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188、丢人丢到省外了

188、丢人丢到省外了

党组会上决定前往江南考察的三位局领导分别是田金贵、张程强、张劲松。

对于自己能够参加考察,张劲松一点都不意外,这个事情,恐怕就算是粟文胜,也没胆子把自己排除在外,除非想直面市委书记陈继恩的怒火。对于田金贵要亲自前往,他也没意外,毕竟这有可能就是一桩大功劳,而田大局长身为一把手,哪怕是快要退休的人了,也肯定想分一点的。但对于张程强也会一同前往,张劲松就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了。

田金贵啊田金贵,你明知道张程强和我张劲松不对付,还偏偏要张程强跟我们一起去,这不是人为制造不和谐因素吗?搞平衡也不是这么个搞法吧?张劲松在心里闷闷不乐地对田金贵生出了些怨气,你他妈的怎么说也是一把手啊,做事能不能别这么下作?

不管田金贵做事下不下作,张劲松也没办法改变局党组作出的决定,他只是有点想不通,当初第一个提出要到外面走一走的人可是戴金花呢,这次机会来了,戴金花怎么没有争取跟着一起去呢?

这个问题,张劲松是不好相问的,只能把疑惑闷在肚子了。

按张劲松所想,就算这个事情在局党组会上定下来了,那么接下来也应该所有局领导开个会通个气,但田金贵没那么干,他只是把张劲松叫过去说了说这个事情就算正式通知了,甚至也没跟张劲松多聊,二人交谈不到五分钟,田大局长便端茶送客了。

考察的日子很快到来,张劲松原以为又会跟往常一样,由市政府牵头,市里好几个部门都出动人手,甚至还拖家带口一起过去——以前外出搞招商活动的时候就这样,公务考察嘛,不仅仅自己可以借机旅游,也有些人带家属的。

但是这一次,跟以前不同,不仅仅没有别的部门的人,竟然也没有任何人带家属,一行总共只有八个人。粟文胜和秘书赵成,旅游局三位局领导外加三个科长,就连市政府那位对口负责粟文胜的副秘书长都没有跟随。

看得出来,这次粟文胜是真的去做事的,只带了旅游局的去,要不然的话,只要跟紫霞山旅游开发扯得上一点边的人部门都有可能跟着去,比如像发改委、林业局、交通局、民宗委等等。而这次这个机会,却只有这么几个人过去,粟文胜只带旅游局一个部门去,还是顶了许多压力的。

通过这个事情,张劲松对粟文胜的看法又有了些改变,这位副市长还是有其过人之处的。能够走到这一步,谁又不是心毅坚忍行事果断之辈?

一行八人由市政府的车送到白漳机场,从白漳直飞江南的省会城市芙蓉市。岳南市方面很够意思,由岳南市驻芙蓉办事处到机场接待石盘省随江市考察团。就在芙蓉市的岳南大厦吃过午饭,办事处又派了车送他们前往岳南,好在路程不远,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岳南。

晚饭由岳南市委副书记、市长童金湘亲自作陪,粟文胜感觉相当有面子,就连张劲松都浑身舒坦,到了外面,不管这一行人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那总是一个整体,心里都会有个集体荣誉感的。

童金湘虽然是粟文胜的老同学,但毕竟是一市之长,陪了一顿晚饭,又和粟文胜单独聊了一会儿之后就走了,第二天的行程则是安排了分管旅游的副市长作陪,当然,还有市旅游局长,这个阵势,说明人家岳南市是真把外省的客人当上宾了。

到了岳南,这考察自然也就和旅游一起了,这边的旅游局工作人员可不比随江旅游局那些人,对于南岳佛道两门的发展,都是有一定了解的,特别是旅游开发的过程,所以这次旅游不需要专门的导游,就由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在景点的讲解中插入不同时间段的开发历程,也算是工作娱乐两不误了。

其实不仅仅只是岳南市旅游局的人对岳南的旅游有很专业的认识,就连管大事的副市长,偶尔作起景点讲解来,也有一种信手拈来的潇洒。这个情景让张劲松有点脸红,虽说现在随江的旅游还没开发起来,但他毕竟是分管那一块儿的副局长,可要让他介绍紫霞山,他还真达不到这样的熟练程度。当然了,光紫霞观他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毕竟他也可以算是在紫霞观长大的嘛。

看了看粟文胜和田金贵的脸面,这二人神色淡然,面带微笑和相陪的人交谈着,仿佛多年老友似的。张程强也在说话,却是时不时插一句,问话的同时,也说一点点佛道两教的知识,颇有点卖弄的意思。

张劲松心里就觉得田金贵让这家伙过来实在是一着臭棋,太他妈丢人了,佛教方面的东西张劲松不太懂,可是道教方面的,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刚才都听到张程强有两个道教方面的人物经历说错了——典型的把戏说当历史的搞法。

当然了,旅游景点的故事多是传说的,没法用史实去考证,但在道观里对道教历史人物也这么干,张劲松总觉得有点怪异,所幸这个这些人都是官场中人,而野史传说往往更有吸引力,所以这么歪说,倒也自有趣味。可是张劲松就怕张程强说着说着不知收敛,到时候哪一下闹出大笑话来,那丢的可是整个随江市旅游局的脸。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这个张程强或许是卖弄上了瘾,终于闹了个大笑话,他说道教的最高神仙就是玉皇大帝,这个就是把道教的神仙体系被他给弄错了,不管是三清四御或是三清六御的体系,玉皇大帝在御中确实是排第一,但在御的上面,还有三清,即太清道德天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这三位。

要说吧,张程强身为党员,是无神论者,搞不清道教的神仙体系那是无可厚非的,可他搞不清却要在众人面前卖弄那就有点不合适了,更不合适的是,岳南旅游局有个工作人员或许是觉得这几个人是外省的,心里也没太当领导看,见张程强总是不懂装懂地卖弄,那工作人员忍不住就纠正了一下。

这样一来,张程强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红了一下,而粟文胜那张脸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若不是这会儿有外人面场,他恐怕都忍不住要臭骂张程强一通了。

这个事情搞得粟文胜这个副市长很没面子,吃晚饭的时候都对张程强没什么好脸色。

由于昨天晚上粟文胜单独和老同学叙了会儿旧,而童金湘作为大市长,也没有时间每个晚上都和老同学聊天,再加上今天白天张程强很丢了一下面子,所以晚上也没别的节目了,吃过饭就回房间休息,明天再到岳南市旅游局去走一趟,随便跟几位旅游企业的相关人士见见面。

然而张劲松睡着之后却又被吵醒了。他毕竟是习武之人,熟睡之中自有警醒功夫,听得外面有吵闹,本不想出去,可听了一会儿,有几个声音竟然是同来的熟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