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7、心态

石三勇摆摆手:“吃饭就算了,我心里有数。孙光耀那小子干工作还是有股子劲头的,就是资历浅了点,上次听谁说他好像是前年还是去年参加工作的吧?等我回去了问问,如果他工作满两年了,机会合适的话给他挪挪。”

这个话说得太明显了,他石三勇答应了,只要孙光耀工作一满两年,马上就给其加一加担子,什么位置虽然还没说,但绝对比现在要好许多。这是一份大人情,他石三勇却连戴金花的面都不见,摆明了就是要让张劲松去送这份人情,可算是给足了张劲松面子。

张劲松没想到石三勇这么会做人,本准备客气一下,但细一想还是算了,这个人情还是自己领了吧,石三勇那里,不管他见不见人家,作为分局一把手,孙家总是不会忘记他的,目前来说,自己给戴金花的人情那可是越大越好。局里很多事情,如果有戴金花帮着争一争,那自己会好过许多的——谁不知道这个女人说话做事只凭喜好不问对错呢?

......

戴金花又一次出现在了张劲松的办公室,时间是上午十一点。进办公室后,她接过张劲松递的茶水,没有急着喝,却很不见外地来了一句:“唉,年纪大了,开个会腰都坐痛了。”

说着这话,她就放下了茶杯,伸手在后腰上轻轻捶了捶。

张劲松就愣了一下,这个戴金花也真有意思,真把自己当成朋友了,说话很随意嘛。这两天张劲松忙着去江南省岳南市之前的准备工作,还没来得及跟戴金花转达一下石三勇的意思,因为他觉得这事儿不急,等从江南回来,大家再好好聊聊也不迟嘛。没想到,戴金花自己就忍不住又主动跑过来了,看来这做娘的疼儿,那是真的疼到心窝子里了啊!

张劲松随口就是一句奉承话过去:“姐,我可是一点看不出来你哪儿老了。要不知道知道你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我都怀疑你有没有三十五......”

“你这张嘴巴真会哄人,难怪武总会喜欢你。”戴金花呵呵说了句,然后便脸色一正,轻声道,“这两天都在忙着到江南的准备工作吧?”

张劲松用了一秒钟才反正过来她所说的武总就是武玲,笑着道:“说忙也不是太忙,不过总是有那么些事情要做。姐,你们开会,怎么这时候就散会了?”

既然戴金花主动过来了,而且一进门就说刚开了个会,那么张功松也就没必要再扯那些杂七杂八的话,客套两句后,直接就把话题引到了会上。他明白,戴金花所说的开会,十有**是局党组会,今天局党组开会,他这个非局党组成员,没有资格参加是正常的,但是之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那事情就有点不好说了。

他确实不是局党组成员,但他是副局长。县里面是县委书记比县长大,可行局局长才是一把手,很多行局都是局长书记一肩挑,但偶尔也有局长是局长,书记是书记的局面,这种情况下,局长那比书记的权力是要大一些的。如果局长相当强势的话,那么党组书记可以说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了,甚至就连党组织工作那一块儿,都没办法完全捏到手里。所以,按道理来讲,张劲松这个没进党组的副局长,比起纪检组长这样的党组成员来,位子还重要些。

当然了,实际上张劲松现在的权力也确实相当大——分管着紫霞山旅游开发的相关事宜呢。这个分管在以前的话,可以说没什么权力,可是现在谁都知道紫霞山要迎来好时光了,那么张劲松在旅游局的地位也就不用多说了——以前几次开会,原本是党组会的,可田金贵都硬是让武爱国通知了全体局领导呢。

局党组开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通知张劲松,这也是相当正常的,但之前张劲松已经习惯了那么多人一起开会,这会儿想到局党组开会,而他却只能坐在办公室里,心里不免失落。更令他不爽的是,局党组开会,他是没资格参加,可以他现在的身份,居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啊。

他也不想想,他又不是局党组成员,而平时负责这些事情的局办公室也不在他的分管范围之内,又有谁会跟他传递这些消息呢?

说起来,也是张劲松自从遇到徐倩之后,一路顺风顺水走到现在,心境难免有些自大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这时候,他才会生出这么一点不爽的心思。当然了,这个事情也确实能够说明一些问题,那就是田金贵确确实实已经不像开始那么支持他了。

戴金花虽然没有跟别的局领导争权之心,可她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于这些同僚们的心态,也能够猜个**不离十,听到张劲松这么直接地问自己,就明白自己一句话,已经挑动他心中那根敏感的神经,也让他对自己产生了亲近感——不枉自己一散会就过来哈。

反正戴金花本着不惹人不怕事的态度,以自我为中心,倒也不管许多规矩,很痛快地就说了:“哦,局党组就去江南考察期间的有关问题交换了一下意见,也没别的事,所以时间不长,要不然我这腰可能还真的要难受一会儿了。”

果然是局党组会啊!张劲松这会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了,但对戴金花,他还是挺有好感的,不管戴金花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她现在能够坐在这儿跟自己说这些,那就是朋友了。

张劲松张嘴就想问今天的党组会都讨论了些什么具体的事项,最后又作出了什么决议,可是话到嘴边,他一下醒悟了,自己又不是党组成员,这么私下里打听一来不合规矩,二来,也会被戴金花给看低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从市委组织部出来的啊,不能这么不稳重!

一瞬间调整好了心态,张劲松就呵呵笑道:“腰椎痛、关节痛啊这些毛病都是平时不注意的,姐,你以后可以多跳跳舞或者学学太极拳。对了,有个事情正要找你,这两天一忙,没想起来。”

戴金花对张劲松就高看了一眼,到底不愧是从市委机关出来的,心性就是不一样,这么快就能够压下心里的不快,年轻人也不简单啊。她笑着道:“哦?什么事?”

“前两天我和开发区石局长坐了坐。”张劲松稳稳地坐着,云淡风轻地说道,“你们家孩子是叫孙光耀吧?”见到戴金花点头,他又继续道,“石局长对小孙的工作能力还是比较肯定的。”

比较肯定这四个字,戴金花自然是明白其中可进可退的意思的,便作出一脸无奈状道:“那臭小子脾气不好,也不知道在单位有没有顶撞领导。唉,操不尽的心呀,你这个做舅舅的,以后可要多管管他。”

张劲松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靠,自己莫名其妙就当舅舅了?弟弟妹妹都还在读书,居然就冒出来了个当刑警的外甥了!戴金花啊戴金花,你可真会拉关系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