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191、不让你走

张劲松感觉出了徐倩心情很不好,不过很显然,这时候不方便多问,他很直接地答应了下来,反正现在离中午下班也没多少时间了,到时候见面了什么都会弄清楚的。

戴金花听到他在电话里和人约定了中午见面,见他挂断电话,便起身道:“本来中午想你吃饭的,没想到你中午还约了人。呵呵。”

“明天吧,明天中午,我请你。”张劲松笑着道,他自然听出了戴金花这话只是客套话,这女人过来的目的就是提醒他不要得意忘形,吃饭不吃饭的,都无所谓,只不过她有这份心,他也很感激,明天中午的邀请,倒也是诚心诚意的。

戴金花倒也没有客气,很痛快地说:“行,反正你有钱。”

张劲松可没觉得自己有钱,他也知道戴金花说出这话是指他女朋友有钱,这种事情是没办法解释的,他也只能笑了笑,把戴金花送到门口,然后才走回来坐下,寻思着以后的工作应该如何开展。

原本他是打算多到几个地方考察的,可是在岳南的时候张程强闹了那么一出,让粟文胜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粟副市长肯定不会再同意出去考察了,那么他打算走捷径跟几个大的旅游集团接触然后招商的主意就行不通了——没有当地旅游部门帮忙,他想主动去拜访人家,能不能见到主事之人可就不好说了。

还好除了这一条路,还有别的办法可想。李淑汶那里态度暧昧,但想来还是有些兴趣的;还有苍龙柯的投资意向,那是相当明确的,只不过那家伙只想搞紫霞观的开发,对整个紫霞山,好像兴趣不大,而且看他那样子,想必就算最终跟市政府签约了,十有**也是跟钟五岩合作这个项目,有钟五岩从中插一手,谈判还真的不好谈——谁叫人家有个当省委常委的老爹呢?

唉,这个旅游开发真的跟以前那些招商引资差别太大了,这可不仅仅光有优惠政策就能让人家投钱的。想了会儿,张劲松决定,还是要和苍龙柯再谈一次,探探那小子的底。时间太紧了啊,市委只给了他一年时间,他没那么多闲工夫去一步步联系那些搞旅游投资的大企业了。

想来想去,张劲松觉得其实把紫霞山交给钟五岩和苍龙柯去开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有钟五岩在,至少宣传上要占很大的优势,只不过,不能只开发紫霞观,得把紫霞山整体开发了才行。可以以紫霞观为主,但紫霞山的整体开发,必须写进合同里,而且需要先开工——不管怎么说,通往紫霞观的基础设施,总要先搞好嘛。

......

徐倩要和张劲松见面的地方很特别,就在二人新的房子里,当然是在楼上她自己的房里。房间都装修好了,但还没买家俱,等着开窗吹几个月呢。

空旷的客厅里没有坐的地方,徐倩就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缓缓踱着步子,淡淡然说道:“我想搬过来住。”

“嗯?现在?”张劲松愣了一下,徐倩专门叫他过来,就只为了这个事情?虽然现在徐倩脸上表情很平静,可他知道,她在打电话的时候心情绝对不好。

“就这两天吧。”徐倩扭头看了看这四周,道,“通风也有段时间了,没什么味道,可以住了。”

张劲松原本想劝她再等个把月,但最终还是没劝,而是顺着她的话道:“那就,搬就搬吧,正好我也想搬了。要不等下一起去看看家俱?你下午没什么事吧?”

徐倩没有回答张劲松的问题,反而看着他反问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想搬过来吗?”

张劲松就轻轻抱住她,柔声道“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我问不问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我现在还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想现在搬过来?”

徐倩任由他抱着,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快一分钟的样子,才说:“在那边住得不开心,想换个环境。”

张劲松道:“那就换吧。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惹你生气了?”

徐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双手稍稍用力,想挣脱张劲松的怀抱,见他还紧紧抱着,便道:“这屋里又没装空调,别抱着了,好热。”

听到她这么说,张劲松也只好松开手了,转到她面前,定定地看着她。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徐倩皱了皱眉头,道,“天天看还看不够啊?”

“永远都看不够。”张劲松一本正经道。

“就知道你嘴甜。”徐倩笑了笑,摇摇头道,“唉,再等两年,你恐怕看都不想看我了。”

“倩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永远像现在这么爱你。”张劲松看着徐倩的眼睛,动情地说,“我,我真的会一辈子对你好。”

徐倩转身,款款走到小阳台上,叹息一声道:“等过几年我就老了......”

张劲松走上前,拉着她的手道:“老了也是我的倩姐。”

徐倩看着他,微微一笑,沉吟了一下,道:“如果,如果我调到省里去了......”

她说了个如果,却没有后文,仿佛半句话之后,就不知道后面应该怎么说了。

张劲松听得心里一震,睁大双眼看着她,急急问道:“怎么回事?你在开发区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去省里了?”

“去省里怎么了?我总不能一直呆在开发区吧?从开发区一步跳到省里,以后再回来就是省里的领导了,呵呵。”徐倩轻笑出了声,道,“你不也从开发区到市委了嘛,现在又从市委出来到旅游局了。在市委的时候,你走出去,别人不都说你是市里的领导吗?”

楼间有微风吹来,张劲松迎着这风,望着小区里这些新建的不算太高的楼房,突然间觉得很压抑。他也明白了徐倩先前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那么低沉是为什么了。去省里?徐倩现在在开发区是一把手,说一不二,去了省里算什么?一个正处级干部,就算是在哪个厅局当了个很有实权的处长,跟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相比,还是差了许多的。

一样的级别,上面听差和下面的一把手真的是没法比的,当然了,下面的一把手要找上面办事的时候,遇到了那些个听差的,不要说级别相当,就算是级别比自己低的,也得好好供着哄着,但这样的时间不多,更多的时间,一把手还是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一言九鼎!有很多地级市的市长到京城搞跑部钱进的时候,想批个什么项目,能够把部委里一个处长或者是副处长当爷爷供着,可是那样的处长再牛叉,在部委里也只是个小角色,而市长回到市里,照样威风凛凛。别说市长,就算是县长,在县里那也几乎就可以横着走了——只要别把县委书记当透明的就行。

徐倩虽然不是县委书记,可是她现在的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也跟一个县委书记差不多了,只不过治下的人口少了点,但从某些方面来讲,比一般的县委书记还有优势,第一个优势就是经济方面,第二个优势,那就是她身兼两职,开发区党工委书委和管委会主任,这样党政一肩挑,让她在开发区就有了绝对的权威,县委书记在县里面还有个县长制肘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