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6、太小了

白珊珊的男朋友来得很快,不过等他赶到的时候,酒菜都已经上来,只是张劲松和白珊珊二人还没动筷子罢了。他一进包厢,眼见白珊珊跟一个很有几分帅气的男人在一起吃饭,边上又没旁的人,眼神就有几分凌厉了,虽然未着警服,可也有一股气势扑面而来。

白珊珊一见男朋友这反映,就觉得恐怕他在吃醋了,心里有点不爽,却笑着介绍道:“这是市旅游局张局长,我的老领导;这是孙光耀,分局刑警大队的。”

孙光耀前不久刚和前女友分手,分手的原因就是前女友跟她的一个客户关系暧昧,现在一进来,却发现这个刚刚确定了关系了才两天的女人和一个帅气男子单独一起,心里正不爽得很,可一听到她的介绍,那份醋意就去了大半,不过心里多少还残存了点不爽——以前那女孩子能够跟客户不清不楚的,现在这个就不能跟领导搞到一块儿去吗?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知道了张劲松的身份之后,孙光耀脸上就浮现出了些许笑意,朝张劲松伸出右手,道:“张局长,你好。”

张劲松站起身,伸出右手跟他握在了一起,微笑着道:“好。孙警官果然一表人才,小白有眼光。”

叫一声孙警官而没喊小孙,这是张劲松给白珊珊面子,也是张劲松跟孙光耀还是初次认识,不着痕迹地留了些距离出来——张局长现在可是享受副处待遇的领导,在体制内不熟的人面前,保持一定的距离很有必要。

孙光耀笑了笑,没说话。

张劲松松开了手,心想这家伙看上去还不错嘛,没有像白珊珊所说的那样不会讲话没大没小啊,虽然话不多,可眼神未见飘浮,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心理素质太差了也不适合干刑警不是?

呃,不过这小子看上去还有点点傲气啊,见了女朋友的老领导,就生受了“孙警官”这个称呼,竟然不知道谦虚一句诸如您叫我小孙就可以了之类的话,也不知道白珊珊降不降得住他。

人都是自私的,身为男人,张劲松想的是要让自己的女人听话,可是作为白珊珊的老领导,他就希望在生活中,白珊珊能够把她男人给治住。

几杯酒过后,孙光耀或许是觉得张劲松这个人还不错,话便多了起来。聊了几句,张劲松问道:“你是上清的?上清那边姓孙的应该是大姓吧?”

“嗯,上清姓孙的比较多,县城里不是很多,到随江市里嘛,反正我是没遇到几个。”孙光耀笑着道,“我们局里,目前还就我一个姓孙的。”

“市局啊?”张劲松问。

“那不是,就光分局里边。”孙光耀摇摇头,“市局里面倒是有几个,孙大圣就是市局的,你可能都听过。”

孙大圣此人,张劲松还真的听说过,此人姓孙,长得尖嘴猴腮的,以前很多人都喊他孙猴子,后来孙猴子一步步往上,叫他孙猴子的人就越来越少了,等他混到交警支队支队长的时候,就没人叫他猴子了,而称之为孙大圣——毕竟是副处级领导了,再叫猴子也太难听了。不过,谁都知道,孙大圣,其实还是猴子。

当然了,孙大圣这个叫法,现在已经没人当面叫他了,下级不敢叫,领导不屑叫,但在背地里,许多人提到他,用的还是孙大圣这三个字。

张劲松听到孙光耀这个话,心里的感觉就是怪怪的,果然就和白珊珊所说的一样,这小子说话真是没大没小,就算你是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的刑警,不是市局的,可孙大圣毕竟是市交警支队的支队长,堂堂副处级干部,是你们公安系统的领导,你怎么能在外面用这个说法呢?太不尊重领导了吧?况且,说不定大领导一高兴,就提拔他当了市局纪检书记或者副局长呢?我是不会闲得无聊跟人说这个事情,但看你这神情,恐怕在许多面前说到孙支队长的时候,用的都是孙大圣这三个字而非交警支队孙支这类敬语吧。

这个孙光耀,说话可是比基层派出所的干警还豪放啊,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神经粗大还是有恃无恐。脑子里稍一思虑,张劲松就觉得八成应该是后者,戴金花的老公姓孙,而这个孙光耀说分局就他一个姓孙的,恐怕眼前这小子应该就是戴金花的儿子了吧?

听戴金花所说的,她儿子应该是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吧,看上去似乎也确实比白珊珊要小一点。啧,姐弟恋啊。

不过一想到自己和武玲之间、和徐倩之间的年龄差距,张劲松也就释然了。听戴金花说她儿子读书谈恋爱找工作都是不怎么听话的,这个谈恋爱,指的是白珊珊吗?白珊珊的条件,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家里小有些钱,人也漂亮,而且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副科级干部了,这样的女孩子做儿媳妇,戴金花会不满意?

脑子里有太多疑惑,张劲松随便几句话一套,虽然孙光耀没有明确地说自己父母是做什么的,但话语间对人大工作多谈了几句,张劲松便觉得差不多可以肯定,这小子就是戴金花的儿子。

这倒不是孙光耀身为刑警却没一点警觉性,而是他压根就没想到张劲松会对他的身份感兴趣,而且平时他对于自己父母的工作职位什么的,不会刻意去说,但也不刻意隐瞒,别人知道了,那就知道了,别人不知道,他也不会主动提及。

晚上和石三勇吃饭正想说一说戴金花所求之事呢,没想到中午居然就见着这小子了,并且这小子还是白珊珊的男朋友。张劲松不得不感慨,随江真的太小了,随便来个人都能够扯出许多杂七杂八的关系啊。

张劲松没有提到戴金花,就像是根本就不清楚孙光耀底细似的,一番酒喝下来,他对孙光耀也有了点比较客观的了解。

......

晚上吃饭的时候,并不止石三勇一个人,邵和平也跟他一起,二人一是为了跟张劲松联络联络感情;二来嘛,也是听到了风声说是有投资商过来要开发紫霞山了,想再到张劲松口里探点话,再次把石材供应的事情说一说。

张劲松没管石三勇已经调到开发区当局长了怎么还敢在石材公司中留着股份,只是笑着说要保证质量。对于这一点,邵和平说质量肯定会保证,几个老兄弟了,肯定不会干傻事。张劲松感慨不已,自己只是旅游局的副局长,却居然可以跟景区建设工程扯上些关系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推说自己不管工程了,到时候真要搞起了旅游开发,虽说他不会完全负责基础建设方面的工作,可说几句话,也还是会顶用的。

三个人都是老交情了,并且石三勇能够到开发区当分局局长,可以说还是张劲松出了力的,所以说话也就没那么多客套。要说的事情三言两句就定下来了,剩下的时间自然就是打屁聊天加深兄弟感情。

喝到兴头上的时候,张劲松就想到了中午的事情,道:“三哥,你们分局刑警队是不是有个叫孙光耀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