲松也没闲着,因为他要请白珊珊吃饭,本来白珊珊是想请他吃晚饭的,耐何今天一大早石三勇就给他打了电话,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他只好说中午由他来安排,白珊珊自然没有意见——跟领导吃饭,当然得将就着领导的时间啊。

今天张劲松请客的地方没放在紫霞会所,因为白珊珊只一个人,他可不想再听到武云阴阳怪气的话了,虽然他和白珊珊之间确实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但注意一点也是应该的,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

他觉得武云恐怕现在都对他一肚子的怨气,可不想在这时候惹得那丫头不痛快。

白珊珊今天是着实了打扮一番的,整个人不管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显得比平时要迷人几分。当然了,这份迷人跟徐倩相比,还是相差了许多,张劲松见到她也只是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并没有被她迷住——都知根知底了的,就算是去做个整容手术再回来,留给人的感觉也是以前的啊。

不过,心里的感觉张劲松是不可能表露出来的,漂亮话也是要说几句话的,毕竟是自己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心腹啊,那感情可不一般呢。

“珊珊啊,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漂亮了,要再等段时间没看到你,恐怕都不敢认了。”张劲松坐下后对还站着的白珊珊道,伸手在空中压了压,做了个要她也坐下的动作。

“局长,你就别逗我了,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有数,再漂亮还能漂亮过你女朋友呀?不过听到你这么说,我心里美呀。”白珊珊说着便坐了下来,她和张劲松说话还是跟以前一样随意,没有因为张劲松位置越来越高而刻意恭敬,但也绝不会失了礼数。

这时候,服务员把菜谱递向张劲松,请他点菜,他接过来,随手翻开看了看,又扔在桌子上,手指轻轻一转,将菜谱转到了白珊珊面前,道:“今天我请你,你点菜,指着你喜欢的点。”

“哈哈,跟着局长就是舒服,那我就不客气了。”白珊珊很爽快地捞起菜单,翻开后快速点了三个菜,都是张劲松爱吃的,然后才点了两个自己喜欢吃的菜。她明白张劲松对她这么好,那是因为她说话做事还入得了他的法眼,自然不会得意忘形。领导叫你点菜,你不推辞那叫听招呼,可若是不知道先点几个领导喜欢吃的,那就叫目无领导了。

见白珊珊很懂规矩,张劲松心里就相当舒坦了,挥手就让服务员出去了。人不多的饭局,他一般都不喜欢有服务员呆在包厢里,说话吃饭都自在些,偶尔说两句私密话,也不用遮遮掩掩。当然了,人多的话,基本上就没什么秘密话可说,有服务员呆在边上倒酒添茶,那也省心许多。

至于喝酒,白珊珊也跟别人不一样,别的人征询张劲松意见的时候,多半会问喝红酒还是白酒,但白珊珊却是直接问道:“局长,今天比较热,喝点啤酒吧?”

“行,喝啤酒。不过珊珊哪,啤酒你可别喝太多了,小心长肚子啊。”张劲松点点头,他是知道的,白珊珊以前喜欢去酒吧,不管冬天夏天,都喜欢喝啤酒。只是不知道,她现在还常去酒吧吗?

白珊珊就皱起了眉头,道:“唉,领导啊,你就别说我的伤心事了行不行?就这两个月,我足够足长了十二斤!唉......”

“当领导了嘛,运动得少了,长点肉正常。”张劲松两眼往她身上看了看,就笑呵呵地说,“没事,看不出来。”

“什么呀,我算什么领导呀。”白珊珊眨着眼睛道,“再说了,这长肉跟当不当领导没关系的,徐主任那么大个领导,我看她就总是那么漂亮,身材也一直那么好。”

徐主任经常跟我做运动呢,一天都要出多少汗你知道吗?床单都会湿一大片的!张劲松心里来了这么一句,脸上却一本正经道:“徐主任确实漂亮。最近工作怎么样?”

提到工作,白珊珊眼中闪过一丝怅然,道:“有你打的底子在那儿,按照你当初制定的规矩办,工作开展起来还是很容易的,至于以后的工作嘛,暂时还不好说。”

“嗯?”张劲松一听她这个话,就有点奇怪了,前面的马屁拍得那么好,怎么后面一句话,就急转直下了呢?这丫头,是诉苦来了吗?诉苦诉得这么直白,而且诉苦的时候还跟前面说话一样,称呼自己的时候不用您字而用你,呵呵,这恐怕是受了委屈在撒娇呢,这自己还真得听一听啊。

白珊珊跟张劲松说话不需要怎么绕弯,见张劲松有听自己说话的意思,她赶紧直通通地说了出来:“昨天苏局长上班了。”

张劲松看着白珊珊,有点明白了:“新局长定下来了?”

“都已经上班了。”白珊珊点点头,道,“前段时间管委会里很多人都相当活跃,盯着这个位子呢,不过谁也没想到,最后却是从市招商局调过来的。”

“哦。”张劲松点点头,这个事情,徐倩没跟他提起过,不过他脑子里只是稍稍一转,就明白了徐倩的意图。招商这一块儿,不管划给谁分管,徐倩肯定都是要能够控制住才行的,以前有他张劲松在,汪秀琴这个分管副主任也就真的只挂了个名。而等张劲松走了之后,如果白珊珊能够顺位,那徐倩也没意见,可是白珊珊的资历还是太浅,而用开发区内别的人嘛,忠心的有,但是精通招商业务并且在关键时候敢硬抗汪秀琴的人恐怕很难找到。所以,她徐大主任就把主意打到了市招商局头上——毕竟她以前是那儿的副局长呢,再怎么着也会有一两个既精通业务又忠心的下属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