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89、坏事也有好处

189、坏事也有好处

这种事情,田金贵都后悔出来了,张劲松也后悔出来了。{金}{榜}只不过已经出来了,再回到房间去,就有点不合适了。好在手下还有三个科长,好在还有酒店的人员在中间拦着,这两位倒是装着糊涂看热闹。

而事实上,张劲松也确实只要看热闹就行了。因为酒店的值班经理过来了,值班经理劝解无效,一声令下,几个保安便半劝半架硬是将那男人带离了此处。

等到那男人被架走之后,田金贵看了张劲松一眼,没说话,自己回房间了。张劲松本想详细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见着田金贵这搞法,他也不好再问几个科长了,毕竟他是个相当年轻的局领导,就算是装,也得装出个每逢大事有静气的样子来。反正这个事情,到明天的时候应该就会有人说起来龙去脉,而且也会有个结果出来,又跟自己没关系,倒也不用急于了解。

张劲松想马上睡觉,可有人不让他睡。赵成打来电话,让他到楼上粟文胜的房间去。

接到这个电话,张劲松皱了皱眉,粟文胜这个时候叫自己上去,肯定是知道了张程强的事情了,就是不知道他是要跟自己商量解决办法呢,还是要把自己叫上去训一顿出气,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一个下属犯了错,领导往往会把别的下属都臭骂一通的。

张程强啊张程强,你可真不是个东西,搞出这种臭事来,却让老子也跟着受池鱼之殃,真是缺德啊!

穿好衣服出门,却见到田金贵也出来了。二人相视一笑,明白上去挨训有伴了。

“老张......”田金贵边走边说话,可才说出两个字,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也是姓张,只不过是小张,想了想,他还是没用老张称呼张程强了,而是用了个比较正式的称谓,“程强同志平时做事挺稳重的嘛,啧......”

说了这么半句话,田金贵就摇摇头,也说不清那表情是婉惜还是不解,或者是幸灾乐祸。{金}{榜}

张劲松自然知道这个话应该反着听,田金贵说张程强平时做事挺稳重的,那意思就是讲,张程强这个人平时就不稳重,做事比较不靠谱,看看,搞出事来了吧?

搞出来事来也有你一份,要不是你田大局长硬要把他张程强带过来,哪儿会出这些事?张劲松在心里冷笑,嘴上却没接这个话,而是道:“粟市长这么晚了还叫我们上去,不会是明天的行程有什么变动了,或者提前联系到投资商了吧?”

田金贵被这话弄得嘴角扯了扯,似笑非笑地说:“上去了不就知道了?”

上去了确实就知道了,粟文胜让这二人在沙发上坐下,一张脸冷得跟玄冰似的,两眼直盯着田金贵,盯得田金贵怪难受的。

盯了田金贵有足足半分钟,粟文胜才恨恨地说:“张程强搞什么名堂,啊?”

这个话,田金贵就没法接了,只能一脸惶恐地看了看粟文胜,然后低头不语。

粟文胜又将目光扫向了张劲松,张劲松对了一眼,垂下目光。田金贵都不说话,张劲松自然更不会开口了,更何况,张程强到底闹出了什么事,他也是一点都不清楚的呢。他倒是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张程强搞什么名堂,你可以叫他上来问嘛,我们哪儿知道啊。

粟文胜只是自己生气,话说得不客气,却也没有要这二人回答的意思,又骂了几句之后,才点出正题:“啊,刚接到电话,我明天一早就走,下午要赶到省里......明天的考察,你们两个要认真对待......”

张劲松没想到粟文胜叫田金贵和自己上来,是说出这么一个决定,心里一愣,却又马上反应过来了。=金==榜=肯定是张程强搞的事情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哪怕明天还要见这边的相当旅游企业的负责人呢,粟副市长也顾不了那许多,没一点脸皮在岳南呆下去了,一定要一大早就离开。甚至刚才还找了个借口,向他们两个人解释了一句呢。

田金贵赶紧应下,说了几句套话,张劲松也跟着田金贵说了两句。粟文胜摆摆手,没再多说什么,让他们俩出去了。

回到自己房间,张劲松就琢磨起粟文胜这个人来。以前跟粟文胜没怎么接触的时候,他对粟文胜这个人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因为徐倩对粟副市长没好感嘛。可是自从到了旅游局之后,经过了几次接触,面对面交流过之后,他对粟文胜的感观就改变一些了,不能单纯地说这个粟副市长是好是坏,或者说称职不称职,反正他感觉出了一点,粟文胜这个人吧,阴险是肯定的,但也是个愿意干实事的领导,而且脾气不算太坏。呃,还有一点,这个粟文胜,脸皮厚是够厚,但还没厚得太离谱,还知道明天在岳南是没脸呆下去了。

如果换个稍微脾气坏点的领导,今天他和田金贵两个人恐怕至少要被训上半个小时——领导生气的时候不分对象发火,那太平常了。

啧,张程强啊张程强,你他妈的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让粟文胜都没脸在岳南呆了呢?

张劲松觉得粟文胜脸皮不够厚,粟文胜却已经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得不能再厚了,要是稍微再薄一点的话,他都等不到明天早上,想要连夜离开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丢脸丢大了,他都没脸见老同学。以前他还觉得张程强说话做事都挺靠谱的,没料到会出这么大的洋相,在他看来,男人好色是正常的,但是因色误事,那就要不得了。

说起来,张程强也是运气差,他在岳南有个大学同学,是女的,长得还挺有几分姿色,刚提的岳南市文化局副局长。他跟这个女同学在大学的时候有过一段恋情,后来又分手了,等到毕业十年同学聚会的时候,又旧情复燃了,后来就保持着联系。原本考察团是准备后天走的,明天上午到岳南市旅游局,下午就休息,张程强就打算明天下午和这个老同学见见面做**,但今天白天闹了个大笑话让领导没面子,吃过晚饭后哪儿都没去,他心里郁闷,就给老同学打了个电话,然后到前台自己掏钱另开了一间房,等着老同学过来。

老同学过来了,二人的**也释放了,赤条条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便被人破门而入抓了个现行——张程强她同学的老公找过来了。

要说他这同学的老公吧,是运动员出身,搞长跑的,在市体育局当个科长,属于混日子那种人。但这人跟随江的江南山不一样,江南山知道老婆在外面干什么,但江大局长不在意,只要老婆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就行;可是这个人自从听到了别人谈论他老婆的风言风语之后,就一直不痛快,一心想把他老婆和某个市领导抓现行,可是好几次都没成功。这一次,还是接到在酒店里做事的一个亲戚的电话后,才当场捉奸的。

能够不开锁直接破门而入的角色,张程强那可是相当怕的,根本就没有敢跟人家打架的胆量,在同学的拼命掩护下,拿着裤子都来不及穿,光着屁股就冲出门跑下了楼,本想奔到自己房间的,却不料田金贵的房门打开了,三个科长出来了——田大局长没有知会二位副局长,直接召来三位科长开了个小会刚散会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